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kn2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全球自走棋 txt-第三十七章 危機預感再現分享-f6lwq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
继红山市的看门BOSS之后,又在野外逗留了两个小时张一鸣,让石山市三十五层的看门BOSS,也享受了差不多的待遇。
被冥锋祭血的大招一发入魂,直接带走!
恐怕以后冲塔,那些第一波的看门BOSS,都免不了这样刚刷新就被秒的命运了,它们可以组个团,去冥界抱头痛哭了。
十几个小时过去,深渊行者与彩钻的虚弱状态也都基本解除,卡牌边框的灰色已经消失。
这代表张一鸣的阵容实力,又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差不多了,可以挑战一下四十层了!”
张一鸣伸了个懒腰,舒活了一下筋骨。
今天他连通四座终焉之塔,但却并不怎么累。
还是因为实力已经足够碾压,完全不需要他操什么心,只需要派出战棋,然后坐在一旁休息,等待通关即可。
“先把前四层刷了,热热身吧!”
张一鸣手中主力全齐,打个消耗波完全是没在怕的。
如果我曾路過你的心
深渊行者重新被上阵,也是首次跟四臂巨人合作。
两个战棋,都是巨人族的,张一鸣还以为它们会互相看不顺眼,甚至打起来什么的。
却没想到,深渊行者跟四臂巨人挺合的来的!
大學修真指南 鼠兒
张一鸣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巨人族崇尚力量,它们互相看对方都这么猛,彼此产生了钦佩的感情吧?
二嫁豪門老公:萌妻不隱婚
蓝钻、摄命羽蛇这些史诗级战棋,也跟深渊行者相处的不错,包括刚晋升上来的黑钻,也没见深渊行者看它不爽。
可能这就是猛男对猛男的惺惺相惜吧。
两个巨人族的战斗方式有相似之处,但深渊行者动作更迟缓,偏向蛮力型,摸不到则矣,摸到就要命的那种。
但它这样的战斗方式,并不怎么高明,一旦出力太大,又没有打到人,自身的破绽就会暴露明显ꓹ 所以它一般很难在战斗中占据优势,需要靠一波控制技能的辅助ꓹ 才能将输出拉满,打一波爆发伤害。
四臂巨人则不同,它的动作极其老练ꓹ 并且速度快的多,就像一个迅捷的老猎人ꓹ 从试探观察,到进攻反击ꓹ 一点点的蚕食对手的防御空间ꓹ 直到将其完全压制,再利用冥锋祭血逐步提升上来的攻击力,完成收割!
惑妃入帳:邪魅鬼王欺上身
四臂巨人的战斗方式,看起来就相当的精巧,直观的给人一种高手的感觉。
这就是所谓的本能上的差距,四臂巨人天生的更能适应战斗。
就如同食草动物与食肉动物,天生就有杀戮本能的区别。
三十六层的怪物ꓹ 明显更强了。
作为消耗波,数量也更多了。
在这片黑色大地上ꓹ 几乎是清一色的刷新出了完美品质的怪物ꓹ 质量拉满。
张一鸣以前如果面对这样的情况ꓹ 可能还会觉得有些慌乱。
但经过了古战场绝地的洗礼之后ꓹ 这种不成阵势的混战,他反而觉得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没有那种全体集合的气势加成ꓹ 完美品质的怪物也就那样了ꓹ 强归强ꓹ 但并没有强到哪里去。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没有统一的行动步调ꓹ 无组织无纪律的,难以对张一鸣造成什么威胁。
“别太分散了,都靠近一点,集中清扫周围的怪物!”
五只史诗级战棋,相互配合,如一道锋锐的箭矢,扎入了怪群之中,所到之处无一合之敌。
张一鸣指挥着战棋们,朝着前方战场碾了过去,将怪物们的包围圈撕开,倾尽全力突到外围,再反向杀回去。
这是从古战场绝地的战阵中,学来的应对之法。
比胡乱冲锋,让战棋们自由发挥,要有效率的多。
蓝钻主防,全力释放水墙,分割战场,将一些远程攻击,和近战怪物的偷袭挡下。
摄命羽蛇老辅助了,但在群战中,它更侧重于攻击,摄命乱刃风大量标记小怪,一边通过四蛇羁绊强化的特性,疯狂吸收生命力,一边使用混沌禁忌的献祭特效,将生命力转化成电能,在怪群中杀了个天翻地覆!
