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64z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txt-第1212章 一步推薦-yfog2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翌日一大早,众人才再次见到凤殊夫妻俩。
凤小七第一时间问她想要知道的问题,“怎么一谈就是一天?是梦梦之前说的事情?商量出结论没有?要不要我帮忙?”
见凤殊面无表情地在凤小七和凤昀中间的位置落座,而君临却也没让凤昀让座,反而施施然地坐到了他边上,凤山不由地挑了挑眉。
看来这位姑爷凤家是不认也得认啊,少主果然心太软了。
凤殊可不知道她被凤山腹诽了,两耳虽然热气腾腾但却脸色不变,完全没有让凤小七看出来她此刻羞恼的心情,只是点了点头,“我们会看着办,七姐就不用操心了。”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替那皇帝保密?他要敢介绍居心叵测的人给你认识,就说明他本身也对你居心叵测,不可不防。他既然出招了,我们就应该反击,否则他会以为你好欺负,更会以为我们凤家护不住你。”
看菜下碟就是这么来的。
“七姐,不是说了,这是帝国皇室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
“真的是秘密就应该对君临也保密。”
凤殊被她的回答噎住。
事实上,如果不是梦梦的提醒,凤殊还真的不可能想要找君临商量。因为涉及到了她本人,这事如果不告诉君临的话也说不过去,所以她才打破了一开始就有的保密想法,反而对君临和盘托出。
只是没有想到后果会是妖精打架。
凤殊瞥了君临一眼,他正好看过来,自然2没有错过她眼底的那一抹羞恼。
“我们夫妻一体,自然不存在秘密。她不会对我隐瞒她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对她隐瞒我知道的事情。爱德加斯汀陛下既然选择了告诉她,自然也应该承担我会因此而知道他的秘密的风险。这一点七姐不需要担心,我们夫妇都心中有数,自有计较。”
“你有信心对付帝国皇室?”凤小七觉得凤殊和君临都把她看做了是外人,不太高兴,“不借助君家的力量,也不需要凤家的帮助,你们俩就能够解决问题?”
“不是需要我们出手的问题,自然不需要我们来解决。冤有头债有主,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夫妻俩也不操心。”
换句话说,他们夫妇都不是正主,凤小七就更谈不上有关了。和自己无关之事无视即可。
“梦梦可不是这么认为的。梦梦,你出来。”
然而梦梦怎么会出来。凤殊昨天求助于它它都无动于衷,现在更不会掺和同一件事。毕竟凤殊和君临都已经决定了要装作不知道,将来哪怕因此惹出来麻烦,也是他们夫妇的事情,它才不要管!
凤小七不知道梦梦的想法,见梦梦根本就没有现身,便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凤山,你也有听到的不是吗?梦梦很显然认为那皇帝介绍给凤殊认识的人不太好,是需要小心提防的人物。”
“姐姐,难道帝国皇帝算计你?”
凤昀也跟着担心起来。
凤殊不得不安慰自己弟弟,“没有这回事,别听风就是雨。”
凤小七却明着砸场子,“说谎可不是好习惯。”
“七姐,只是事关对方家族隐秘,所以我不好到处和人说而已。我之前已经和君四作了约定,不会对他隐瞒任何事情,这才告诉了他一个人。”
“对我们就一字不提,对君临就话多的能够谈上一天都说不完?凤殊,你这是偏心。”
凤小七控诉她心偏得让人难以忍受。
“七姐,哪天你和崇舒哥结婚了,就会知道夫妻之间就算一句话也不说,那也是能够呆在房间里一天一夜都不会烦的,要不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我们还能够再战……”
凤殊终于忍不住,扬手就飞了一个果核过去,用实际行动让他闭嘴。
哑-穴-被点,但好歹她还算给了他面子,并没有同时限制他的行动,君临便笑了笑,表示他把话语权交给她。
要是说到这里凤小七还反应不过来,那她不是单纯,而是愚蠢了。
不单只是凤小七面色古怪,就连凤昀也意识到了他姐夫说的是什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凤山倒是云淡风轻,他问凤殊是否可以回去,得到否定的答复,“少主,你知道的,我照顾人的本事很不错。”
算是提醒她两个孩子需要人照顾。
“梦梦也擅长。”
言下之意,孩子不缺照顾。即便在他没有出现之前,两个孩子也能单独呆在小世界里。
“要吃饭吗?我展示一下厨艺?做出来的食物绝对比营养剂要合少主你的胃口。”
凤山一本正经的口吻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在揶揄还是单纯地想要找点事做,凤殊挥了挥手让他随意。
他一走,凤昀也坐不住了。
“姐,我去看看阿圣和小樊。”
“安静坐着,叫他们来这里就行。”
凤殊可不敢让弟弟离开,否则就容易对上凤小七的询问,以及君临似笑非笑的目光。
以为自家姐姐是有事要吩咐,凤昀乖乖照做。凤圣哲和屠樊很快就出现在她面前。
“什么事,舅舅?”
