9x3o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是一個原始人笔趣-第一二七九章 盡數降服!(二合一)熱推-km3x2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飞马部落酋长大声喊叫着,让部落里的人四散而逃,不要再如同之前那样,朝着一个方向逃走了。
他现在裤裆还是湿漉漉的,根本没有了任何的抵抗或者是杀伤青雀部落人的心思,只想带着部落里的人,尽可能多,尽可能快的从这里逃出去。
龍語法師
在这样吼叫着的时候,飞马部落的酋长,也已经是控制着马来到了路下面,不顾这些的树木杂草之类的东西,只管是驱马往前走。
窺天命 菲比
其实飞马部落的酋长这个时候下不下达众人四散而逃的命令,都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此时的飞马部落人,都已经是被这陡然响起的轰鸣,以及在这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所以带来那恐怖的景象,给吓到了!
在他们的部落酋长还没有下令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在本能与恐惧的驱使下,朝着周围散开,想要快速的离开这里。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距离爆炸点很近。
爆炸所产生的轰鸣,将他们震得脑子嗡嗡的,轰鸣不断,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听到飞马部落酋长所喊叫的话是什么,实在是有些困难……
骑着马下到路边杂草丛生的地方的飞马部落酋长,一手紧紧握着马缰,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直被他视若珍宝的青铜武器。
前面还有该死的青雀部落人进行拦截,虽然看上去稀稀拉拉的,但在这个时候依旧能够让飞马部落的酋长感到紧张,感受到威胁。
为了能够从这里顺利的逃出去,他不得不再一次的鼓起勇气。
[email protected]#@Q#!”
“@###¥¥!”
他一边朝着前面尽可能快速的赶去,一边开口这样喊叫着。
所喊叫的内容是就是:“打我啊!用你们那种恐怖的东西炸我啊!你们有吗?”
飞马部落的酋长之所以会这样的喊叫,并不是石乐志,而是因为他对青雀部落人的这种手段,实在是太过于恐惧,此时喊出这样的话,不是为了让青雀部落的人听,而是为了给自己壮胆,让自己变得更有勇气。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他也确实不怎么相信这种恐怖的手段,青雀部落的人能够掌握那样多!
不仅仅前面对他们进行堵截的人有ꓹ 这些在周围进行拦截的、一看就不怎么专业的人也有这样的手段儿。
“这鳖子想要从这里跑,把他炸回去!”
“让我来ꓹ 让我来!”
已经现身、站在包围圈陷阱区后面的青雀部落人,看到了这个呜哩哇啦的人,当即就抢着按照飞二师兄刚刚传下来的命令ꓹ 点燃了手中的手雷,将之给投掷到了飞马部落酋长前面的一些地方。
嘴里正呜哩哇啦的喊着让青雀部落人向自己开炮ꓹ 炸自己的飞马部落酋长,见到这样的一幕之后ꓹ 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眼睛在这瞬间瞪的老大ꓹ 整个人亡魂皆冒!
孽妻
这些家伙们怎么有这样多这种恐怖的武器啊!
自己只不过是胡乱喊喊而已,你们至于真的就将这样的武器给丢出来吗?
“轰!”
在飞马部落酋长目瞪口呆、心中不断哀嚎之下,一声轰鸣再一次的炸响!
硝烟升腾,被炸开的铁片乱飞。
其中一个打在了飞马部落酋长,握着青铜武器的手臂上。
陡然间传来的疼痛,令的飞马部落的酋长,浑身上下一个哆嗦ꓹ 手不由的松开,手中握着的那柄被他视若珍宝的青铜武器ꓹ 直接从手中滑落了下去。
他胯下的战马也受到了一些伤害ꓹ 吃痛的嘶鸣一声ꓹ 转身就跑!
飞马部落的酋长也顾不上去捡拾自己一直以来都无比珍惜的青铜武器了ꓹ 或者说是,在这样的情景下ꓹ 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ꓹ 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ꓹ 已经在这个时候掉落了!
