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1l4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這靈氣要命笔趣-第762章 靈鍾展示-vnkub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
一行人离开黑色石碑空间,陈克的手里,突然多出来两颗小钻石,那是已经被吸收的神心碎片,从绿色变成了白色。
与此同时,他的新能力解锁了,时间暂停领域的范围更大,而且加入了时间回溯和时间吸收的能力。
他现在还不清楚这两个新能力究竟有什么用处,等出了幻梦中枢后再找机会试试。
陈克用手机拍下石碑上面的纹路,寻思着得找个专家来翻译翻译,他最先求助王艾琳,但对方表示无可奈何。
人类学习的方式在几百万年间从未改变过,无论是人猿时代、智人时代还是古代和现代,人类社会知识的传承,无非是口耳相传和文字记录,当知识量越来越庞杂,单个个体无法承载时,就分门别类,术业专攻。
王艾琳不是语言和历史的专家,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哪怕她智商再高,想搞这个也是得从头开始。
突然间,陈克想到了劳拉,那个在坚韧号上相遇的女子,由于陈克曾回到过去改变了时间线,海上那档子事在劳拉的认知中等于是没发生过。
不过他还是在后来联系到了劳拉,并且把1888年朗敦发现的奇怪符号寄给了她,让她帮忙搞研究,这么一晃……大半年都过去了……
“不知道劳拉还记不记得我,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陈克也拿不准。
所有人都回到了2010年的机遇城,这里的天空血红一片,已经没有白昼和黑夜的区别,高悬着的红色球体说不清是月亮还是太阳,这种景象让徐静很是吃惊,卢西娜和戴安娜也一头雾水。
“这里发生了什么?你可别说是你搞的。”卢西娜问道。
“还记得凌语痕吗?”陈克反问。
“你没弄死她?”戴安娜皱眉道。
“她跑了,这个世界已经被模因感染,全球的人都默认了她族群的存在。”陈克道。
超級位面種植空間 沒事就樂樂有事就笑笑
“听起来是一次张衡级的灭世事件……陈克,这些日子里,你都做了什么?”徐静质疑。
“我什么都没做ꓹ 而且比起这个,我更加关心你们的安全。索尔现在可能正在满世界找我ꓹ 或许会波及到你们,所以我觉得你们是不是呆在我的领域里要更好。”陈克摊摊手。
“我曾让你保护我的安危,但我没想过要被关进一个神秘的空间里ꓹ 我能为所有人安排房间,大家住在一起就好了ꓹ 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你也不会没时间做出反应。”李墨阳拍了拍陈克的肩膀。
逆襲豪門:首席夫人別想逃
“听上去他很有钱的样子?”王艾琳悄悄问戴安娜。
“他穷的只剩下钱了。”戴安娜小声回答。
“我觉得你过于乐观了……索尔是个神祗ꓹ 他出现的时候ꓹ 我没办法开门,他有一种电气磁场,能封闭住传送门之类的能力。”陈克摇摇头。
史莱莉也附和,道:“斯露德也用过这招,她就像是个行走的屏蔽装置。”
说完,史莱莉看了看徐静,徐静没理她。
“我不能放弃我的研究ꓹ 这是我愿意承担的代价,陈克ꓹ 如果我会死ꓹ 那就是我的命运。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李墨阳道。
“躲在那个小宿舍里会很安全ꓹ 但是……你那里没水ꓹ 没电,没wifi……除了你ꓹ 没人能开门ꓹ 与其说是保护ꓹ 不如说是囚禁。”戴安娜也不想呆在幻梦中枢里,王艾琳更不用说了ꓹ 她反倒是更加期待索尔立刻找到他们……
“我要跟你在一起,哪怕被雷神揍死,我也不想一个人躲在那里头。”卢西娜也不想。
醫女傾城:妖帝,榻上請 木嘁嘁
“你告诉我,那个世界是假的,现在我想看看真实的东西,所以别以为我会呆在里面。”徐静也摇头。
史莱莉笑而不语,肯定也是不想再进去了,而帕克始终处于懵逼状态,迷茫的看着所有人。
陈克扶了扶额头,道:“你们都不怕死么?”
“就像你说的,陈克,这命运选择了我们。”李墨阳笑道。
“如果收集齐六颗神心碎片,能为这个世界,还有注定毁灭的未来,带来些许不同,那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搞快点,而不是躲起来。”戴安娜此时道。
陈克点头,戴安娜说的很有道理,他没办法反驳。再加上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变,索尔的关注点应该停留在2137年,而不是这里。
微臣 公子歡喜
“那就尽量藏好你们自己,处事低调一些。”陈克叮嘱。
接下来几天,李墨阳安排起众人的住所,陈克则抽空给劳拉发了一封邮件,在安顿之余等待着回信。
李墨阳不知何时在机遇城郊野投资建立了一家工厂,在那半年的空窗期,趁着全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在血色天空的机会,他保持清醒,趁虚而入,介入到合众联邦灵能原材料加工领域。
而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生意,另一方面,是掩盖他打造盔甲的计划,李墨阳把自己全套的盔甲研发车间搬到了这家工厂的下面。
妾上無妻
而他们这波人,也都住在城郊的工人宿舍之中。几个人分散开来,住在不同的区域和楼栋里,陈克可以通过自己的幻梦中枢,随意瞬移到各个同伴的房间。
虽然李墨阳不说,但陈克也看得出来,他的财团情况没有过去那么好,世界发生异变之后,冒出来一大堆邪教组织,世界各国政府都在费劲心力的去对付这些神棍,而一些小国家,甚至都无法应对反智的浪潮和神棍的学说,爆发了宗教危机。
这也间接的影响到了全世界的经济和商业活动,南亚和南美一些中等国家政府宣告破产,还有一些小国直接解体,打起了内战。
陈克在这段时间试图找过凌语痕,但在机遇城根本没有她的痕迹,说不定,她已经离开了合众联邦,去世界其他地方为自己的血族开疆辟土。
而劳拉也始终没有回信,这让陈克有些急。
坐着等也不是办法,陈克通过电邮地址,配合一些不光彩的方法找到了她的ip地址,并调查出她的住所,当然,这里头也有李墨阳的协助。
劳拉是英格拉姆人,住在朗敦,这又是一次跨国的飞行,李墨阳安排了私人飞机,能够让陈克速去速回。
这一次行程他谁都没带,孤身一人前往,在朗敦降落后,又坐了一天的车,才来到劳拉的居所,居然是一栋气派,但已废弃很久的庄园……
这位劳拉,也是个有钱人。
然而这庄园却什么人都没有,陈克翻越大门,进入庄园内部,在空荡荡的大厅和走道里转悠,闻到了一股腐臭味。
终于,在三楼的书房,陈克找到了劳拉,那间房的墙壁上用血写满了神秘的文字,劳拉没有穿衣服,肉体上用小刀雕满了和墙壁上相同的文字,已经死去许久……
極道魔尊 十月七
雙重生之逃離 塵世之殤
陈克蹲在她的尸体旁,地板上的血渍已经干涸,破旧的记事本躺在尸体旁边,陈克捡起来,翻开看了看,一张照片滑落出来。
那是陈克在1888年拍给劳拉的照片,小杰克在地下画下的神秘印记。
笔记本里头记载了劳拉这段时间以来的研究,她试图从之前的经历和古代文字反推这些印记符号的起源和由来,陈克翻阅着,惊讶于劳拉的经历之多,之神奇,简直不输于他穿越之后遇到得这些事情。
在笔记本的最后,劳拉留下了一段模糊的记录:
“灵钟将被敲响……那是穿越真实和不真实的韵律,能够让梦中的余音降临到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