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ks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線上看-第1307章 生命交易展示-n8mv6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范克勤将手枪抽了出来,主要是他为了让接下来的谈判能够更加顺利一些。枪,无疑是个非常有用,而且有说服力的道具。转头道:“弄点水,喷醒他。”
华章听了,到了外屋地,接了一碗水回来,照着这个男人的脸面,猛地泼了过去。
就看这个男人猛的打了个激灵,但跟着可能是感觉耳根的位置很是疼痛,嗯的一声,哼了出来。似醒非醒的状态,维持了好几秒,估计是感觉到了身体上的绑绳,口中堵塞着的毛巾,这一下反而让他自己感觉不对,从而努力的清醒起来。
等张开眼睛之后,这个男人模糊的就看一个黑影,正坐在自家床上。看到的这一场面,让他努力的瞪大了双眼,在短时间内,终于完全的清醒起来。不由得用鼻子发出一声惊呼,因为旁边床上躺着的自己的家人,让他更加在意。
“放心。他们没事。只是晕过去了。”面前的黑影开口说话了,并且用手上的一把怪异的手枪,点了点自己的妻女,道:“还在呼吸,看见了吗?”
这个男人随着范克勤的话语看去,很显然那把加了消音器的手枪,作为一名好好先生,他怎么可能会见过。不过他随着范克勤的提醒,努力让自己冷静后,确实也看见了,自己的妻女应该是没事的,胸腹开合,明显是在呼吸呢。便稍稍放下了一两分的心。毕竟家人没事,才是自己最在意的事情。
網遊之獵魔劍聖
重生之毒女無雙 蓋澆飯
范克勤沉声道:“你也不用害怕,我们到这里来,不为了求财ꓹ 也不是为了要你们的命。只是想要借用,你家的阁楼来办点我们自己的事情。时间还不好说ꓹ 几天吧。”
说到这里,范克勤注意到,这个男人已经把精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了ꓹ 于是接着说道:我们买了很多食物,饿不着我们ꓹ 也同样饿不着你们一家人。之所以你们成了现在的样子,是因为ꓹ 我们不想你们有着喊叫ꓹ 反抗等过激行为。毕竟你们是无辜的,尽可能的还是不要伤害你们的好。我的意思你能听明白吗?明白就点点头。”
“嗯嗯嗯!!”这个男人嘴里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却连连点头。
霸道淩少的小妻子
“好极了。”范克勤道:“那我现在取下你的口中的毛巾,放心,都是我们新买的,很干净。但是毛巾取下后,你不能大喊大叫ꓹ 否则,我们也只能把心肠狠下来了。同意吗?”
“嗯ꓹ 嗯嗯!”范克勤能够听出来ꓹ 这个男人再用鼻子努力的发出“同意”的语调。并且再次连连点头。
萬毒大帝
“好。”范克勤伸手ꓹ 将对方绑在后脑的绳子ꓹ 往下一拉,跟着将毛巾也拽了出来ꓹ 放在了一旁。这个男人确实很老实ꓹ 咽了几口涂抹ꓹ 只是看着范克勤而已。后者朝他点了点头,道:“正式的认识一下ꓹ 军统锄奸队,郑耀尊。”
这个男人一听军统的名头,登时怔了一下。要知道军统的名头是响,但是在普通民众当中,首先一点还是惧怕占据主导的。
萌妻嫁到:高冷總裁別太壞
毕竟军统有着为了完成任务,可以不择手段的传统。是以他们虽然是在跟鬼子对着干,但是殃及无辜的平民可也不算少。而且几乎是完全忽视无辜者的。
范克勤虽然在某种时刻也是这样做的。但却是事先依旧要尽可能的避免出现无辜者伤亡。至于这样做了之后,到底会不会出现伤亡,那就没有办法了。
就比如这一次,要是军统的锄奸队,进入十四号,估计直接就把这一家人全部拿下了。为了任务,为了自己的方便,这一家,三条人命,恐怕现在已经死掉了。但范克勤不是,他是尽可能的控制住,只要能够不出乱子,便肯定不会伤害对方。
不过话说回来,对方依旧不管不顾的嗷嗷大叫,或者是玩什么愚蠢的花招,范克勤也不是菩萨心肠就对了。
魔武幹坤 戀青衣
这人听见军统,果然更加害怕,谁知道自己的一家子能不能被献祭了?于是说道:“郑,郑先生你好。我……我叫唐阔。”
“你也好,唐先生。”范克勤道:“现在我们做一个交易,很简单,就像是之前说的那样,我们要在你家里待上几天,在这期间,恐怕是要一直绑着你们的,但你们放心,办完了事,我们立刻就走。你和你的妻女呢,绝对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怎么样?”
“好……好的。”唐阔点着脑袋,道:“没问题,希望……交……交易愉快。郑先生也能信守承诺。”
dota傳說
“放心吧。”范克勤道:“我要是想伤害你们,根本不用跟你说这些,对吧。不过呢,据我们所知,你应该是有工作的。几天不露面的话,恐怕是不妥的啊。还有,你的孩子,是不是也在上学?放假了没有?”
“放了,放假了!”唐阔急声道:“今天……不对,是昨天白天就开始正式的放寒假了。我……是在工作,我可以……可以给店里打个电话,请几天假。就说……就说孩子生了病,我请几天假。”
范克勤问道:“你们的同事,不会过来,要看看孩子吧?”
“那不能。”唐阔肯定道:“谁家孩子没生过病啊。以前也有过,糖糖以前身子就弱,所以这不是第一次。肯定没问题的。”
“好,那就好。”范克勤煞有其事的也点了点头,道:“可你的家……我看没有电话啊。你要是出去打电话……比如说,藏个写着快报警,救命信息的纸条什么的,或者是,耍一些别的花招那怎么办呢?”
“哎呀,真的……绝对不可能啊。绝对得!”唐阔有点急了,不过他依旧不敢大声说话,道:“请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想保住我一家人。为了他们,我肯定不能耍花招啊。”
鬼面邪王腹黑妻
范克勤道:“嗯,唐先生应该是个守信的人,而我也是个守信的人,希望咱们能够合作愉快吧。”跟着他又用枪口指了指床上仍自昏迷的两人,道:“明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