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oxx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 ptt-第四百六十八章 成長是一個學習善良的過程分享-0xytg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周日。
阴。
春明的阴天非常舒服,既不像晴天那么晒,也不像雨天那么冷,只是多了满天的云和风。并没有变成灰蒙蒙暗沉的色调,世界依然清晰,温度适宜。
适合出去玩。
以前没封校的时候,楠哥喜欢在阴天叫周离出去骑车,去海边转悠吹风。
可惜现在封校了,自行车都在学校里,扛着车翻围墙多少有点过分。
况且今天周离约了尹乐、小花和苏觉吃饭。
上午。
周离特意洗了个头,吹了个头发,还在镜子前照了照,又换了一套宽松舒适的衣服,这才走到客厅。
团子又跑到了阳台上看小金鱼,知道水缸的重量可以支撑自己的体重后,她便自己跳上水缸,用爪子扒在水缸边缘,探头往缸中看,看得津津有味,目光随着缸中小金鱼的游动而移动,眼里闪着小星星。
“又想吃鱼汤了吗?”周离随口问。
“刷!”
一把材质奇特的短刀在空中旋转着、切割空气,眨眼之间便绕着他们飞了一圈,回到槐序手中。
“谁敢打我小金鱼的主意!”
“喵~~”团子回转头来看着周离,眼神懵懂,“槐序说小金鱼是金鱼,金子做的,不能吃的喔!”
“他骗你的,其实能吃的。”
“是吗?”
“是的。”
“都怪槐序……对了刚才团子大人听见一道奇怪的声音,脑袋头上有点娘娘的,那是什么声音?”团子奇怪的对周离说。
“是槐序在以下犯上呢。”
“??”团子的眼睛迅速睁大,似乎已凭着想象力想出了刚才的经过,连忙喊出声,“护驾!护驾!”
“遵命!”
周离走到团子身边,将她从水缸上抱了下来,又转头对槐序说:“还不收拾一下,出门吃午饭了。”
槐序坐在沙发上,不满的盯着他们:“我不用收拾,我就这样……”
“不穿鞋吗?”
優等丈夫 bb茶
“我穿个拖鞋就是。”老妖怪将腿抬起来,左右打量着自己玉白的脚丫子,一边看一边咧开了嘴角,似乎极为满意。
“自恋……”
周离抱着团子走到门口,开始穿鞋。
出门。
扫个电单车,前往饭店。
富源酸菜猪脚汤锅。
周离将电单车停在店门口的停放点,摸了摸自己头发,不由皱眉。
老妖怪从他身后骑过来,一个急刹偏移,稳稳入库,斜着眼睛瞥着他,幸灾乐祸:“不用摸了,已经吹乱了。”
周离没理他。
尹乐已经到了,门口停着他的摩托车,周离进店后便开始寻找着他。
“他在二楼窗边上。”槐序的声音。
“哦。”周离点点头往二楼走,“其他两个到了吗?”
“到了。”
“那就差我们了……”
周离身为攒局人居然最后才到,但他也并不觉得不好意思,来到二楼后他一眼就看见了三人,并很自然的和他们打着招呼。
“早啊各位。”
这次小花将她的小妖朋友也带上了,周离又给小妖打招呼:“豆豆也在啊。”
“向阁下问好。”豆豆很正经的对他说,又一一面向槐序和团子,“槐序大人上午安好,团子大人上午安好。”
“懂事!”
“你也安好喔~~”
“随便一些。”周离小声说,“不要把他们太当回事。”
“哦……”
小妖明显还是有些局促,槐序大魔王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那满身星光不仅耀眼,也让他感到害怕,生怕大魔王吃着吃着没吃饱,把他扔锅里了。
尹乐坐在最外面,靠着窗户,只在他坐下时给他递了碗筷,没怎么吭声。
“点菜了吗?”
“还没。”尹乐终于开口了,声音有点干,“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
“那现在点吧……你摩托车找回来了?”
“当然。”
“吃猪脚还是猪蹄?”
