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9je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ptt-第一千七百六十章:斯克提斯的夜晚(一)相伴-7z8cr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翼刃和白色面具都找到了,沃金仔细检查一番,只是两件普通的艺术品,没有丝毫魔法波动。
若是一般的冒险者,一定会带回去给藏卷人瑞沙德,然后听候调遣。
但沃金并非普通冒险者,身为暗矛氏族的领袖,他的思想不同于常人。
“不能把东西带回去。”沃金头脑异常清晰:“按照对方的要求行事,最终会落入对手的陷阱,这点小把戏可骗不了我。”
格里伏塔诧异的问道:“不带回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线索断了,如何寻找安苏之眼?”
“成大事者,最重要的是格局。”沃金笑吟吟望着凯恩.血蹄:“牛头人酋长,你有什么建议?”
凯恩冷冷一笑:“回去,把藏卷人瑞沙德狠狠打一顿,然后逼问出安苏之眼的下落。”
“是个好法子,只是太危险了,若是鸦人们一拥而上,我们该怎么办?”
沃金瞧了瞧四周无人,拿出七个小瓶递给格里伏塔和凯恩,压低声音道:
“一路上我注意到,城内一共有七口水井,这是暗矛氏族的巫毒,见血封喉,你们将巫毒洒入水井内,不出半日,斯克提斯尸横遍野,到时候还不任凭我们揉搓。”
凯恩点了点头,咧嘴一笑:“很好的法子,不愧为沃金,佩服佩服。”
“不,不,绝对不行,你们不能这么做。”格里伏塔吓得脸都白了:
“何等可怕的举动,你们比军团的恶魔还要可怕,为何我要与你们同行。”
沃金很不高兴的看着格里伏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想要夺得安苏之眼,这是最好的法子。格里伏塔,你若是不愿意做,就老老实实留在这里ꓹ 若是敢破坏我们的计划,你也甭想回到沙塔斯城了ꓹ 即使你是赞达拉帝国的皇族,也难逃救世主大人的追杀。”
格里伏塔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斯克提斯虽说是贫民窟ꓹ 废墟,生活在这里的鸦人贫苦潦倒ꓹ 却带给了格里伏塔美好的回忆。
鸦人的友好,善良ꓹ 帮助格里伏塔度过最艰难的一段日子。
经管如此ꓹ 格里伏塔没有胆量与救世主为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沃金和凯恩暗中投毒。
“你们会得到报应的。”格里伏塔欲哭无泪。
沃金的巫毒非常厉害,太阳还没有落山,斯克提斯到处都是鸦人的哭声,一具具尸体从简陋的木屋内抬出来。
暗矛巫毒来自艾泽拉斯世界,鸦人们从未见过,检测了井水ꓹ 却无法找出巫毒。
未知原因的死亡,使得鸦人们如临末日ꓹ 不断的向他们的神灵安苏和鲁克玛祈祷。
“一群无用的废物ꓹ 只会向神灵祈祷寻求心理安慰。”
沃金冷冷的笑着:“明天一早ꓹ 斯克提斯剩不下几个鸦人ꓹ 到时候我们对死者施展招魂术寻找安苏之眼,没有任何难度。”
夜幕降临ꓹ 沃金和凯恩占据了一间坚固的石屋ꓹ 格里伏塔不情愿的坐在门槛上。
異界之罪皇 鏗鏘行
突然ꓹ 一股诡异的感觉袭来,一瞬间ꓹ 空中充斥着大量的暗影能量,沃金大叫一声不好。
难以抗拒的睡意袭来,凯恩已经响起了鼾声,格里伏塔一头栽倒在地上。
只剩下沃金极力挣扎,可惜抵抗是徒劳的,也进入了梦乡。
仅仅沉睡了片刻,沃金第一个从睡梦中醒来。
一阵阵火光从门外传来,沃金惊讶的望着石屋。
原本陈设简单的石屋,竟然变得得豪华奢侈。
桌子上,精致的金灯台闪烁着火光,照亮了一件件精美的器具,镶嵌着亮闪闪的宝石,好多宝石沃金都没见过。
“发生了什么事?”沃金莫名其妙,拿出怀表看了一眼,确信自己只睡了片刻。
探陵計劃
片刻之间,竟然是沧海桑田。
打开窗户,沃金发现那些火光是美丽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城市。
一座座高大精美的建筑,鳞次栉比,有着鲜明的鸦人风格,大气而又端庄。
狼性總裁的頭號夫人 海棠花涼
“这还是那个废墟般的斯克提斯么?”沃金用力揉了揉眼睛。
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鸦人们身着精美的服饰,穿金戴银,互相友好的问候着,充满了欢声笑语。
不远的广场上,鸦人少女载歌载舞,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
紅袍 死亡軍刀
沃金再次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是清醒的。
他并未忘记巫毒的奇效,原本尸横遍野的斯克提斯,死人竟然全都活了过来。
凯恩和格里伏塔先后醒来,看着四周的变化,凯恩非常确定道:
“幻术,这一定是幻术,我们被迷惑了。”
沃金转头望向格里伏塔:“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格里伏塔同样莫名其妙,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在这里住了大半年,从未见过这种情形。”
重生之首席拍賣師
沃金眼珠滴溜溜直转,眼前的一切太过震撼,一时间思绪万千,头绪全无。
一队身着精致铠甲的鸦人卫兵沿着大街走来,停在沃金三人的门口。
军官模样的鸦人敲门,卷起翅膀行了个礼:“三位贵客,大王有请。”
“那位大王?”凯恩脱口问道,太没礼貌了,沃金狠狠瞪了他一眼。
“抱歉,是我没有说明。”军官客气的说道:“斯克提斯的缔造者,为无数流浪鸦人提供庇护,尊敬的泰罗克大帝有请。”
听到这个鸦人族群显赫的名字,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利爪之王泰罗克,这位传奇般的鸦人君王,早已经成为了历史。
难道他从死亡中归来,再次回到了斯克提斯?
“装神弄鬼,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暗中搞鬼。”
沃金暗暗下定了决心,抬起手道:“前面带路。”
跟随着卫兵,穿过宽阔的街道,一路上,川流不息的鸦人们友好的向三位外来者打招呼。
城市的最中央耸立着一棵参天巨树。
古老的鸦人曾经在巨树上建造鸦巢,这一传统被很好的保存下来。
巨树的三根最粗壮的枝丫,承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整个宫殿由精金打造而成,一共有七层,说不尽得华贵精美,夜幕下金光灿灿。
露台上,大群披着轻纱的鸦人女子走来走去,偶尔掩嘴一笑,风情万种。
“这是塞泰克宫殿,三位贵客,请。”
鸦人军官吩咐了一声,卫兵们拿出一张巨型毛毯,请三位贵客盘腿而坐。
卫兵各自拽着毛毯的边缘,展开翅膀,载着三人飞向塞泰克宫殿。
门口,早有衣着华丽的鸦人贵族等候多时,带着礼节性的微笑:
“三位贵客一路辛苦,泰罗克大帝备下了晚宴,还请三位赏脸。”
沃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鸦人贵族淡淡一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