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xey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愛下-第二百七十六章 又一次成功的手術相伴-wnhkq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那犀利的目光在片刻的凝滞之后,却是随后就又回归了平和。而后他手上的手术刀就是仿佛幅度很小地轻轻一挥……
是如此地轻描淡写,好像只是抹去一片尘埃般。
“怎么……”大椿上神还有些奇怪呢,但是下一刻她的声音却是发到了一半,转瞬脑袋一滑就从原本的脖颈上脱落了下来!
玄素的元婴一下从自己的冰像中钻了出来,那小小的人影瞪大了眼睛也没看清楚苏礼刚才究竟是如何动作的。
那一刀的速度与韵味,甚至能够脱离洞冥真君的捕捉……可想而知苏礼在刀道上有着何等造诣。技近乎道,大约就是如此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礼已经上前一步将人家女神掉下来的脑袋给接住了。
他没又先看生椿的脸色,而是翻过来看了看创口,发现已经在神力作用下完全看不出创伤,这才将她的脑袋摆正。
“大椿上神,你觉得怎么样?”他关心地问。
“叫我‘椿’就可以了,这是我的本名……”女神的语气温婉,只是因为只有脑袋而显得有些气弱。
“有些奇怪,但比预想中的好很多。”
苏礼听了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也温和地说道:“给你留下了三节颈椎,可以让你进行一些简单的转头活动……手术很完美,放心吧。”
说完他自己都有些愣,因为他下意识地又将自己当成一名医生而将椿当成了他的患者。
但是在他的错愕中,正与他对视的椿也是被他刚才眼中露出的那种光彩所惊艳了……那是一种‘不负所托’的如释重负,那是一种再次帮到别人后的由衷喜悦……
这是一个十分纯粹的少年,一个能够信赖值得托付的少年。
椿随后也笑了起来……虽然只有一颗脑袋看起来很惊悚,但她还是微笑着说道:“如此,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妾身的眷者啊。”
苏礼有些尴尬地挪开目光,然后看向周围那明显淡下来的翠绿光芒问:“这里是要崩塌了吗?”
椿答道:“这棵树却是‘万劫朽木’不断抽取妾身神躯中神力发散而成,没有妾身神力支撑,怕是难以维系太久。”
“咦?!”苏礼对这其中的因果关系有些搞不明白了,他连忙问:“那外面的那些血噬蠕虫呢?”
椿答道:“原本玄冥偷袭成功之后只是将妾身封在这‘万劫枯木’中,但是先前与妾身争斗的夏神赤阳却去而复返,发现妾身被封印之后依然可借助被发散抽离的神力自救脱困,于是就留下了那血噬蠕虫不断地消磨妾身神力。”
“光凭‘万劫枯木’如何能够完全镇压妾身神力?只要这棵神树彻底长成,妾身就可成功反制将这‘万劫枯木’给破去。”
“怎奈那两位同时出手,令妾身着实有些难以招架。最终只能在身体被完全封死之前放出了最重要的一根头发,以一缕神念承载,寻找有缘之人能够有朝一日前来相会。”
“原本以为来的会是长春子那孩子,却没想到来的是你。”
苏礼有些赧然,仿佛他抢了长春子的‘机缘’?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因为若非如此,长春子自己就会因为业力反噬而消亡。
他忍不住问:“为什么那两位大神不直接将椿你杀死?你们在这方世界又是争斗又是发展下线的,究竟是要做什么啊?”
椿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哀愁地说道:“妾身乃百花之主,四季春神。哪怕身死,也可在冬去春来百花盛开之日重新降临,所以他们都只是将妾身封印……但是吾等下凡目的……”
她有些迟疑。
“不能说就算了,没关系的。”苏礼却善解人意地没有追问。
他已经可以预料到那绝对是个大麻烦……但是再麻烦又能如何?谁让他的剑宗本就与她因果重重啊。
“此处既然就要崩塌,那么我们不妨就此离开吧。”苏礼对这里倒是没有留恋。虽然还有许多事情想和这颗脑袋问清楚,但现在还是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吧。
“请稍等,在这空间内应该还有一些先天灵木凝结……妾身看眷者乃是宗门出身,虽然自身无需天灵物调理脏腑,但或许有同门需要这些先天灵木?”
椿却是提出了一个很具有诱惑力的提议。
这下哪怕是玄素都心动了。
她说:“我剑宗弟子最难寻的就是这先天灵木之宝了,若是能够有先天灵木,当真是价值不可估量。”
于是众人就在这翡翠光色慢慢淡去的神树空间内寻找了起来……不过因为有椿这个‘家贼’在,其实他们基本只要走到地方然后将那一段灵木给抠出来就行了。
古语有云,木万载则有灵。说的就是万载树龄的古木会有机会凝聚先天木灵之气。
而这棵神树存在的时间何止十万载?
所以当众人花了两个时辰寻遍了这神树空间的每一处树壁之后,总算是找到了总计三十三截有先天灵气凝结的灵木。
而且这灵木的质量之高难以想象,甚至一截就足以提供多位弟子金丹化灵!
“未成想此行收获之大……”玄素惊叹极了,在她眼中这才是此行真正的收获。
至于那位春之女神,她反倒是感触没那么真切……或许在她看来,救了这位春神等于也是得罪了另外两位神名,得不偿失也说不定。
只是她不会违背苏礼的决定,事实已经证明凡是苏礼决定的事情一般都不会有错。
……收拾妥当之后,众人准备原路返回。
而此时椿又说道:“要出去的话……妾身此时虽弱,但这些还是能够做到的。”
众人惊讶地看着脚下层层叠叠的花瓣铺展开来,然后又向上合拢将他们包裹住了……
有些像是先前进入这神树空间时的感觉,当众人再次眼前一亮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处沿海的滩涂上。
而他们的脚下,则是刚刚散开的花瓣……
“这是哪里?”苏礼抬头四顾,一时间有些摸不清自己位置。但是从面前看不到尽头的海滩以及背后的海浪来看,这位女神肯定是直接将他们给送回了东洲大陆!
他觉得这样倒也省事,至少不用再远渡重洋返回。
看了看刚才收回的翠玉藤蔓,他随手习惯性地要给自家狗子挂上……
“咳咳……”椿的脑袋忽然咳嗽了一声。
苏礼没在意,已经要给肉肠挂脖子上了……
“眷者!”她忽然叫了一声。
“嗯?椿你有什么事吗?”苏礼奇怪地转头。
“如果可以的话,能否不要将妾身的那根发丝挂在别的任何事物身上?”椿斟酌着语气说道。
“有什么关系吗?”苏礼挠了挠脸颊有些奇怪……再说了,手里这根藤蔓一样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头发啊。
“可能这样的话……”椿语气依然温柔,但却有些低落地说:“妾身会不太高兴。”
苏礼就觉得头皮有些发凉。然后干笑着问:“那我把它挂哪里?”
话音才落下,那碧玉的藤蔓就已经自己扭转了一圈缠在了苏礼的手腕上……却是个很好看的手环。
“十分抱歉,因为这根头发对于妾身来说很独特,事故不能随意对待。”
“该说抱歉的是我。”苏礼连忙也道歉,倒是没深想其中的含义。只是轻轻地揉了揉狗头作为安慰……他开始琢磨,去哪再弄根漂亮的狗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