凤圣哲没吭声,屠樊倒是落落大方地直接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姐,可以说了。”
凤昀眼神示意是凤殊叫的。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她。
“哦,只是想要看一看你们。这几天练得怎么样?听七姐说你们都很认真训练。”
鳳逆九天:妖孽師尊太迷人
凤圣哲显然不觉得需要回答。屠樊见他沉默,利索地回答,“我们都有在努力,舅舅也和我们一起。”
後備幹部 李國征
虽然已经习惯了凤小七的气场,但屠樊还没有能够和君临夫妇交谈几句,因此下意识地便将皮球踢给她唯一觉得可以解救目前局面的凤昀,以免成为僵局。
凤昀相当配合,“是。我们三个都一直跟着七姐训练,七姐对我们帮助良多。”
“基础都还行,凤圣哲和屠樊更扎实,凤昀心态更好,总体看实力和凤家同龄人比起来都比较差,连马马虎虎都算不上,还需要加倍努力。”
凤小七这话还算是留了情面。如果按照她本人的水准来看,他们目前的实力和她当年这个岁数时的水平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
“我们会努力的,七姐。在去凤家的路上,麻烦你对我们多加督促。”
凤昀见凤圣哲来了之后始终不开口,便也迅速接过了话茬子,完全不需要屠樊来操心这件事。
“你们按照之前的提点做就行,将基础动作做对了,再每天巩固,不要少于我规定的时间。只要你们做到这一点,回到凤家之后就能够达到勉强不落后于同龄人的基础水平。”
“是。那姐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三个现在就去训练室了?”
凤昀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家姐姐显然并没有额外的吩咐,姐夫又始终不吭声,此刻见屠樊有些坐立不安他便于心不忍。
“好,我们一起跟去看看你们是怎么练的。”
凤殊站起来,君临和凤小七便也跟着站起来。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凤昀没办法,便拉起了凤圣哲,“阿圣,我们走,让姐姐看一看我们这几天的进步。”
凤圣哲面无表情,看不出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就真的带头去了训练室。
末世涅凰 曾經的青柳
让凤殊感到惊讶的是,凤小七居然真的是让他们练习最基础的动作,三人一起同一时间打起了军体拳。
“怎么样?是不是看起来比之前要顺眼多了?
他们之前每一个动作都有所偏差,所以这几天我让他们将动作全部纠正了一遍。还好三个人脾气都不错,就算是凤圣哲,我让怎么改就怎么改,一声不吭地就执行了,现在也贯彻得不错,动作并没有走形。
不过这也是练习时才能保证这么好的效果,一旦真的打起来,他们又会回到习惯性的动作角度,达不到最好的效果。我每天都会和他们打一场,而且只允许他们用军体拳来反击,只要时间一长,个个都动作变形。”
憶網情深:冷面總裁的幸運妻 辛夷葉兒
凤殊见三个人都一丝不苟,便笑了笑,“这不是刚开始吗?以后养成习惯了就好。”
“你对他们倒是有信心。”
羽凡破聖
“习惯这东西只是需要时间去养成。”
“就像你对君临总是这么迁就,也是习惯?”