他忍着疼痛,努力的控制着战马ꓹ 保持着不让自己掉下去。
见到战马有朝着别处的青雀部落人冲去的意思,飞马部落酋长不由的万分紧张,瞪大了眼睛,也不顾胳膊上的疼痛了,用手用力的拉着缰绳,使出浑身解数让战马转弯,朝着没有青雀部落人所在的地方而去。
此时此刻的,飞马部落的酋长心里面算是有了心理阴影了。
他都不敢再骑着马往青雀部落人边上去了。
担心这些臭不要脸的会用那些威力奇大、格外吓人的东西来对自己进行轰炸!
在亲眼见到了一批强壮的马以及上面坐着的骑士,是怎么在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直接被撕裂开来之后,飞马部落的酋长是真的彻底胆寒了!
在这硝烟之中响起的,一声接着一声的轰鸣里,胆寒的不仅仅只有飞马部落酋长,还有飞马部落的其余人。
在发现自己等人不管朝着那里跑都会被那恐怖的东西进行轰击给赶回来、只有待在中间这一片的区域之中,才不会被人用火药进行轰炸之后,这些飞马部落的人,也就不敢乱跑了。
不敢再想着趁乱冲出去了。
闻着刺鼻的硝烟味道与血腥味,面色惊恐的飞马部落人汇集在这里,显得格外惊慌。
往日里能够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与自信的战马、武器、以及同伴,现在是半分的安全感都给他们带不来了。
往日里在草原之上纵横无敌,不服就骑着马带着武器朝着其余人、其余部落冲上去的飞马部落众人,这个时候如同斗败的鹌鹑一样,只敢躲在一起,瑟瑟发抖。
没有一个再敢骑着马朝着外围冲击的。
他们的勇气,在青雀部落人那丢出来的一个个火药武器前面,被炸的一点都不剩下了……
“告诉这些人,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可以免死,哪个不投降,就把哪个给炸成碎片。”
二师兄看着眼前的战况,见这些敌人已经被炸药给炸怕了,没有反抗的意思了,当即就下了新的命令,让部落里的翻译人才出面,在大藤盾的遮蔽下,对这些敌人传达自己的意思,进行劝降。
部落里的翻译人才,马上就在几个人的保护之下朝前推进,然后开始向被围拢起来、缩成一团不敢胡乱动弹的飞马部落人传达二师兄的意思,对这些人进行着想。
几个青雀部落人越众而出,朝前行动,立刻引得飞马部落这里出现了一些骚动。
飞马部落的人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担心这几个向前突进的青雀部落人,又会使用哪种令人胆寒、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抵抗的力量,来对付自己。
这样过了一阵儿,见到这几个人朝前走了一段儿距离之后就停下了,没有继续朝着自己等人这里前进,也没有向自己等人投掷这种可怕东西,这些飞马部落的人,才算是稍稍的平静了一些。
这样过了一阵儿,经过了一会儿面面相觑之后,这些飞马部落的人,渐渐的明白了那个朝着自己等人呜哩哇啦的说着一些话,并对自己等人比划着一些东西的人,所给自己等人传达过来的意思。
投降免死,不投降就炸死!
在经过一些比较聪明的人进行了转述之后,在场的这些飞马部落的人,全都知道了那些该死的青雀部落人传达过来的意思。
在知道了这个强横的条件与命令之后,飞马部落的人,纷纷将目光转向了一只胳膊受了伤的飞马部落酋长,等待着他做出决定。
这个时候,善良而又智慧的哈夫已经死去,在场的这些人中,能够在这件事情上拿主意的人,就只有一个飞马部落酋长。
面对着部落众人望过来的目光,胳膊受伤的飞马部落酋长与众人对视着,一时无言。
这个时候,面对这样艰难的选择,飞马部落的酋长,再一次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哈夫。
这个时候要是哈夫还活着那该有多好啊!
