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0n1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七百零五章 皇帝真實想法閲讀-8qgby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安禄山靠着马车的车厢壁,冷汗不住地往下流淌,手中握着拓文仿佛握着一块烫手的山芋,拓文上的七个字既是强烈的诱惑,也是毁灭的召唤。
严庄和高尚二人见到此情此景,激动地连忙跪倒在地上,叉手说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此乃天命所归也,必将助主公成就大业。”
安禄山逐渐恢复了镇定,目光却闪烁游移不定,对着两人的脸盯了好半天,冷酷地摇摇头说道:“在这荒郊野外,不宜谈论这等大事,且等我们回到范阳再说。“
严庄高尚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叉手应道:“喏。“
他们脸上闪过喜悦之色,看来安禄山表面不动声色,但私下里对此事却极为上心,他们多年来的谋划,估计也快有结果了。
程老師和衛老板的小日子
严庄紧跟着补充了一句:“只怕圣人知晓此事,定是不能容我们了,主公应该早做打算。”
“你们懂什么,圣人现在年老昏聩,只求晚年的安逸,只要不是迫在眉睫的危险,他定然是不会相信的。你们稍安勿躁,等我们回到范阳再做打算。”
他突然又皱起眉头说道:“为了防止杨国忠进献谗言,我们还是加快速度的好,命令队伍收卷仪仗旗帜,日夜兼程到达黄河边。高尚,你先骑两匹快马去水驿,在黄河沿途安排快船,快去!”
高尚叉手应道:“喏。”
尽管安禄山表现的很坦然,但回范阳的路途却表现的十分急切狼狈,从潼关到黄河边百里路程,一日便已到达。他又迫不及待地登上船舶,顺着黄河水向下行进ꓹ 过县过州均不停留,仅仅用了二十多天ꓹ 便已回到了营州
……
李隆基一人静坐在兴庆宫的交泰殿的檀木丹堂中,对面的墙上挂着印着白字的拓文,脸上露出纠结的愁绪。
高力士手执拂尘进入堂中ꓹ 看到圣人脸上的愁绪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陛下,请到殿中与娘娘共同用膳吧。”
皇帝睁开眼睛ꓹ 指着墙上的拓文问道:“高力士,你倒是给朕说说看ꓹ 这个东西是谁伪造出来的?”
高力士斟酌着话语道:“安禄山在范阳平卢经营多年ꓹ 在朝中得罪的人不少,谁都有可能,不过眼下他与李嗣业之间的矛盾最深,这可能是李嗣业所为,也未可知。”
李隆基又问道:“安禄山如果看见这张拓文,你说他会怎么想?”
“陛下,安禄山一向对你忠心耿耿ꓹ 只是人的野心是会随着成长而变化的,当初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讨击使ꓹ 但现在已经是坐拥二十多万兵马的三镇节度使ꓹ 心里想的肯定与以前不同。奴婢知道陛下用他用的顺手ꓹ 现在突然拿掉他ꓹ 也许会产生诸多不便。但扶持李嗣业来与他互相节制,使得西北藩镇也强势崛起ꓹ 两强相制的局势并不稳固ꓹ 一旦一方被削弱ꓹ 另一方定然膨胀。”
老皇帝脸上有些不太高兴:“我只是问你,安禄山看到这张拓文ꓹ 他会怎么想?”
