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ttl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扶蜀 鳳溪凰躍-第四百六十四章 攻守之勢異也閲讀-psyb3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两万余汉军于关平的鼓舞下背靠沔水,携着高昂的战意,以“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势挑战魏军大营。
魏大将军曹仁收到徐晃先行遣人送回的军报,得知了己方援军借助了冰层踏兵过河,即将便可对此处的荆州军主力发起围歼。
他深知,只待此战全歼关平聚拢决战的三万余水陆之士,那荆襄诸郡便旦夕可定,席卷八荒。
因为这三万余步骑以及水师规模便是荆州军最为精锐的士卒,曾是关羽坐镇荆州多年亲自调教而出的精锐之士,更是襄樊之战的主力军。
之后关平夺回湘东三郡全据了荆襄,但秉承着“兵不在多在于精”的原则下,虽有扩军镇守各方,但基本上还是维持了这三万水陆部众为主力,作为机动兵力随时可调度四方。
这也是曹仁虽粮道遭遇荆州军重点打击,却坚执要与关平决战,目的便是决议全歼荆州军主力而毕其功于一役,遂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荆襄诸郡。
只不过。
此刻的关平听闻徐晃部利用冰层踏兵过江以后,也亲率部众猛攻魏军主力。
由于曹仁一时并未料到关平会忽然发动总攻,面对着荆州军的强攻反而有些仓促接战。
两军再度交战!
两日间,汉军凭借强劲无比的气势连破魏军,五战五捷。
一时间,汉军上下军容气势越发之盛,攀至巅峰。
紧随着,关平决定不做歇息,携全军最强时刻的战力再度猛攻魏军主力。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此战直杀得昏天地暗,日月无光。
激战持续数个时辰后,魏军溃败了,各部只得于慌乱间向江夏撤离,丝毫没有了战心。
因为,汉军主将关平竟然亲率西凉骑士突入万军从中犹如无人之境,直取魏大将军曹仁并将之重伤。
若不是如此,魏军军心岂会瓦解如此之快?
五战五捷破魏军,汉军士气日益高涨,气势恢宏。
战后,整块厮杀之地陷入一片狼藉,硝烟弥漫、层层尸与血混杂交织于战场各处,仿佛连带着空气间都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般,远方的片片森林上方还隐约盘旋着一只只鸣叫的黑鹰正择机待人烟消散后便飞下去美美饱餐一顿。
而随后关平更是不顾士卒疲惫ꓹ 领全军将士折返奔往襄阳攻杀渡江的徐晃所部。
听闻曹仁已败走的军情,襄阳守将寇封亦是大惊ꓹ 他完全不敢想象关平是如何在短短两日间便率众以少胜多,五战五捷重创败走魏军的,但惊讶过后ꓹ 他也毫不犹豫地立即集结数千军众汇同主力一道直取魏军。
一番激战,军力几乎相差无几的情况下ꓹ 但汉军却是刚大破魏军主力的得胜之师,士气、战意空前强烈ꓹ 徐晃虽连连指挥军士列阵而迎ꓹ 但依然被杀得节节败退。
压根抵挡不住已经厮杀疯狂的荆州士卒。
当哨探疾驰狂奔而回禀明了己方主力已经败走的军情,徐晃忽是伸眼朝着荆州军阵望了望,瞧着阵势间隐约散发着浓烈的气场,心下已是心知肚明,如今主力已败,战机大失,若继续僵持下去ꓹ 恐怕反而会导致损失惨重!
针对此,徐晃又只得连夜率部重新踏冰过江ꓹ 随后于新野、樊城一线构造防御工事ꓹ 以防关平趁胜进军ꓹ 配合上庸邓艾部攻取南阳诸地以此来威胁京师洛阳。
三日间ꓹ 数战连续破曹仁、徐晃等魏营军中速将,荆州诸将一时间正是士气正浓之际ꓹ 襄阳府衙内ꓹ 诸将一致郑重拱手请战:“关将军。魏军新败ꓹ 现如今定是士气低迷之际,反观我军现将士们正值战意昂然之际ꓹ 应当立即杀过汉水北岸,夺取南阳,威胁伪魏京师。”
只不过。
瞧着诸将纷纷露着一脸的求战情绪,关平笑了笑,却是直言道:“魏固然遭受重创,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伪魏实力依然不可小觑之,现我军还不到北伐灭魏的时机也!”
一语而落,关平却是忽然话锋一转,面色陡然阴沉下来,厉声道:“但江东孙氏不除,我军东部将永无宁日也!”
