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pnz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庶族無名 txt-第四百六十五章 順利閲讀-9zuga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乱军中,荆州军的劣势已经相当明显,对于马超的挑衅,张飞没有回避,这人是明军主将,若能将此人拿下,或许能击退这支明军精锐骑兵也说不定。
眼见马超冲来,怒目圆睁,一声大吼,还没开战,那粗犷的嗓音便将战场的喧嚣给压了下去,丈八蛇矛一卷,带着一股回旋力道闪电般朝着马超刺过去。
铛的一声,马超势若奔雷的一枪便被张飞一矛荡开,双方错马而过的瞬间,都是一惊,张飞感受着手臂传来的酸麻感,调转马头看向马超,马超也同样调转马头看过来。
劲敌!
这是两人心中同时闪过的念头,当下各自抖擞精神,战在一处,马超枪如游龙,激斗间,走的都是刚猛霸道的路子,张飞力大无穷,手中那丈八蛇矛舞动起来也是狂猛无比,同样是刚猛霸道。
二人你来我往,不觉间已经打了上百回合,张飞和马超都有些气喘,各自分开,张飞扭头看去,荆州军的防线已经溃不成军,再这么下去,自己铁定被围,当下一指马超道:“今日战的不痛快,改日再战!”
说完,也不等马超回应,调转马头便跑。
嘿~
马超冷笑一声,谁跟你改日?兵不厌诈听过没?再说自己也不算诈,你还真当打仗是将领斗狠不成?
眼见张飞后方空门大露ꓹ 马超抓起一根投枪抖手便扔向张飞。
那边张飞没走多远就感觉不对,回头看时ꓹ 正看到马超拎投枪的一幕,连忙挥矛将那投枪拨开,咆哮道:“贼人安敢暗算!”
“此乃两军征战ꓹ 可非某与你切磋武艺,环眼贼ꓹ 受死吧!”马超咧嘴一笑,已经策马追上来。
张飞此时不敢跟马超继续打下去ꓹ 否则他就真得死在这里ꓹ 只能加快马速,继续向前冲,一名西凉骑兵迎面冲来,被张飞侧身躲过对方的骑枪,顺手一把抓住对方往身后扔去,同时右手长矛舞动间,不断将前方出现的拦路骑兵击退ꓹ 顺手的便如法炮制丢向身后。
我家的神獸農場
马超虽然想要追上趁此机会杀了此人,奈何周围都是自家骑兵ꓹ 这个时候反而阻碍了马超追击道路ꓹ 他不能跟张飞一般一路杀出去ꓹ 只能眼看着张飞纵横驰骋ꓹ 在人群中生受了两箭之后夺路狂奔而逃。
算你跑得快!
马超追击片刻后,没能追上张飞ꓹ 只能将怒火发泄在那些来不及逃走的荆州军身上ꓹ 将这些荆州军击溃之后ꓹ 让百姓自己选择继续往南走还是回归故里,路上自然有其他人安排护送和提供一些必要的饭食ꓹ 这些东西有人管,马超管不着,也不会,他宁愿再去找张飞打上几仗,那样还痛快一些。
“方才那环眼贼是何人?”击溃一支部队之后,马超才想起来,貌似自己还不知道那环眼贼叫什么,拉来一名荆州降兵道。
“此人名唤张飞,乃主……刘备结义兄弟,有万夫不当之勇。”那降兵战战兢兢的道。
万夫不当?
马超想了想,这张飞本事的确厉害,说是万夫不当也不为过,心中默默记下张飞的名字之后,带着人马继续前行,过了丹阳,往南便是一路坦途,关羽带着人马前来接应,才算将诸葛亮和张飞接回了江陵。
“孔明,怎的这般狼狈?”关羽看着诸葛亮和受伤的张飞,皱眉问道。
“唉~”诸葛亮叹了口气道:“贼势浩大,襄樊未能拦住,这江陵城恐怕也难保。”
“若江陵再失,这荆州可就都没了。”关羽皱眉道,之前已经将武陵、零陵许给了孙权,为的就是能够挡住明军,如今没能挡住,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我有一计,可破明军!”诸葛亮叹息一声道。
“此时江陵城中,皆为新军,莫说兵力不及对方,就算兵力相若,恐怕也难挡明军大势。”关羽闻言有些不信,荆州最精锐的兵马加上江东军都没能挡住陈默,现在只剩下一群刚刚征募来的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挡得住陈默大军。
“只要那陈默敢来江陵,自有计策对他!”诸葛亮犹豫片刻后,叹息道:“只是此计有伤天和,最好莫用,云长先待我去做几件事情。”
“何事?”
