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國腳:不知卡帥爲何上塔神 看他首發球隊就有戲

蘇寧國腳:不知卡帥爲何上塔神 看他首發球隊就有戲

體壇週報全媒體記者王曉瑞報道

新冠年,似乎很多俱樂部都亂了套,蘇寧卻讓人眼前一亮。11月12日,這支本年度表現最爲平穩的球隊,拿到該年度中超冠軍。而他們所擊敗的,正是衛冕冠軍廣州恆大,也是球隊4年前痛失足協盃的“宿敵”,“這個冠軍來的真是太不容易,也是各種機緣巧合之下的產物。”這天晚上,好幾個蘇寧球員發出同一種感慨。

把看家本領晾在一邊

登頂中超,這個冠軍要比往年,來得更加驚心動魄,因爲是兩支球隊在決賽上展開一對一決鬥。第一場以0比0握手言和,人們又開始“鄙夷”奧拉羅尤的擺大巴策略。可這一次,他把好多人都給騙了,包括一些本隊球員。

“星期一那天,還以爲這場決賽一上來也要先守一守,就像打上港第二場那樣,結果發現並非如此……”謝鵬飛對於奧帥的這次變招也很欽佩,還有隊里人也覺得,“是不是卡納瓦羅也沒有想到,奧帥這次竟然主動出擊?”不打532,而是442,看似是要採取主攻,但奧拉羅尤的打法要求,是和第一場決賽沒有區別,“中後場壓縮防守,有機會就直接向前快速傳遞,還是要找兩個前鋒打反擊。”決戰當前,他依舊把看家的傳控本領晾在一邊,“這就是賽會制的決賽,別看我們踢得簡單,實戰效果是真管用的。”


利比亞或一年半內舉行選舉

對比第一場決賽,奧拉羅尤的最大變化,是把謝鵬飛重新列入首發,取代的是在半決賽立下大功的羅競。實際上在決賽首回合前,他就曾主動找到謝鵬飛和羅競聊過一次,交代在現有條件之下,準備決賽的戰術策略和一些用人思路。這兩人都是踢邊前衛,但不同於以往講究傳接和控球,這次奧拉羅尤給予他倆的任務,是要儘可能支援中路,尤其是協助後腰限制保利尼奧。“這個踢法和以往確實不太一樣,但也真的很考驗我們,因爲是太累了,太講究不停地跑動和防守。”謝鵬飛首發踢了不到60分鐘,羅競就對位換下他。這是奧拉羅尤計劃之中的調整。犧牲傳控,只爲踢好一個整體,這就是奧拉羅尤的“見招拆招”。

人工智能空戰時代走向前臺,王牌飛行員會失業嗎?

奧拉羅尤解釋稱,因爲恆大的整體實力更強,蘇寧隊在各方面都有差距,於是,就要強調一些精神層面的東西。“他就是不在乎好看與否,不是那麼拘泥於理想主義。”甚至在球隊2比1領先時,他換上田依濃和桑蒂尼,交代的口令也是“儘量向前找前鋒,不要在中後場控球”。按說把比賽控制下來也能耗掉時間,但奧拉羅尤堅決不允許這樣做。

“一看塔利斯卡上場就穩了”

奧拉羅尤賽前所制定的這種策略,是比較明確的,但也是沒有太多空間的。“如果這場決賽再踢一次,基本上還是這個套路,我們能夠變化的實在有限。”一位蘇寧隊員坦誠地說。


期貨市場機構化時代來臨 主要品種和工具有望引入QFII、RQFII

淘汰上港那天晚上,記者在採訪羅競和謝鵬飛時,曾經聊起對於廣州恆大的印象。他們的觀點比較一致:恆大的優勢一是人多,可以玩起車輪戰;二是防線非常穩固,“他們的防守幾乎是全中超最強的。”三是擁有保利尼奧這樣一位世界頂級中場。至於在鋒線上,儘管恆大可以組成兩套陣容,但真正讓蘇寧防線感到難纏的,也就是韋世豪、費南多的突擊能力。

