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ntl有口皆碑的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655章 鯊魚?就是條小金魚!分享-6iheo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我也弃权,”铃木园子跟着表态,态度很咸鱼,“敏也哥,你和菊人哥商量就好了,要是合作的话,顺便去跟铃木财团的人谈判一下,他们不会过份的。”
“我跟我父亲打个招呼,”池非迟也道,“安布雷拉公司和真池集团也不会过份,双赢比什么都好。”
“这就是选熟人合作的好处,”森园菊人笑着摊手,又转头对小田切敏也道,“看来我们公司的其他两个股东是不打算管了,社长大人,接下来我们就辛苦一点吧……”
讨论了不少问题之后,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五个人又去参加内部庆祝晚宴。
待了两个小时,铃木园子通知司机来接,池非迟也带着灰原哀提前离场。
时间太晚,灰原哀在路上给阿笠博士打了电话,决定去池非迟那里住一晚。
等灰原哀挂断电话,池非迟才出声问道,“累不累?”
“还好,能撑住,”灰原哀靠到椅背上,转头看着专注看路开车的池非迟,“非迟哥,你是打算以后让我帮忙处理集团的事物吗?”
“看你感不感兴趣。”
夜深人静,车子驶过一盏盏路灯下,车里一时昏暗,一时又被街灯透进车窗的光芒照亮。
池非迟语气依旧平静,就像在陈述一个事实,“我的妹妹,不管是肆意张扬,如太阳一样熠熠生辉,还是内敛轻柔,像月光一样清明皎洁,所选择的必然会是自己喜欢的ꓹ 带你去参加会议,只是多体验几种生活方式ꓹ 然后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种。”
霸上冷酷帥男友
灰原哀转头看着池非迟轮廓分明的侧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若有所思道ꓹ “非迟哥,你有没有用花言巧语骗过女孩子?”
谁说池非迟不会说好话?
只要能克制住ꓹ 别毒舌、耐心点、不要瞎说大实话、措辞尽量委婉柔和一点……咳,反正池非迟说起好听的话ꓹ 功力还真不弱。
“骗过。”池非迟面不改色道。
灰原哀惊讶ꓹ 她只是调侃一下,没想到居然换来一个这么认真的回答。
骗过?这个回答还真是坦诚得让她无话可说。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容许她八卦……
“别八卦。”池非迟堵了灰原哀蠢蠢欲动的吃瓜心思。
别问,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灰原哀抿了抿嘴角,不说就说吧,“那如果我既不是太阳,也不是月亮,而是黑夜里走出来的鲨鱼呢?”
池非迟没有多做考虑ꓹ “那也由你。”
灰原哀收回视线,看向前车窗外灯火通明的路ꓹ 感觉内心深处一点点往外溢散着舒适和安稳。
“不过别高估自己ꓹ ”池非迟不留情面道ꓹ “你最多是条小金鱼。”
灰原哀:“!”
(#` n´)
亏她还在心里夸池非迟说话好听ꓹ 结果这人没两句又开始犯毒舌的老毛病。
穿越誘愛冷酷王爺:傾世小毒妃 北宇郡王ye
怎么?她连鲨鱼都做不了吗?气人!
静。
车里突然安静下来。
池非迟没说话,哄是不可能哄的ꓹ 就算是自家妹妹也一样。
小孩子也要看清现实ꓹ 学会接受现实。
灰原哀半月眼看池非迟ꓹ 打破寂静,“你骗的那个女孩子ꓹ 最后是被你说话气跑了吧?”
“小哀,平时说话稍微含蓄一点,”池非迟提醒道,“不是得罪不起人,我不能时时刻刻盯着,小心我来不及赶到帮忙,你就被人收拾了。”
灰原哀一脸平静地反怼道,“我觉得你更需要这个忠告。”
池非迟:“不管谁来,我都能打得过。”
所以要什么忠告?
千裏追歡:首席寵妻成癮
灰原哀:“……”
恭喜非迟哥,在她努力挽留沉寂、冷场的情况下,还是成功地把话题终结了。
连带着,把她的交流欲望也一并终结掉了。
……
接下来一周,时间难得没有大幅度跳跃。
一群小学生从上学到放暑假,没有再闹出什么事。
池非迟每天在杯户町1丁目119号地下训练场、自己家和港口实验室之间来回跑。
早上六点左右到119号训练场,晨练两个小时。
上午待在训练场里看炸弹组装知识,让鹰取严男运来原材料,尝试组装。
下午去港口实验室,研究药物副作用对自己的影响,到深夜才回家睡觉。
第二天再把前一天的事重复一遍,生活极其规律。
一直到那一位答应给他的一批小白鼠送到,池非迟才启用了119号地上层的实验室,没再往港口实验室跑。
学生放暑假的第三天。
早上8点多,池非迟接到了阿笠博士家打来的座机电话。
“喂?”