……
另一边,随着大半百姓被追回,荆州军退守江陵,陈默带着众将已然来到前线,开始对江陵一带地形做侦查,每战之前,必做好详细准备和勘察,这也是陈默作战的习惯,江陵城北,百里之外,陈默皱眉看着江陵一带的沙盘,默然不语。
超級經理
“王上,何故迟疑?”徐晃不解道。
“这沙盘做的不对,按照这几处山丘的高度,这地形并不符合地脉走势!”陈默指了指地形后,陈思道。
青春是顆痘 清水無琦
“有何干系?”几名将领不解道。
陈默摇了摇头:“我当亲自前往一观。”
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他只是觉得这沙盘和各处测量出来的数据有些不符合,不和谐,但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得亲自去看看。
“王上,再往南,便是荆州军地界,这……”徐晃有些担忧道。
“大军抵达此处后莫要轻动,如今的荆州军,只要有数百精锐相随,便是有些伏击,也困不住我等。”陈默摇了摇头,当下带着典韦、徐晃以及一干亲卫离营,前往江陵勘察地形。
江陵城外,如今已是一片死域,沿途乡庄,多已被迁走,放眼望去,但觉绿草茵茵,生机勃发却独不见人烟。
陈默一行人皆骑乘战马,却未曾发现江陵一带有丝毫斥候哨探,入目的皆为一片死寂。
“王上,那诸葛亮不会是撤走了吧?”徐晃皱眉道。
“非是撤走,这一片是留给我们的。”陈默走了一日,对这一带地形已有所了解,皱眉道。
“这是何意?”徐晃不解道。
“何意?”陈默看了看四周道:“沙盘的确做错了,这将领一带,地势相对低洼,只是这一带疆域广阔,而这低洼处也是循序渐进,是以制作沙盘的匠人们也难以察觉,但我军若真到此,敌军只需掘开汉水或是江水,再多的人马恐怕也要陷在此处。”
“诸葛亮未必会如此做吧……”徐晃听得头皮发麻,真来这么一下,不说全军覆没,但至少这次南下会因此而泡汤。
“如今荆州军已无力再与我军相抗,想要反败为胜,无非借水火之力,就算诸葛亮不愿,但现在想要赢我,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陈默摇头道:“况且,尔身为将军,怎能将希望寄放在敌人的仁慈之上?”
“末将无智!”徐晃闻言,连忙躬身道。
“不怪你,不过这是诸葛亮最后反败为胜的机会。”陈默摇了摇头道:“他只能如此做。”
“王上,若是如此,我等如何还能攻城?”徐晃皱眉道,现在连城都没办法靠近,还怎么攻城?
魔法不惟一
村花愛上我 江南無良
“将计就计,先派斥候探清敌军是否在四周引江河之水而来,而后派人夺取此地,先对方掘开堤口,倒灌江陵,届时我军乘舟船攻城!”陈默笑道。
这计策如果没有防备,的确能让人万劫不复,但有了防备之后,这种计策,反而会成为陈默手中的利器,他要借此机会,将刘备在江陵的根给撅了,南郡既下,陈默当初出征的目标也就达成了,而后看的就不是荆南,而是深入蜀地,与武义前后夹击刘备。
刘备跟刘璋反目的事情,陈默这边已经收到了消息,同时陈默也派出人游说刘璋,希望刘璋能够归降朝廷这边,只要武义能够把成都占据,保持剑门、绵竹、葭萌这些关卡不失,关中兵马可以源源不断的送进来,再加上荆州这边,若江陵被夺的话,刘备到时候就是两面受敌的处境,败亡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護花天師
作为刘备在南郡最后一块根基之地,江陵,陈默是志在必得的,掘水之计,不管诸葛亮发现没有,陈默都要用,而且以眼下诸葛亮的布置来看,陈默九成可以肯定诸葛亮是想用水攻之计阻挡自己南下,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当下,陈默率众回营,命马超等人派骑兵在沿江巡视,只要发现荆州军动工的迹象立刻来报。
至于为何陈默自己不去找合适的位置,那自然是为了省些事,毕竟诸葛亮在荆州待了这么多年,而且以诸葛亮的性格,地形的选择上绝对是最合适的,陈默自己去做,费时费力不说,而且也未必能找到比诸葛亮更合适的位置,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浪费心力?有诸葛亮帮自己,岂非更好。
为了迷惑诸葛亮,陈默让徐晃带领先锋兵马前往江陵搦战,同时马超、庞德两路骑兵互为左右的同时,暗中探查诸葛亮决堤之处,这般一连数日,陈默这边按兵不动,徐晃兵马虽然不多,但诸葛亮也不敢贸然出城,陈默这边逐步排查之后,也终于找到了诸葛亮暗中决堤之所,江陵之战,可比陈默想象中还要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