可在這場決賽,韋世豪竟然沒有首發,“老卡(指卡納瓦羅)是怎麼想的?而且還上塔利斯卡,一看到首發陣容有他,就覺得我們也許就有機會。”謝鵬飛事後回憶道。而更有利於蘇寧的是,等到卡納瓦羅換上韋世豪,費南多又因爲拉傷離場。賽後不少蘇寧人都覺得,這又是一次好運降臨,“就像1/4決賽和半決賽,都是在比賽關鍵階段,對方出現損兵折將。一路走來能夠奪冠,確實是有運氣成分。”前兩次獻上大禮的,是蔣哲和奧斯卡。而在決賽中除了費南多,何超的紅牌也是來得及時。

至於之所以並不看好塔利斯卡,包括艾克森,一是因爲他們自身狀態的低迷。再有,讓蘇寧隊員感同身受的是,“人家的外援基本都不回防,但看看我們的特謝拉、埃德爾和桑蒂尼,都是每球必爭,在前場就要搶下球來,這纔是一個真正的團隊。”團結,這是所有蘇寧球員總結奪冠時的心聲,“一是團隊凝聚力強,二是精神力強,這真是依靠精神拼下的一個冠軍!”謝鵬飛說。

讓更多村民挑上“金扁擔”

深夜,想起老崔和老卡

奪冠夜,蘇寧上下羣情激昂,大多數人興奮地睡不着覺,三四點還很精神。他們也看到集團董事長張近東的嘉獎令。5年功成,好多人都爲這塊金牌的到來感慨不已。

哈達迪砍21+22+16四川力克深圳 沈梓捷17分難救主

“真是太不容易了,這5年走過來,我現在想到的一個詞語,就是感恩。”2016年,顧超在足協盃決賽犯錯,導致冠軍獎盃旁落。這些年他沒少受到爭議,今年首次對陣恆大,又因爲一次失誤導致本隊輸球。但奧拉羅尤輪換一兩場後,依舊對他用人不疑,“感謝所有經歷的一切,要感謝太多人!”頒獎後,他拉着一起從綠城來到蘇寧的謝鵬飛,還有羅競,合了張影。那感覺就是苦盡甘來,雨過天晴。

也許興奮是突如其來的,老隊員裏面,只有吳曦的情緒有點複雜,哨響慶祝時,他差點流下眼淚。“就我個人而言,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榮譽,我也等待了它很多年。”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這個冠軍的到來,是喜出望外的,哪怕已經爲此奮鬥不止5年。“真是太不容易!說實話在年初冬訓時,是真沒想到能夠拿到中超冠軍。但我也跟你說個小祕密,我自己給以前的教練寫信時,就許下了這麼一個要拿聯賽冠軍的願望,沒想到真的實現了……”情到深處,謝鵬飛也有點哽咽起來。

這一刻,個別球員突然想起崔龍洙和卡佩羅,“他倆看到這個新聞,心裏面將會怎麼想呢?”當年崔龍洙是功虧一簣,而卡佩羅壓根就沒把蘇寧帶上正軌,“卡佩羅一直想要組建多強多好的陣容,想買很多大牌球員,可我們就是以這套班底,拿到了中超冠軍,也許這就是足球的魅力吧!”

事實就是如此。蘇寧隊這5年的陣容框架,在中超算是極爲穩定的。尤其在內援上,沒有什麼大手筆補強。賽前一位主力球員就和記者算過,除了阿不都海米提這位U23,以及4名外援桑蒂尼、埃德爾、瓦卡索和米蘭達,其餘能打上首發的球員,幾乎都是過去5年滄桑歲月的親歷者。“我們彼此真是太熟了,看上去和兩年前的上港有點像,也是踢了很多年,也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更重要的是,蘇寧隊的這批本土球員年齡結構相當合理,“我們就是兩批人,89、90年的吳曦、顧超、周雲、吉翔和楊博宇,93年的李昂、謝鵬飛和羅競。今年我們隊體能沒有太大問題,也是嚐到當打之年的紅利,這個冠軍也算是實至名歸吧……”

深夜,一位球隊人士發來信息感慨,“有句俗話,廣積糧,緩稱王。這次終於稱王,也許是該到了好好總結經驗的時候,搞足球,有些東西比燒錢更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