“非迟哥,是我,我是灰原,你真的不跟大家一起去做广播体操吗?”
“我已经晨练完了。”
“那我带博士去锻炼……”
那边隐隐传来阿笠博士的抗议声:“小哀,不要说你带我去锻炼啊,那样感觉我就像小孩子一样。”
“哦,是吗?有的人已经是容易患上高血压、糖尿病、胆固醇过高、高血糖、高血脂等病症的高危人群了,但还是管不住嘴,就连去做广播体操这种简单的锻炼也要监督,我觉得比起小孩子也差不了多少了,”灰原哀语气轻描淡写地反驳完,又对电话这边的池非迟道,“非迟哥,还有你,精神压力过大对你的恢复没有好处,如果想早点拿到青山第四医院的痊愈证明,最好注意休息,别整天想着怎么赚钱。”
“大早上的,火气挺大。”池非迟评价道。
仙武情緣
灰原哀悠声吐槽,“如果身边的成年人能让我别那么操心,我想我能变得温柔一点。”
“不,温柔不温柔是本性,跟操不操心没关系。”池非迟纠正着,顺便提醒灰原哀看准开怼的目标是谁,不要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灰原哀小脸一黑,那就是说她本性不温柔咯?有这么损妹妹的哥哥吗?
“抱歉啊,我……”
“对了,母亲有没有给你打电话?”池非迟没给灰原哀说下去的机会。
不用多想,他也能猜到灰原哀要说‘抱歉啊,我就是那种严苛又不温柔的人’这类话。
灰原哀被堵了话,噎了一下,说回正事,“有,昨天她打电话跟我说,要是暑假期间觉得无聊的话,可以考虑要不要学习自己有兴趣的东西或者出门旅行,考虑好之后可以打电话给你,你会帮忙安排,不过我暂时还没有考虑好……”
“没关系,你考虑好再说。”
“那我先带阿笠博士去做广播体操了。”
“好。”
实验室里,池非迟挂断电话,将手机随手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继续操作饲养小白鼠的全封闭设备。
长期人工养殖的小白鼠,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很差,过冷过热都难以适应。
为了他的实验,他要让小白鼠自然受孕,诞生一批孕鼠,然后将截取出来的、带有毒素抗体的DNA导入受精卵的雄性原核中。
名門之跑路 閑默
前几天小白鼠送来的时候,他搬动、拿放过小白鼠,小白鼠受到惊吓会停止配种一段时间,就算能配种,受孕率也很低,现在缓了几天,也差不多可以选种配种了。
为了小白鼠健康受孕,不仅要调控好温度、湿度、空气、噪音,还要调控好饲料、饮水。
池非迟调好饲养设备,打开鼠舍间的间隔,将小白鼠一公四母凑堆,之后就没再管那些小白鼠了。
这批送来的小白鼠,没有一只能沟通。
就算以后能诞生有灵性的小白鼠,对于这种正常寿命18到20个月、最多能存活两年半的短命又傻乎乎的娇气小动物……他觉得还是别养了,实验就是归宿。
接下来的时间,他还要检查一下昨天人工受精的小白鼠受精卵,先把基因导入,等胚胎孵化出来后,将之植入另一批雌鼠体内。
这些过程,方舟已经计算、演化出具体步骤,泽田弘树还陪他反复观看、确认过整个过程,不然的话,对于他这个基础都没了解完全的小白来说,一个人要完成这些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但就算记下了过程,因为手法生涩,速度还是快不起来,而且一不小心就会出现失误导致失败,只能耐心去做,顺便适应一下。
……
实验室外,鹰取严男打开安全门,进了客厅,发现实验室门口的提示灯亮着,没有去打扰池非迟,拎起趴在地上玩毛绒玩具的非赤,去训练场练了一会儿枪法。
中午,鹰取严男出门吃饭,发现实验室门口的提示灯还亮着,顺便给池非迟带了份便当。
整个下午,鹰取严男都在跟伏特加对接沟通,帮池非迟处理一些琐碎事,中途出门吃了晚饭回来,见池非迟还没从实验室里出来,继续帮池非迟理情报。
当初老板是以保镖职位雇用他得,结果工作不是杀人放火、踩点拿情报,就是做工地监工、做助手,做的事那么多,本职工作是一点没做,一不小心还会被自家老板用枪指头,他真是不容易。
伏特加听鹰取严男吐槽了一句,顿时深有同感。
他大哥也很凶,大家都不容易啊。
于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在对接沟通情报、沟通各种调查进度、整理情报之余,偶尔还捎带了一两句对生活吐槽。
当然,涉及到双方动向、行动安排、机密情报之类的正事都憋着,没敢提,以免被枪指头。
非赤就趴在电脑前,见鹰取严男和伏特加发邮件发得飞起,静静盯着,记下内容。
这次它不是窃听器,而是监视器。
真好,又发现一些主人不知道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