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za熱門連載小說 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愛下-第572章 光月家的家臣相伴-zbvpr

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小說推薦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佐乌,侠客团居住区,鲸鱼树中。
震天 孤夜殘寒
路飞就那样,无论对手是谁,也不考虑实力差距等因素,就四个字,干就完了。
辰奇这家伙也是,一听说有战斗,就跟路飞见了肉、山治见了美女、索隆见了剑客一样。
乌索普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货,冲着他们大喝道:“不要说得那么轻巧啊!一直以来都以为是遥远未来的事情我听的都不怎么认真,突然就变成要直面迎战了,我吓的都不行了!”
猫蝮蛇道:“不过确实没有必要去抢历史正文,就像做拓片那样,一般的做法是收集拓本,哪有人会去四处收集这种笨重的石头?”
一听这个,乌索普将握住右拳砸在左手手掌上:“搜嘎(原来如此),那就悄悄的潜入,把拓片弄到手,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去拉夫德鲁,你就能当上海贼王了!”
而对于此,路飞摆出了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
看到他那样乌索普上去就揪他的脸:“你小子有什么不满意的?什么叫像个男人一样啊?你一定要发动战争吗?”
猫蝮蛇道:“话说回来,你个个人安危更需要引人注意啊,妮可罗宾。现在世界上有些对空白一百年历史感兴趣的人手上都有好几张拓片,但是谁也无法解读其中的奥秘,一旦这些人想搞清楚其中的含义,这帮大人物就会前来抓捕你的!”
一听这个,大家齐声道:“哎?要来抓罗宾吗?”
罗宾却微笑起来:“我不怕,毕竟有这么多强大的伙伴在身边保护着我啊!”
路飞居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喂喂,居然这么直白地夸我强,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放心吧,不管来什么,我都会通通把他们揍飞的!”
乔巴小脸更是通红:“就,就算你这样夸奖我,我也——”
娜美居然也燃起了斗志:“休想碰罗宾一根手指头,敢碰我家罗宾的话,我就把他们的小命还有金银财宝统统抢走!”
重生彪悍軍嫂來襲 孟萱
辰奇笑着喃喃道:“这帮家伙,真是的。”
听到大家的话,猫蝮蛇发出豪爽的大笑声:“喵哈哈哈哈!果然是一帮可靠的伙伴啊!”
罗宾则反问道:“话说回来,你们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关于历史正文的来龙去脉呢?”
黑道(下)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要从我等的主公光月御田大人开始对石头感兴趣讲起。也就是说,”猫蝮蛇接着说着,却看看犬岚道,“啊,老子能把这些告诉他们吗?老狗?”
这时,桃之助却说话了:“吾等对草帽一伙儿无需遮遮掩掩的,但说无妨!”
看到他的样子,路飞顿时就不爽了,上去就戳他的脸:“什么但说无妨啊?你小子又摆上架子了吧?”
桃之助则大声呵斥道:“吾原本就身份尊贵,必须如此,你这无礼之徒!”
猫蝮蛇解释:“和之国的光月家族其实是世世代代进行采石开矿进行加工的石匠一族,时至今日仍是有着高超技术能力的!”
“石匠?”
猫蝮蛇:“是的,而由光月一族在距今八百年前亲手制造出来的不灭之书,那便是历史正文了。”
“哎哎哎?!!”
就连罗宾都感到有些惊讶:“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历史正文原来是出自光月一族之手?”
路飞又不爽了,指着桃之助道:“那些罗宾一直寻找的石头,是你做的?”
桃之助:“并非出自在下之手,是很久之前先祖们做的!”
路飞又看看锦卫门他们:“既然如此,你们知道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吗?”
如果他们知道的话,那估计就可以直接问出【拉夫德鲁】的位置了。
勘十郎叹了口气:“内容并未流传下来。”
锦卫门表示遗憾:“我等只知读取石头上的文本可知真相。”
雷藏道:“被传承下来的只有古代文字的写读之法而已。不幸的是,在传授于桃之助殿下之前,读写之法便在光月御田大人一代失传了。”
弗兰奇道:“失传?也就是说,桃之助的父亲——”
提到这儿,锦卫门居然留下了眼泪:“没错,御田大人,御田大人他被处死了!是被和之国的将军和百兽凯多所害!”
“凯多?”
雷藏顿时哭的稀里哗啦的:“他正是为了守护我们这些家臣的性命,才英勇就义、从容赴死的!”
勘十郎也低下了头:“四皇凯多的百兽海贼团如今正驻扎在和之国!”
辰奇故意问道:“如果不想说的话你们可以拒绝回答,但我们要问的是你们主公是为什么被处死的?这跟你们被追杀有什么关系吗?”
俠行星際
锦卫门头低的很低:“不错,阁下果然明察秋毫,要说罪行那可是滔天大罪,凯多打算从吾等口中挖出一条情报,前代大明光月御田大人他,曾经和海贼王哥尔·D·罗杰一同抵达最终之岛拉夫德鲁,他是知晓世界的秘密之人!”
逼嫁:代嫁醜妃 梧桐葉
“哎?!!”路飞首先站了起来,表情惊讶,“桃桃的爸爸,跟罗杰去过拉夫德鲁?你爸爸曾经是海贼王的船员?!”
桃之助擦着眼泪,微微点头。
辰奇道:“原来是这样吗?为了从你们这些部下口中问出【拉夫德鲁】的位置,与凯多勾结的多弗朗明哥和凯撒等人,才想方设法抓捕你们。”
锦卫门也擦擦眼睛:“正是如此,但御田大人他并没有打算让我等背负这个秘密,我等至今对此一无所知!”
勘十郎接茬儿道:“不错,即便真的知道,也绝不可能透露半个字!但不管我等知与不知,追兵却从未间断,既然如此我等也只有面对,那便是奋起抗争了!光月大人只留下一句话,那就是打开和之国!”
“嗯?”
庶子奪唐 江謹言
雷藏道:“我等本应该以身保护主公,不曾想吾等性命反倒被君主所救!身背此等屈辱,我等唯一要做的唯有拼上性命去打成主公的遗愿!那就是打倒和之国的将军!”
锦卫门也激动起来:“没错!此乃我等之志愿!如今的和之国在将军与凯多的联手下几乎已经被完全压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