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ztk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戰國大召喚 起點-第一千五白五十一章:渡河(1)-kxvo1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南宫适和袁崇焕两人带领五千人马攻打小小的下鱼城,自然是水到渠成,不出半日,四方大军齐齐攻城,只打的敌方抱头投降,做完这些韩信就开始整顿兵马渡河,一但遇到危险,关羽如若无路可退可前往下鱼,待韩信腾出手脚再去收拾这几条小鱼小虾。
寒冬的天气一般都不好过,北风呼呼的刮,好似无形的软刀,一刀刀切割着士兵的皮肤,这严寒的天气,那一年不会冻死成百数十人,如今大战在即,四周的士兵都聚集在一起,一条条小船摆放在细小的清河北岸,数十万大军烟尘滚滚,这是宇文成都的三万先锋大军,而韩信的十二万大军却是在远处拭目以待。
林立的旗帜在烟尘滚滚的大军中林立,以次数落过去陈!黄!南宫…….等等旗帜鲜明,但最让人醒目的便是中间的韩字。
当这个大旗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眼尖的士兵当即上前禀告给自己的身前的将军,将军在汇报给朱元璋。
身穿重甲,背后披着一块鲜红的战袍,身长七尺的朱元璋出现在大军阵前,看着远处细小的黑线不停的跳动,上方林立着不少的战旗,朱元璋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虎目看向身后的士兵,随机转念一想道,韩信乃是韩毅最倚重的将军,怎会这般莽撞,当即沉声道:“可曾看清楚敌军!”
“错不了,属下曾经亲自去阵前眺望,军中傲立着韩子大旗,必是韩信的大军无疑了!”下面的偏将信誓旦旦的回答朱元璋,在他们看来自己的眼睛绝对没有问题。
狂妃逆天,絕品廢材嫡女
朱元璋抚摸着自己的胡子,神色显得淡然道:“告诉伍子胥,一但韩军下水渡河,即刻出兵ꓹ 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遵命!”下方的偏将得了将令,当即来不及多想ꓹ 骑着战马便是下去传令去了。
女以嬌為貴 秦子桑
華夏神話:道士傳
起源傳說
河面上的冰水入手冰凉,甚至传来刺骨的痛楚,但地下的士兵却是无所顾忌ꓹ 赤着脚,挽起自己的裤腿ꓹ 露出自己的皮肤跳入河中,顿时一种冰凉之感自脚底涌上心头ꓹ 让人心中酸楚不已ꓹ 但士兵到底咬着牙,硬生生的将船给推了上去,寒风一吹,反倒是让人吸了一口凉气,反倒是更冷了,这大冬天的却是挺折磨人的。
都市修玄帶條狗
宇文成都心中看了却是十分不忍,面色严峻道:“去!给下水的兄弟拿几壶烈酒ꓹ 暖和暖和身子!”
一听到有酒喝,下去的士兵心中顿时好受了些ꓹ 单手接过酒囊ꓹ 猛然饮了一口ꓹ 顿时小腹火辣辣ꓹ 暖洋洋的,脚下的刺痛这才缓解了不少。
上游
伍子胥眯着亚目ꓹ 如同一只成精的老狐狸ꓹ 老谋深算四个字形容他在合适不过了ꓹ 伍家四人都乃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伍家也因为多出名将ꓹ 备受朱元璋喜,曾经称呼伍家为满门忠烈,因为这个称呼,伍家几乎是给朱元璋效了死命。
宇文成都的三万大军陆陆续续都已经等上了小船,绵延着向河岸靠经,为首的大旗上方写着宇文二字,这是宇文成都的军旗,而且目前军中也只要宇文成都,先将自己的将旗插在对面,一但出现意外,他们还可以有个主心骨。
“将军可以动手了,敌军已经到了河岸了,咱们杀过去吧!”伍健章眼中显得急不可耐,仿佛是一条恶犬,神色带着期待之色。
伍子胥听罢,面色平淡道:“暂时不要着急,告诉手下的士兵,先头放满火油的战船先放出去,顺着水流让他撞上去,云召!天锡!你们二人带着士兵紧随其后,距离敌军还有二十尺之时,即可放出火箭,点燃火船!待撞船之后,你等即可率领战船奔袭过去,小心谨慎些,莫要中了敌军的圈套!”
“明白!”伍云召、伍天锡两人武艺娴熟,对于这种小事自然是不在话下了,两人当即命令手下上船,然后率先砍断前方二十艘木船的绳索,让其开始顺着水流滑向敌军,随机两人也解开了战船,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剑道:“走!”
一杆豪气冲云霄,清平白水浪滔滔,千古英雄多少汉,取得功名抱桃浆。
正在渡河的宇文成都虽然十分警惕的,但寒风吹拂着他头盔上的凋零,令得宇文成都时刻保持着清醒,一双虎目在四周来回打量,可谓是小心翼翼。
“将军上游有船!”宇文成都身后的偏将指着上方滑下来的战船面色凝重道。
宇文成都听罢,当即上前观望,果不其然零零散散二十多条战船状态不一的向着己方的战船划来。
宇文成都见罢面色凝重,索性还没有士气方寸,当即大喝道;“快撤退!”
宇文成都到底是身经百战,他可是清楚,每一条战场都是宝贵的财富,谁会轻而易举的将他丢弃在水中,必然是有人在这里埋伏,但宇文成都倒是还是慢了一步。
“放箭!”只听得一声重喝,数百支火箭猛然射出,大火猛烈的燃烧起来,火油和草木发出吱呀劈啪的声音,整个战船都燃烧起红黄相间的烈火,最终覆盖了整个战船,上游的战船自上而下,速度奇快无比,快速的向着宇文成都的大军奔杀而去,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上面情况,除非宇文成都是傻子。
全能 跳動
宇文成都面色阴沉,他的第一判断和命令是正确的,同时他也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深深的自责,他应该排除斥候,动上游好好查看,而不是鲁莽的过河。
電影大師
“撤!快撤!”下面的副将勉强稳住自己的心神,大声催促后面得士兵撤退,如今船调转船头十分艰难,只能顺势向着后面划去,在中段的士兵一个个面色惊慌,眼下退又退不了,进又不能进,眼看着要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宇文成都当即大喝道:“水性好的下水,水性不好的!将船聚拢在一起!跳船走,快!”
听到了宇文成都的命令,许多不会水的士兵,用绳子捆绑船头和船尾,渐渐形成一条“船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