“孙权,小人尔,连番背盟,勾结魏寇以图谋我荆襄千里之地,本将决议,全军休整三日,随后集结南下杀向江东,覆灭孙氏。”
一席话音吼罢,关平一拳重重砸在案几之上,那案桌竟是发出“吱吱”之声,轻微摇晃了起来。
诸将见状,遂也所见关平此次灭吴之决心。
此次,关平并未打算继续接受孙氏的和解,他要倾尽全力调集荆襄水陆之众东向江东一举灭掉孙氏的统治。
他已经受够了孙权的连番左右逢源。
若再不征伐江东实现南北对峙,天下二分,己方将没有余力全心全意北伐。
網遊-追逐夢想 弧光
正好现阶段便是灭吴的契机。
因为随着孙权向魏帝曹丕称臣,接受了吴王加九锡的荣誉,那便给了汉军讨伐的理由。
……
三日时间一闪而逝。
汉建兴元年,十一月下旬。
关平亲率众五战五捷连破曹仁、徐晃等魏军主力后,并于襄阳征集全州精锐南下,东进江东征伐孙氏统治。
此次,征伐旗号乃是以孙权为魏国余孽为由,关平动用了大军三万余众,其间步军万余,水师两万,战船若干,浩浩荡荡地奔行于长江之上,向重镇夏口水域而去。
豪門絕戀 洛瑜
女狀元
末世獵魔場 深海碧璽
侧翼方面,关平也继续命沙摩柯等将继续强攻交趾数郡,以图迅速消灭从士家手中夺权了交州支配权的全琮所部吴军士卒。
然后又分遣驻军南海郡的将军费诗率众北进,攻击江东南部建安、临海等郡,直逼重镇会籍。
陡然之间,局势大变,荆州军连续破吴军、魏军主力随即大举东征,攻守之势瞬息间转变。
天下间震动。
魏国朝野更是一片哗然。
因为,魏大将军曹仁举十余万众征伐荆襄,竟然被大败而归,而本人更是身受重创,生死不知。
夏口。
临时王府。
孽愛浮沈:杠上雙面男友 閱浮生
孙权此刻正居于主位上正襟危坐着,但怒容、惊惧,无力不由充斥于面庞上,面前的案桌上摆放着这两日以来从各地送来的军报。
遣徐盛领众从夏口渡长江沿下游直逼柴桑,意欲夺回柴桑,驱逐侵入后方重镇的陈式所部,但已经过去数日并未有丝毫的捷报传回。
禦繁華 無處可逃
但接下来的一事却接过一事的连连发生着,仿佛一块大石头踹在了孙权胸口般而喘不过气来。
半傻瘋妃
荆州军偏师从交州以东侵略建安,临海各郡连战连捷,进展极为顺利,迅速逼近了会籍重镇山阴城下,现吕岱、贺齐正在奋力抵挡。
局势由此陷入僵局。
更遭的却是,关平亲统水陆三万余众沿夏口奔来,意欲席卷江东。
纵然如此,可孙权如今除了唉声叹气以外,却并无阻止荆州军动兵的实力。
武魂 看月亮的帥哥
他本是举十万余众并与魏军合力,信誓旦旦进军荆襄,本以为可旦夕可定大局,却未料到竟然遭受了洞庭湖大败,军力大损,精锐几乎丧失。
现不过还存着数万残兵败将,可又如何能与魏军主力血战一场的得胜之师相提并论?
王府内此刻更是寂静无声,堂下臣属亦是无人献策。
良久,陆逊左顾右盼瞧着诸人无言,顿了顿,不由面露严肃之色,沉声道:“吴王。现关平举得胜之师伐我,士气亦是正值旺盛之间,我军断然不能力敌之!”
“逊建议,当沉舟江面阻隔通往夏口城的水路以为防线拖住荆州军脚步,迟缓他们进攻,随后遣使立即赶赴洛阳觐见魏帝曹丕说以利害,请求其遣淮南、江都之众来援,助我军抗衡荆州军。”
一时之间,陆逊面色不变,提议着对策。
此话落罢。
另一侧的左将军诸葛瑾也忽是起身,拱手郑重道:“吴王。现下我军损失惨重因不宜再战,臣恳请吴王能以大局为重姑丧失一些颜面,遣臣前往成都面见臣的二弟说以利害,重修汉、吴联盟,令关平罢兵言和,如此吴王方才有喘息之机,抓紧时间休养生息。”
这一席话音刚落,孙权面上便剧烈涌动着,好似怒意在节节攀升,拳掌紧握,嘶吼着:“贼子关平步步紧逼,如此欺人太甚,难道还要孤低声下气前去请和吗?”
话落,孙权负气难收,竟是直拔从旁剑鞘宝剑,一剑砍下案几左下一角。
一时,诸葛瑾吓了一跳。
只是,他连忙起身跪倒于地,拱手道:“还望吴王能忍辱负重,以大局为重也,护住江东基业方为良策……”
此话露下,此刻堂下其余诸人也纷纷起身跪地请求着:“还望吴王以大局为重!”
一时间,面对着诸臣的劝诫,孙权蹂了蹂额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寻思半响,遥想着曾经的自己举十万余众西进荆襄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可现在又是何等的落魄。
竟然到了舍弃颜面去请和的地步。
基于此,孙权重重苦笑一声,但细细深思一番,诸葛瑾之言的确是为大局着想,良久,他无奈地挥手道:“子瑜,你下去准备一番便准备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