“猪脚。”
“好。”
周离两三下勾选完毕,没敢多点,之后吃了再加。
学校边上的饭馆老板都很为学生考虑,要是只有四五个人,却点出了七八个人的菜,他不会给你做的。
“喝点什么?”他又问。
“啤酒,冰的。”尹乐。
“随便……”苏觉小声说。
“给我和苏师兄一人来一瓶豆奶吧。”小花回避着周离的目光。
“黄瓜皮蛋汤。”槐序说。
“鱼汤!”团子跟风道。
“好的。”
周离在菜单上写上桌号,下去将之交给服务员,回来问道:“你们是从哪边围墙翻出来的?也是离公交站不远的那个吗?”
“没、没……”小花低着头说,“我们前几天在学校的门禁上录入了权限,现在刷脸就可以自由出入了。”
傻瓜王爺穿越妃
“诶?”
周离疑惑的看向尹乐。
尹乐这才解释道:“因为他们有出入需求,没办法,总不能一直请假或者翻围墙,所以我们找政府沟通了下,以‘政府有工作需要他们配合’为由,找学校领导拿到了门禁的出入权限。你要是不想天天翻围墙我也可以帮你弄一个,但是只能弄你们学校的。”
“拜托了!”周离低头道。
“小事。”
“周师兄你不会天天翻围墙吧?”小花惊讶的问,在她看来这可不符合周师兄高大上的身份。
天地至聖
“生活所迫……”
“明白!”
这时菜还没上,服务员先把酒水饮料拿了上来。
尹乐屈指轻轻一弹,将啤酒盖弹掉,开始给自己倒了起来。似乎啤酒的牌子不太合他口味,他还微微皱了下眉。
“怎么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周离问道。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尹乐平静答复。
“辛苦了。”为了避免他内心越发感到不平衡,周离决定关心他一下,“现在人手还是很不够吗?”
“现在整个西南有十三个人,坐在你面前的就是其中之三。”尹乐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而且其中大部分都只能从事类似文职的工作,负责联系地司。要是遇到棘手的事,能够处理的总共就只有三四个人,这三四个人得满西南乱飞。”
“这样啊……”周离看见身边的小花和苏觉都低下了头,他抿了抿嘴,“他们也会很快成长起来的。”
“不过这种情况也持续不了多久了。”尹乐说,“最近大数据查找还是很有帮助的,找到了不少天赋者,数量比我想象中还要多。”
萌妖當家,撲倒執劍上神!
“他们愿意加入我们吗?”小花问。
“有愿意的,也有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选择拒绝的,有还在观望的,有虽然找到了但年纪还很小、才读初中甚至小学的,居然还有阴谋论的,不知道是小说看多了还是怎么回事……”尹乐捂脸,“现在的小孩真令人头疼。”
“你都会去和他们面谈吗?”周离问。
“我哪谈得过来,天师部有专门的人去和他们交涉的,只有遇到一些情况特殊的,我才会去。”
“这样啊。”
“我们也可以帮忙的。”初入组织的小花知道好好表现对自己的重要性,“就是少上一些课而已。”
“我在考虑。”尹乐端起啤酒喝了一小口,又放下了,不太喜欢,“我们作为同类出马的话,当然更有说服力,也会降低他们的戒心,我听说好多孩子乃至他们父母在我们的工作人员找上门的时候都很警惕,甚至有排斥的。只是太多了,太多了,我们这十几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
“但有些特殊情况呢……”尹乐顿了一下,“可能情况又太特殊了,你们太嫩,我也担心你们应付不过来。”
“哦……”小花失望。
“怎么个特殊法?”周离好奇,“具有攻击性吗?”
“这是一方面,还有很多很多方面。”尹乐眼神暗沉下来,“有些人你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这样啊。”
周离大致明白了。
所以尹乐觉得小花和苏觉不光是战斗力弱,他们的内心也不够强大,所以既是对他们人身安全的保护,也是对他们内心的保护。
“我昨天才去会泽那边看了个女生,去公安局看的。”尹乐眯起眼睛说,“她杀了四个人。”
鬼市經紀人
“啊?”