口袋二次元女主go
高力士跪趴在了地上,衷心叉手说道:“安禄山若看到拓文,必使其立不臣之志。”
主仆君臣二人对现今的局势知道的清清楚楚,但一个持乐观消极的态度,另一个持悲观积极的想法,正如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眼前危机如稳定的湖水下面暗流涌动,眼前的老皇帝几乎不准备再有什么作为,他把帝国的希望寄托在两个不稳定因素上,认为能够稳定到他在位的最后几年,至于将来太子会接手怎样一个烂摊子,他也许根本就没有想过。
他眯起眼睛自信地笑了:“不用太过担心,朕的安排绝无差错。李嗣业素来能征善战有名将之风,但他执掌河西不久,三军将士均忠于朝廷。安禄山居于河北胡化之地,虽拥兵自重,但朕给予了他荣华富贵,但因西北有李嗣业坐镇,他必不敢抛弃富贵冒此奇险。”
“朕操劳了半生,惟愿晚年能够安逸渡过,你也不必过于劳心了。”
大武主 諸葛臥龍
皇帝支撑着要从地上坐起来,高力士连忙上前将他搀扶,两人蹒跚着走出丹堂,太监袁思艺连忙迎过来,从干爹手中扶过皇帝。
李隆基回头说道:“你如今岁数大了,不要整天跟在朕身边伺候,管好宫里的事情就行。今晚回自己府上去吧。”
高力士无奈地缩回手去,弓下身子朝皇帝叉手:“如此,老奴先告退了。”
老太监一步三回头地蹒跚着走到宫门口,回头看着逐渐远去的皇帝苍老的背影,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李嗣业和燕小四回河西的时候途径会昌华清宫,岑参在这里主持修建的温泉宫檀香贵妃汤已经竣工,只等着今年十月皇帝带着贵妃来此渡过秋冬。
他带着岑参离开了会昌,留在长安的只有米查干和曹安定。对于离开不久的长安,他并没有过多的留恋,尽管回头望向骊山上的宫殿群时,那阳光下的青绿琉璃瓦光泽耀眼,仿佛帝国的回光返照。
仙神易 何不語
李嗣业很乐意与岑参谈一些谋略方面的事情,也把自己在长安与安禄山用舆论战交锋的心得给他讲了一番,当听到用石碑来撰写谶言时,岑参立刻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这个手段过于猛烈了,若是安禄山在其中被激起了志气,他岂不是要加快谋反的步伐。”
鬥天 楊錄
他抬起马鞭得意地指着西北方向说道:“安禄山早有谋逆之心,近年来豢养胡兵,私铸兵器,恩赏皆由己出。一张谶语拓文虽能使安禄山增强反志,但也能使杨国忠彻底认清局面,知道谁对朝廷的威胁更重。我这也是无奈之举,杨国忠素来利令智昏,安禄山若与其悖逆,便恼怒上奏其反,安禄山若以笑言重利相交,便忘却前恶。如今之际已至危急关头,不可再生变故,我们一定要把杨国忠一直绑在同一战车上,哪怕损失点钱财名誉也要顾全大局。”
……
回到凉州后,李嗣业决定加强军队的凝聚力,特别是对自己的忠诚度。虽然他暂时还没有太大的野心,但将令出于一人才是打造军队的绝对标准,最好能使兵士们知节度使而不知其君,落实到最基础处就是团建和赏罚。
他有足够雄厚的财力去做这件事情,西域商会的年收入乃是大唐帝国租庸调收入的十分之一,同时富庶的河西四郡也给地方财政带来大量的收入。从开元初年开始,地方军队的粮饷供应已由中央转到了地方,节度使同时担任地方最高长官,一应租庸调收入不必上缴中央,直接用于地方建设和军队开支。
当地方军队可以自给自足时,军队长官掌握着士兵们的生老病死,如同衣食父母一般形成超强的凝聚力,作战能力成倍增长,这就是职业化军人的优势之处。
冷兵器战争比拼的就是军队的凝聚力,最常见的军队在作战中战损达到百分之五,就足以使其溃败,超过十分之一成伤亡不溃,这是名将率领的军队,更厉害的名将比如戚继光的戚家军,曾经阵亡达两成既然坚持作战。
所以加强军队得思想和忠诚至关重要,在儒家的价值观体系内,就有文臣死谏武将死战这样的忠义思想,贰臣贼子会遭受鄙视。比如苏武就当做榜样来宣扬,关羽也在正确价值观下一次次被推上了神坛。但价值观宣传只对有中上层将领有效,对于文盲水平较低基层军官和士兵来说,还是实实在在地吃饱饭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