哈夫是那样的聪明,总是能够想出很好的办法来。‘
这个时候如果哈夫还活着,一定能够替自己做出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就算是做出来的选择不是特别好,那也没有什么关系。
至少这样艰难的选择,有人替自己做出了。
在如今的这个情况下,相对于做出选择来说,服从选择总是要更简单,更少受煎熬,更有利于麻痹自己的。
只是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哈夫早已死掉了。
哪怕是在这个时候,飞马部落的酋长,都没有多么去埋怨哈夫。
在他的心中,对哈夫的思念远超过对她的埋怨……
面对着部落里众人看来的目光,飞马部落的酋长也沉默着。
太陰黑蓮經
在前来攻打青雀部落之前,不论如何他都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居然会是出现这样的一个结果。
在他的想象之中,最差的结果也比现在这个结果好上百倍千倍……
飞马部落的首领脑海之中有着很多的想法,比如再一次的带着人进行冲锋,拼死冲出重围。
瀟灑異界遊 賊公子
比如将部落里的人留下,自己独自骑着马,拿着武器,对着这些该死的青雀部落人冲杀而去,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屈,以及自己的心迹。
網遊之再世創神
再比如,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用武器将自己给杀死……
无数的想法与无数条道路在脑海之中不断的盘旋,只要想做,这些事情都可以去做。
但有着这样多选择的飞马部落酋长,却依旧是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没有将脑海之中的任何一个想法,付诸行动。
很多时候想归想,但能不能做出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唉~”
这样过了好一阵儿,当为数众多的青雀部落人,将手中拿着的那种极其可怕的武器高高的举起,看上去自己等人要是不同意,马上就会将之往自己等人这里丢过来的时候,一直沉默无言的飞马部落酋长,终于有了别的反应。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从马背上爬了下来。
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不顾胳膊上的疼痛,直接在地上趴伏了下来,对着二师兄等人所在的方向。
世上的事情在不少时候都是如此,看上去有着很多选择,很多条路在这里等着你,可以让你做出充分的选择来。
但真的等到进行选择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能够做出来的选择一点都不多。
很多看似很是美好的选择,都不过是死胡同而已。
能够进行选择的,也就那么点而已……
随着作为领头之人的飞马部落酋长做出这样的动作,其余早已经在完全不对等的战斗之下,被打的肝胆破裂的飞马部落众人,纷纷忙不迭的下马,然后学着他们部落酋长的样子,趴伏在地上,对青雀部落的人,表示臣服。
要知道,就在不足一天之前,飞马部落的众人一个个还都热情高涨,觉得自己等人前来攻打青雀部落人,就跟玩的一样,手到擒来的事情。
前来攻打青雀部落,将会使得自己部落收获满满,将会成为自己部落向前发展的一个新的台阶!
得到了诸多珍贵东西的自己部落,一定会在善良而又聪明的哈夫的带领下,实现腾飞,变得更加强大……
然而……
不能說的秘密 石頭
他们却在这里碰了一个头破血流!
从来没有想过失败的人,这个时候正慌忙丢掉武器趴伏在地上,对之前他们想要征服的人表示臣服。
还生怕自己往下趴的慢了,会被那些青雀部落的人认为自己不想臣服,从而将自己给弄死……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这些表示投降的人,开始在青雀部落人的示意下,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地上站起来,举起手来,朝着外围走。
有早已经准备好绳子的青雀部落人,拿着绳子对他们进行快速的捆绑。
这些在草原之上,令的许多部落都闻风丧胆得存在,并没有进行反抗。
哪怕是亲眼看着前面这些人的遭遇,后面的人,也一样是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他们依旧是举着手,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的朝着青雀部落人这里而来,将自己交到青雀部落人手上,让青雀部落的人,将自己给捆绑起来……
先前一次比一次严重、一次比一次令人感到绝望的打击,令的飞马部落的人,已经彻底了失去了反抗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