異界逍遙劍尊 獨醉清風獨醉
小花很惊讶。
苏觉也惊讶的抬起了头,眼中光芒闪烁。
周离则问道:“原因呢?”
“她是一个女同性恋,我们部的工作人员给我说,可能是因为她读初中的时候总是被班上的男同学嘲笑、欺凌,对男生十分厌恶。”尹乐叹了一句,“有时候人的本性真的是充满了邪恶。”
“然后呢?”小花连忙问。
“她没有读高中,初中念完就辍学了,在外面打黑工,去年回来,她告诉了父母自己的事。”尹乐平静的诉说,“她的父母接受不了,觉得这样会让自己面子上过不去,让自己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于是和她产生了争执。但是他们的女儿虽然和我们同龄,但她却不是一直呆在学校里的大学生,她是真的出身社会的成年人了,她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倔强,于是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掌控女儿了的父母偷偷将她骗进了戒网瘾的学校,试图对她进行‘改造’。”
“那是一个很黑暗的地方,充满了人性的恶。”
“她试图求救,无果。”
“想要逃,又被抓回来。”
“倍受折磨。”
綜捉妖不成反被壓gl
“除了身体上的折磨,更多的是对意志的摧残——她是个很固执的人。”
“可惜她的对手有学校的保安,有教练,有老师,甚至还有同样被送进来受折磨的‘同学’,这些同学已经变成了学校的得力助手,还有学校外面村里的村民。她很快意识到以自己的力量无法与他们抗衡,在接近疯狂之下,她做了个很可怕的计划。”
“在警察到来的时候,她浑身是血的站在学校大门口。”尹乐耸了耸肩,“提着一个被割下来的人头,保安和同学们被吓得瑟瑟发抖。”
“……”
在场几个人都沉默了。
就连豆豆也感受到了沉重。
只有老妖怪见惯了这些,毫不在意,自顾自的吃着赠送的炒豆子。而团子依然睁着一双明亮干净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突然就不出声了的他们,左看右看,好似完全没有听懂,或者干脆没有听他们说话。
“那……”周离试着出声,“她会怎么样呢?”
“对!她会怎么样呢?”小花也很关心这个问题,“那算非法囚禁吧?她只是想逃出去。”
“不知道,这是公安的事情了。”尹乐低下了头,“那个女生比我还大一点,可能在这个特殊时候天师部会想点办法让她从轻处理,也可能不会,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或者法官不会判她多重,说不定也会考虑正当防卫呢,我也不太懂。”
“她成了一个恶魔。”槐序嚼着豆子,“明公说人有大善,也有大恶,古代更严重,许多天师都是被这样变成了恶魔。”
“可能吧。”尹乐低下头,“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把她救出来。”
“没用的。”槐序继续说,“相信我。”
“为什么?”尹乐不服。
“我见了很多。”
“那怎么办?”
“杀掉是最好的办法,或者把她永远关起来。”槐序耸耸肩,“很残忍是不是?人类就是这么残忍。”
“可她没有错。”
“就是没有错才最可怕。”槐序又抓了一把炒豆子,“如果她知道自己有错,那她只是变成了一个坏人而已,这天下坏人有很多。可她偏偏没有错,而且她是一个年纪比你还大一丢丢的一代天师。”
“……”
“菜来了。”
周离及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看得出,尹乐今天的目的并不是蹭饭,他的心情是沉闷,是阴郁的,他被负面情绪影响到了,他还很年轻,才十九岁。
他也需要倾诉。
同时他觉得很无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再容忍老妖怪说下去,尹乐会更加沉郁。
服务员端上了菜,又退了下去。
夫君太妖嬈 飄雲如海
锅下的炉子冒着幽蓝的火,锅中的汤咕噜咕噜滚着,有清淡的酸味飘了出来。
尹乐却没有动筷子,而是问道:“人性本善,还是本恶?”
周离一时怔了下。
苏觉盯着锅下的火没吭声。
活泼的小花也没吭声。
除了槐序像打岔似的说了句‘妖性本善’及团子附和的喵了一声以外,这一桌没有任何人说话。
好半天,周离才说:“成长是一个学习善良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