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12o好看的都市言情 初唐求生討論-第596章永鎮遼東?讀書-fejy4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吴欢和虬髯客不再是仇人关系,也不是朋友关系,两人已经成为国与国关系。国与国就要抛弃好恶,讲究的是利益和有来有往的平等对待。
血吟烙胤 血吟
吴欢对待国家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图虚名,什么万国来朝,什么泱泱大国,他知道这些都是虚名。他追求的是利益,贸易和合作上的利益!
3千多支象牙,换算成钱的话怎么要几十万贯。几百支散弹枪,1千枚手榴弹自然不够这个数量,但想到前面赠送的武器,也能拉平。
不过,那是吴欢赠送的,吴欢自然不会把那些武器算进去,人情还是让虬髯客欠着的好。
吴欢知道金耳国的日子不好过,特别是金耳国处于孟加拉的潮湿地带,瘟疫横行。到现在虬髯客的军队没有因为瘟疫而垮掉,这是非常的运气。
他决定派出200个军医,还有大批的药品,其中就由云南白药和青霉素。
且試天下 傾泠月
当然这些举动他是有私心的,因为军医最好的学校是战场,各种各样的战场。这热带的战场,提升军医的技术,又是免费的试药,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派出医疗队是前期,如果事情顺利,还可以让军队去试验新武器。
看过武器试验的来吴国使者来说!散弹枪和手榴弹都是他一辈子没有见过的犀利武器,自然非常的开心。
后面有知道吴欢派了200个军医,一大批医药,这更是了不得,因为他们没有出山东的时候,就听到吴欢的伤兵营有神医坐镇,个个医术高超。
现在军营里受伤重的,为少受苦,都自裁了。受伤轻的硬抗,扛的过就扛,扛不过就死。这些军医和医药抵达金耳城,这金耳城的军民该多高兴?
李渊手到柴绍的600里加急,他看到柴绍的奏折,这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自己的四儿子彻底没有了,连个凭吊的地方都没有。
校花的超級保鏢 一杯不倒
吴欢给的东西还要等3年后,看看东西是多,又是1千万斤的钢铁厂,又是枪炮,子弹厂,又是机械厂,纸厂,印刷厂的,还有可能改变天下的沈阳5年小学课文和老师。
限制級特工_3
只是这时间太长了,3年,3年后会怎么样?谁知道?沈阳的日益壮大,3年后挥兵南下呢?
不过他也知道吴欢怕自己会对沈阳用兵,现在的吴欢一切都是新立,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自己虽然打不过,却可以让沈阳停止发展。
李渊想到这里,突然想到如果联合突厥一起对沈阳下手会怎么样?然而他很快就摇头,如果突厥得了火炮,那么,长城也好,大城也罢,他们想打就打,想攻就攻,自己再无力气抵抗。
现在的局势好像三国一样,只能互相掣肘,只能弱弱联合,才能抵抗强者。现在大唐大乱初定,而沈阳也是新立,应该相扶而行。
只是3年太迟了,自己多付点代价,提早1年,或者2年也好。付出什么代价?自己有什么筹码让吴欢让步。他也意识到玉玺和索取宝物做的非常不妥,要修复和沈阳的裂痕。
李渊想到这里,招来李建成,李世民,裴寂,裴世矩,封德彝和刚被弹劾造反回朝的李孝恭。
李渊把柴绍的奏折递给李建成,李建成看了之后,又递给李世民,最后传到封德彝手上。封德彝看完之后,李渊问道:“你们怎么看?”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说话。李渊见没有回答,说道:“这里除了我和裴监,封爱卿没有去过沈阳,你们都去过。你们先说怎么看!”
李建成说道:“这是好事!这些技术我当初也索要过,可惜被拒绝了。”
李世民也说道:“是的!当初孩儿也索要过,被拒绝了。”
他当然不敢说自己当皇帝,吴欢会把所有技术给他的话。
李渊点点头说道:“这是真是给嗣昌的面子?”
裴世矩摇摇头说道:“皇上,这未必是给霍国公的面子。我看燕郡王是在示弱,他在拖延时间。”
封德彝也说道:“我也是这样感觉,这两年沈阳崛起太快,他们需要时间巩固,所以才要3年的时间!”
李渊:“这些我都知道,我想听一些,我不知道的。世民你说说!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李世民说道:“父亲!吴欢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这是他在让步,我们不能再逼了,否则,适得其反!”
如果是别人,李渊会说逼了又怎么样?但吴欢他不敢说。他又看向李建成!
李建成见李渊看向自己,把想好的说了出来:“我觉得3年太长了,如果1年,或者2年后,会更好,不过我们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让燕郡王无法拒绝的代价!”
李渊:“什么代价?”
李建成知道吴欢有需要的东西,但他不敢说,这不是他一个太子应该说的话!所以李渊问来,他就闭口不说。
李渊转向李世民问道:“燕郡王是你二弟,你应该知道他要什么?”
李世民见李渊问自己,他知道他不能和李建成那样轻描淡写的避过去,因为他是吴欢的大哥。吴欢这二弟想要什么,他这个大哥应该知道的清清楚楚。
我的機器人女友 醜大叔
李世民叹了口气说道:“二弟曾经说过,他愿意为我们永镇辽东!”
李渊:“永镇辽东?那就是说封他为辽东王,世袭罔替?”
李世民点点头。
李渊心里知道,只要吴欢不愿意,谁也拿不回,这名义上的诚服,至少大义还在自己这边,世袭罔替就世袭罔替,现在那些边疆的土司谁不和吴欢一样?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李渊:“还有么?”
李建成见李世民捅开最大的一个问题,下面的事情都不是大事,于是说道:“父亲,沈阳人对燕郡王献传国玉玺非但没有得到赏赐,反而得到斥责一事耿耿于怀,后又索取沈阳至宝。我们妖想办法把这裂缝弥补回去!”
李渊脸色难看至极:“那你弟弟呢?”
裴寂出来说道:“皇上!现在不是翻旧账的时候,我们要把那些技术早日弄回来,才是对朝廷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