耀目的电光羽蛇在怪群中穿梭,十万伏特炸裂,宛若雷神降世!
混沌禁忌这件神奇的装备,也是刚好能够跟摄命羽蛇的能力完美契合,发挥出不同寻常的强大威力。
周围的充电宝越多,摄命羽蛇就越强!
以前张一鸣喜欢让蓝钻作为群战主攻,乱流水刀杀一些低品质的怪物,确实如同砍瓜切菜,效率极高。
但怪物的实力上来之后,再让蓝钻主攻,效果肯定就不如之前给力了。
张一鸣对自己的战棋,已经有了非常充分的认识。
也是在看到消耗波的刷新怪实力上涨后,立刻做出了调整。
蓝钻与摄命羽蛇攻防转换,效果立刻又变的不同了。
黑钻龙之怒朝着另一边喷吐,炽烈的赤红色火焰,拥有超高的温度,强劲的冲击,破坏力绝强,在龙之怒的火焰笼罩之前,能跑掉还好,跑不掉的,必然受到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一道水墙,一道火枪,分别在张一鸣阵容两侧展开,划出了一片完美的进攻通道。
不需要顾忌任何来着侧面的弹道攻击,战损降到了最低。
不然真要直接面对这么多完美品质的怪物,光是一轮技能齐射,就是大危机了!可能还会有伤亡出现。
说这三十六层弱,是要看对谁的。
也就五只史诗级战棋在手,一身神装的张一鸣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在怪群里横冲直撞了。
深渊行者与四臂巨人清怪都是成片成片的,被夹在水火通道中的怪物,要么被砸成肉泥,锤飞出去,要么四分五裂,被肢解当场!
彩钻则是被派了出去,依旧是作为刺客,将一些威胁较大的外围怪物就地处决!
为了筹齐四蛇与三爬行者羁绊,黄钻最终还是被下阵了,四臂巨人顶替了它的位置。
不然外围刺客,肯定还会多黄钻一个。
彩钻有水千切这个攻击力很强的技能,不需要四兽羁绊的加成,摄命羽蛇与蓝钻的二野兽加成已经足够。
爬行者羁绊能够提升它的移动速度,作为刺客来说,这一点加成更为重要。
“果然上阵栏位还是少了啊!”
张一鸣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自走棋就是这样,无论几人口都会嫌少,恨不得再多几个栏位,把所有能组羁绊的战棋,都上阵了才好。
不过那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
在有限的格子内,组更多更强的羁绊,才是自走棋烧脑的地方,也是其魅力所在。
不过张一鸣已经九个上阵栏位了,还在嫌少。
其他棋手才堪堪到他一半的上阵数,不知道听到这句话要作何感想了。
估计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吧?
“曾经在烟海市见过抢滩登陆作战,对着史诗级BOSS万人齐射的场景,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啊!那恐怖的集火威力,连史诗级也能秒了,真就是以人堆砌的城墙。”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个BOSS就变成了我!”
张一鸣笑的有些无奈,似感慨的摇了摇头。
黑钻两波龙之怒放完后,充能倒是成了一个大问题。
终焉之塔中击杀怪物,没有战利品,也不产生技能充能。
这就成了成功通过消耗波的一大难点,前面的层数,消耗波怪物的品质还没提升起来,威胁不大,张一鸣能凭借战棋的属性强行碾压过去。
但现在消耗波怪物的品质上来了,对于张一鸣的威胁,也是呈几何倍数的上涨了。
本来还以为能够轻松通关的,没想到一层一层打下来,张一鸣并没有感到很轻松。
他甚至觉得,BOSS说不定还要简单一些,消耗波这个数量就离谱,配合质量稍高一点点的怪物,打起来还是相当哟压力的。
为了节约一点无限值,张一鸣将魔法源晶都掏了出来,配合白钻的充能,强行通了三十六到三十九层。
这一次,张一鸣没有选择继续通关,而是停了下来。
技能充能,武器充能,包括等待十二轮回晷特效的冷却,懂的都懂。
这些都是boss战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环,必须全部准备好。
当张一鸣出塔的那一刻,周围人群环绕,领导群众都是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张一鸣对这些声音都直接免疫了。
他本想拨开人群,直接离去。
但一种奇特的心悸感,突然袭来!