透視小相師
武道人間 古月微涼
凤小七冷不丁地将话题扯到了君临身上,他只是回以一笑,并没有回答。
“算是吧。相互迁就。”
凤小七觉得她这回答有些窝囊。
“为什么要这么迁就他?就因为他是你孩子的父亲?他对你不好你就可以和他分手。”
君临还是笑意盎然,显然完全不生气。
凤殊哭笑不得,“七姐,只要是和人交往,就必定需要相互迁就的。只不过看个人性格,可能某件事情这个人迁就的比较多,换了一件事又是另外一个人迁就得更多,又或者双方都不得不迁就。为了达成某个平衡点,有时候两个人都可能因此受委屈的。”
任何长期的关系都是这样,没有输赢,一旦分输赢,不是双赢就是双输,毫无例外。
“反正我是搞不懂你们了。明明看起来也不像是爱他,连喜欢都看不出来,怎么能躺到一张床上去?”
凤小七一旦和人亲近起来,如果有好奇的地方,就容易心直口快。
凤殊见君临斜睨过来,下意识踢了他一脚。力道还不小,君临趔趄了一下,很快又若无其事地站稳了。
“都生几个孩子了,还害羞?我都不害羞。”
“七姐。”
凤殊真的要举旗投降了。凤小七依旧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只是觉得很迷惑。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对人有感情才能够和人生孩子。
我是说,我以为我们是同一类人。可是换到我自己身上,我如果不喜欢那个男人,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和他睡到一起去的。单是想象就觉得无法接受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心安理得地和他一起睡,而且都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居然还会害羞?
你这种矛盾的言行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萧崇舒。如果这都不是心动,那要什么样的心动才算得上是心动?
和一个男人睡一起,还生了两胎,都不叫喜欢,那我这种心动也太过儿戏了。你告诉我,你和君临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难道不是相互喜欢?只是君临单恋你而已?
我其实看不出来你对他有没有喜欢的感情,反正就很矛盾,矛盾到让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我也许不应该这么快就和萧崇舒谈恋爱,更不应该提出建议,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凤家。他也许留在联邦才是对他和萧家最合适的做法。”
凤殊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君临耳朵竖了起来,显然很希望听见她的回答。想到昨天他笑话她人生完蛋了,凤殊就头顶冒烟,再次踢了他一脚。可这一次他早有准备,居然闪开了,下一瞬还凑过来亲她一口。
“滚。”
凤殊瞪他一眼,君临笑眯眯地走到凤昀等人的身边去,亲自和他们过起招来。
王道進化3 冬瓜╳扇子
“难道你是被他这么耍赖皮的手段给诳住的?”
凤小七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英雄聯盟之王者無雙 夢回炎黃
凤殊总觉得自己不给一个认真的回答,凤小七就有可能真的因此想差了。
“我只是觉得不管我们俩是怎么开始的,现在都应该尝试着认真相处。
有时候人的缘分是很奇怪的,一开始是善缘,不好好珍惜的话,就有可能变成了孽缘。一开始是孽缘,但阴差阳错之下,双方也有可能因为坦诚相待而逐渐扭转状况,成就佳话。
君临和我都很明白我们之间有难以解决的问题,这种鸿沟不是坦诚相待就可以轻易跨越的。我们甚至都不能说是对自己和对对方有百分之一百的信心,只是信任却是有的,默契也已经培养起来了一点点。
现在的共识是,一步一步往前走,能够走到哪一步只有天知道。”
星际浩瀚无边,她和君临认识的这短短几十年里,就已经经历过了生离,中间还双双失忆,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是重新认识从头来过了。只是她释怀了自己的曾经,却不代表着能够完全接纳如今的自己。她今天的一切,也是承了情的。
想到这里,凤殊就有些烦恼。她下意识地看向场中的君临,他正好将三个孩子都收拾了一顿,抬眼看她,发现她正好在看自己,笑意一瞬间便爬上了眼角眉梢。
真是的,他为什么总是笑得像一个孩子?明明以前不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