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蒸發5885億 騰訊迴應反壟斷指南:會與監管交流

兩天蒸發5885億 騰訊迴應反壟斷指南:會與監管交流

(原標題:兩天蒸發近6000億!騰訊迴應反壟斷指南:會花一些時間與監管交流)

恆大汽車生產基地試生產 恆馳量產進入倒計時

《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引發了市場對於互聯網平臺企業的擔憂,其中騰訊兩個交易日累計跌幅達11.49%,市值蒸發5885億元。


研究者稱首次在澳海域發現罕見大鰭魷魚

來源:Wind

11月12日,在騰訊發佈第三季度業績後的投資者電話會上,針對《反壟斷指南》,騰訊高管稱,會花一些時間與監管交流,以理解他們希望達成什麼。

業內人士指出,《反壟斷指南》對微信業務或有影響,而對遊戲、廣告、金融等業務影響料有限。也有機構研究員認爲或有互聯網企業近期業務會受到一定衝擊。

正與監管合作

中國信保前10月累計承保5648億美元

騰訊公司管理層在電話會議中稱,政府依舊非常支持互聯網科技行業,騰訊正與監管合作以確保符合文件要求。

對該文件及反壟斷監管的看法,騰訊表示,文件強調公平的市場環境、推動創新,以及所有相關方的利益均衡。這樣的法律法規並不是新鮮的事務,也並非中國獨有,隨着公司規模變大,對經濟的貢獻增加,更多的監管反映了這一情況,這不僅是在中國,在全球都是這樣。

如何引導孩子正確地宣泄情緒?家長需重視!

“政府依舊非常支持互聯網科技行業,特別是行業的創新發展,其目的是避免不當行爲,確保行業長期健康發展。”

“我們的平臺天然是開放的,我們和很多夥伴合作,我們聚焦在爲用戶提供很好的產品,而不是精打細算業務變現。我們因爲競爭變得更加強大,公司內部也會有很好的競爭機制。”騰訊表示,正與監管合作以確保符合文件要求。

女排聯賽張常寧19分江蘇3-0獲勝 京滬兩強均開門紅

談及《反壟斷指南》對騰訊業務板塊的影響,騰訊方面認爲,或將更聚焦在交易平臺上,對於遊戲、視頻等數字娛樂內容,可能並不是聚焦的重點。

對微信業務或有影響

近期,包括騰訊在內的互聯網企業因爲一份徵求意見稿而處在風口浪尖的位置。

11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發佈《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下稱《反壟斷指南》)。《反壟斷指南》對於平臺經濟所涉及的主體、相關市場、壟斷協議進行了界定,並規定了6類濫用市場支配行爲,包括不公平價格行爲(不公平的高價銷售或低價購買)、低於成本銷售、拒絕交易、限定交易(“二選一”、獨家交易等)、搭售/附加不合理交易條件 (捆綁銷售、搜索降權和流量限制等懲罰性措施等)、差別待遇(差異性交易價格和條件,如“殺熟”、購買力歧視等)。

該消息立即引起市場震動,多家互聯網企業股價暴跌。11月10日-11日兩個交易日,騰訊大跌11.49%、對應蒸發市值5885億元。

光大證券研報指出,平臺監管是政府一直醞釀的政策和規章,特別是數字經濟時代,線上體量越來越大,數字平臺或導致市場失靈的情況,指南具有重要的意義,按照不同企業和平臺經濟的發展和特點,把條例進行了細化,結合平臺經濟發展的特點針對性指定規則,爲未來解決行業的一些問題,奠定了基礎,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對於《反壟斷指南》對騰訊公司的實際影響,其認爲仍有待觀察。

疫苗變數多 歐洲央行押注新刺激計劃

中信證券則認爲,《反壟斷指南》對微信業務或有影響,而對遊戲、廣告、金融等業務影響料有限。《反壟斷指南》對騰訊的影響主要聚焦於是否存在拒絕交易的現象。根據 《反壟斷指南》條例中對於拒絕交易的認定標準(在平臺規則、算法、技術、流量分配等方面設置障礙,使交易相對人難以開展交易),微信此前分別封禁淘寶和抖音等競爭平臺分享鏈接的行爲可能被監管部門認定爲拒絕交易。


“隴上江南”橄欖綠

來源:微博

據媒體報道,2019年1月15日,王欣、張一鳴、羅永浩選擇在同一天分別發佈了“馬桶MT”、”多閃”和“聊天寶”,但隨即三款社交 App被指遭微信”封殺”。騰訊公關總監張軍迴應稱:“隨便做個什麼東西過來就叫挑戰什麼霸權。拿堆紅包出來騙用戶下載,留存,也好意思叫產品。”羅永浩對此也在微博進行“回懟”,“錯不錯可以探討,反正Windows他們家用MSN跟QQ競爭的時候,沒有封殺QQ。”

“我覺得短期會有衝擊,保不齊有公司被拉出來做典型。” 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研究員黃敏(化名)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反壟斷指南》實際執行可能需要後面看判例。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末,騰訊旗下閱文集團與作者因格式合同被曝“霸王條款”,部分網文作者發起“五五斷更節”,雙方矛盾公開化,引發社會熱議。

據媒體報道,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國家圖書館外文采編部主任顧犇提出,網文平臺的優勢和其推動網文繁榮發展的作用是不能被抹殺的,平臺出於商業運營需要,通過合同約定,從網文作者處取得一定期限的一部分著作權本無可厚非,但網文平臺作爲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強迫網文作者轉讓著作權法明確規定不能轉讓的署名權、修改權等人身權利,強迫作者簽署沒有期限限制的著作權轉讓合同,明顯屬於《反壟斷法》規定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爲。

顧犇建議進一步加強對網絡文學網站的監管,規範網文平臺經營行爲,進而推動網絡文學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