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may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 冼青竹-第五百零九章 醫者之殤展示-u8l3s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成都城外草庐,这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却是住着当今世上医术排在前两位的两大神医。
可今日的草庐跟往日的安静祥和完全不一样,驻扎在附近的一屯白毦兵是拔刀在手警惕的看向四周。
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种浓烈的杀伐之意,可这份血腥的杀伐却又掩盖不住那一股发自所有人内心深处的哀切……
刘禅心下着急速度自然是比平日快了许多,马不停蹄的带着刘水便赶到了草庐之前。
史上第一女掌門
第一眼,刘禅就看到了这些在警惕的白毦兵护卫,心里顿时一紧,那种不安的感觉是越发的强烈起来。
叔途同婚 愛笑的小魔王
而当他第二眼看到草庐院墙上那一抹白色之后,整个人是猛地一顿,脸色瞬间苍白无血,二话没说便是快步跑进了院中,失礼了连门都没敲便是闯了进去!
“咣当!”
坚实的木门被刘禅一把撞开狠狠的弹在了墙上,可这种时候根本就没有人会在乎这点小事。
刘禅进屋入眼一看,便是那身着灰布衣袍,上面还有零星半点补丁的老人,静静的躺在榻上一动也不动的样子……
“这……这这这……”
就算是心中不安的感觉已经快要顶到了嗓子眼,哪怕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猜测。
可是当亲眼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刘禅依旧是震惊到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呆愣的状态当中,双眼瞪大满满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往常笑声朗朗性子温和,总是称呼自己小友的华老爷子,就这样静静的闭上双眼躺在那里。
这一幕是那么的安静,是那么的平和,可刘禅的心里却是一片翻江倒海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货真价实摆在自己眼前的……
乱世当中人命并不值钱,刘禅大大小小也参与了不少的战事,对于生死之间其实早就看的十分平淡了。
但在今日,刘禅发现自己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他自以为的看淡,那只不过是因为死去的人自己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交情并不深罢了。
甚至还有可能刘禅连死去的那人姓甚名谁都不甚清楚,心里又怎么可能会因此而难过呢。
一个毫不相识丝毫无关的人丢掉了性命,初时刘禅只会是因为不适应,后来等到习惯了以后,对于士卒的牺牲对于陌生的死亡,便也就不那么当一回事了。
心中波澜不惊,也许就是泛起点点涟漪,但也仅仅就止于此了……
可今时今日,此时此刻的刘禅,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对生死之事看的那么开。
尤其是当华老爷子就那样静静的躺在自己面前,没有一丝出气进气的状态时ꓹ 刘禅竟是觉得心是那么的痛,眼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了似的。
这种感觉好像是叫做悲伤ꓹ 也可以称之为哀切,但不论是那一个,对于现在的刘禅而言ꓹ 都不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生生死死世事难料,谁也没有办法预见自己的死亡ꓹ 正如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刘禅拧紧了眉头没有让泪水滴落下来,他早就已经过了流泪的年纪。
现在的刘禅宁可流血也不应该流泪ꓹ 老爹不需要一个软弱的继承人ꓹ 大汉的未来更不可能交给一个怯懦之人的手中。
可刘禅越是离着老爷子越近,他的脚步便是越发的沉重,眼中的泪水也是越发的难以止住。
“呼……”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刘禅飞快的抬起袖摆擦掉了眼中即将落下的泪珠。
来到榻前轻声道:“老爷子是什么时候去的……”
大明名相徐階傳
機甲武聖 暖霄
“今日酉时正……”
坐在一旁的张机沉声应道。
这位往日里最为严肃一丝不苟的老先生,现在也是发髻纷乱衣着散乱,跟往常的形象大相径庭,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给人慢慢颓废的感觉!
张机当初因为华佗的推荐ꓹ 被魏延从交州给重新请到了荆州。
也正是那个时候起,这两位建安年间最有名的神医才有了真正的第一次面对面接触。
而二者之间的深厚友谊ꓹ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ꓹ 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华佗张机ꓹ 张机华佗。
这两人原本并没有什么交集ꓹ 全因刘禅的出现才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而这不仅没有什么坏的影响,反而还使得两位神医在一起可以互相探讨钻研医术中更深奥的道理ꓹ 印证对方所学的同时自然也能够极大的增长自己的医术。
互惠互利的事情ꓹ 更加之走到两位老先生这个程度ꓹ 想要找个有共同话题的伙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谁也未曾料想ꓹ 今日竟然是华佗华老爷子离开人世的时候,谁也不曾想过这在之前是一点点先兆都没有,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发生了……
刘禅心中不甘,他觉得老爷子这等人物恩惠世人,怎么说也应该长命百岁才是,不应该就这样说没就没了啊!
“仲景先生,华老爷子可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亦或者早年旧疾复发?若不然怎么会如此突兀的就……就这样了呢?”
刘禅的语气中满满都是不敢置信,可偏偏低着头的张机却又击碎了他所有的不甘。
此情,逾期不候 墨笙
“元化兄长身体无病,无灾,无旧疾隐患……”
沉重的话语是最真实的答案。
可偏偏这份答案却是在场所有人都不愿意去相信的,因为这份真实的答案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众人,华佗的死就是寿终正寝天明已终!
而听到张机的回答,刘禅脸上尽是痛苦的表情,狰狞着好似不愿意相信,可他心里实际上早就已经知道,这就是唯一正确的答案无疑……
“啊……!”
一声怒吼之后,刘禅跑到了屋外站在院中默然无语。
四周是那些还在警惕的白毦兵们,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无形的紧张氛围,但此时此刻的悲伤哀切得气氛却又是沉重了一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刘禅不是接受不了死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只是一时还无法习惯,习惯一个很熟悉很亲近的人,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突然从人世间离去的这种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