张一鸣只感觉背脊微微一麻,有种压抑感正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这种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无疑给张一鸣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他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正是因为核成金刚,这个神话级的怪物出世!
而这一次心悸感来源的方向,也正好是北海市所在的方向!
身后的终焉之塔,构成了一块黑色背景板,还有塔前渺小的人类。
周围的世界,因为这种奇特的心理变化,出现了短暂的是真。
当张一鸣回过神来时,周围吵杂的声音再度传来,张一鸣从远方收回了目光杨,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围在他身边的官方人员,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事,惹这位大佬不高兴,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堆在脸上的笑容却愈发浓郁起来。
“张总顾、张总顾?您这是怎么了?接风洗尘的事,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
张一鸣不待身旁的人说完,就抬手制止了他,目光甚至都没落到他身上过。
“没事,跟你们没关系,宴请什么的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些私人的事要办,先失陪了。”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张一鸣果断离开,去到一处僻静之地,将联络器给掏了出来,联系上了远在静海市的王小鱼。
电流的吵杂声从听筒中传出,直到那头响起了王小鱼熟悉淡漠的声音,张一鸣才算是松了口气。
“怎么了,无限符文与经验符文的事还没有着落呢,有消息了我会主动联系你的。”
张一鸣没想到他一张口就是这一茬,不由笑起来道:“什么啊?我找你不是因为这个!”
王小鱼立刻接道:“又有什么新任务?”
他的语气颇显的不耐烦,但又透出一丝无奈,似乎是想控诉命运的不公,但最后却认命了一样。
张一鸣觉得有些好笑,王小鱼的态度实在有够搞笑。
这也极大的满足了张一鸣恶作剧的心态。
这样的人,逗起来就很有意思。
“看来你有点想要新任务?是最近太闲了吗?我想想啊!说不定能再给你找点事做。”
王小鱼:“…”
“这就叫做找事吗?”
“我每天都没时间睡觉了,摆脱,小事就别找我了。”
张一鸣调笑几句,开始说正事。
“这两天静海市有没有什么情况?”
王小鱼电话那头,也是正色起来。
“你是指什么情况?”
能让张一鸣亲自打过来询问的情况,肯定不是简单的小问题。
“最近静海市很平静,无论是野外还是市内,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
王小鱼认真的思考了两秒,才确认的回答道。
王小鱼不知道张一鸣到底想要问什么,所以将脑中的情报,整理了一遍,才回答的他。
张一鸣道:“你在仔细想想,有没有野外的什么情报,任何怪物的异常都没有吗?”
王小鱼又沉默了两秒,才又肯定的答道:“没错,没有任何问题,至少我这里没有收到任何情报。”
张一鸣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我只是有点不安的感觉而已。”
“这两天注意密切监控一下野外的情况,一旦有任何怪物的异动股,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张一鸣还是不太放心,别的地方他可以不用管,静海市可是自己的老巢,无论他在外面怎么浪,必须保证后院不起火才行。
这种危险预感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每一次都应验,由不得他不重视。
王小鱼知道这位大佬的能耐,也不敢忽视这件事情,挂断通讯之后,他果断就将这件事情安排了下去。
他科研部副部长得名头或许难以调动大规模的资源,投入这件事,但加上张总顾的名头就不一样了。
不仅如此,王小鱼还将这道命令发布到了其他周边幸存城市,让他们也密切注意野外的变化。
做完这一切后,张一鸣吐出一口浊气,望着静海市的方向,神情仍然有些凝重。
“希望这次没什么大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