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kc2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御九天 愛下-第三百七十三章 職業奶媽展示-7kxek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二筒赶紧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撕破了空间封印走进来的老王,手里提着一大块羊羔肉。
二筒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口水长流的朝老王扑过来,一口吞掉那羊羔肉,然后撒欢儿一样围着老王转圈圈,原本该耸拉着的狼尾巴,居然也像狗一样狠狠摇了起来,脑袋还不停的往王峰身上凑,嘴巴里呜咽呜咽的,真是想死它了!
坦白说,当年的奥塔对二筒,可比老王对它要好多了,可二筒喜欢王峰却胜过了喜欢奥塔百倍!
毕竟在那时候的二筒眼里,奥塔是个可恶的、只会骑着它炫耀、让它在小母狼面前丢脸的讨厌家伙。可王峰不一样啊……在自己最落魄最嘴馋的时候,是王峰一次次的给它送来可口的美食,还偶尔陪它玩儿、陪它度过了一个个无聊难熬的夜晚!
正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二筒是老王绝对的忠实粉丝!
虽然感觉刚才吞掉的羊羔肉里似乎又添加了什么东西,有点影响羊羔肉原本的鲜味,但那并不重要,有的吃总比没吃好!
二筒激动的吞完嘴里的肉,然后就满足的、眯着眼睛,用脑袋去蹭着老王的裤腿儿,被王峰踹了好几脚都仍旧不依不饶的不放弃,咦,等等……二筒感觉有点头晕,它甩了甩头,难道是这块等了好几天的羊羔肉,让自己太特么幸福激动过头了?
“走开走开!没见正忙着吗!”王峰没好气的说,一边正用早就调配好的秘金秘银粉末在地上画着一个符文阵。
那是招魂阵,召唤将魂,羊羔肉里混合着的是炼魂魔药,这家伙光吃却不变化,老王也是着急,招魂阵虽然有点拔苗助长,但总归好过无限制的等待下去。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这玩意儿老王已经对二筒用过好几次了,可惜一直都没有反应,今天老王的羊羔肉里,炼魂魔药可是加量了,老王也是下了狠心,放了足足半升血!
老王决定最后再尝试三次,下血本的三次!这东西不可能一直养下去,否则二筒还没养成,自己就先成干尸了。
地上的招魂阵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更大,足足十米方圆,忙活了大概两三个小时才完工。
加大炼魂魔药的剂量对二筒显然是有一定效果的,足足两三个小时它都还没有彻底清醒,被老王驱赶着,摇摇晃晃的走到那招魂阵中心。
这次没有用魂晶,老王深吸口气,闭上眼睛,他的左右手握为拳状,在意识中,两颗天魂珠已然操持在手。
普通魂晶所产生的能量,与天魂珠所产生的能量可是完全不同的,层次就差了不知道多远,既然是最后三次尝试,当然一切都要用最好的。
此时王峰将蓄满魂力的双手按到了招魂阵的两个阵眼上。
嗡嗡嗡……
一股神圣的能量流转,招魂阵的阵眼猛然闪耀起来,金色的光芒沿着魂力流动的方向,从阵眼处飞速的流遍整个招魂阵。
娶1送2:全球緝拿少夫人 度寒
瑜真傳
轰!
老王已经是闭着眼睛了,可这一刻,仍旧是感觉那强烈的金光刺眼,能听到阵眼中的二筒突然惊叫了一声。
掌控着整座招魂阵的老王能感觉到二筒在焦急暴躁的乱窜,但却被阵眼四周的魂力能量给挡了回去,将它锁定在那中央。
招魂阵启动,金色的光芒在瞬间遍布整座兽山,紧跟着,金光一收,原本晴朗的这一方天空,在顷刻间竟然乌云密布。
这是……
老王心中猛然一喜!
天降异像,这可绝对不全是来自招魂阵的动静,其中必有古怪,这次或许将有大收获!他立刻加急了天魂珠中能量的输出。
轰隆隆隆……沉闷的雷响声在乌云中响动着,闪耀的电蛇在低矮的密云中游走。
整个玫瑰都被轰动了,有许多人都注意到兽山这边的异常,毕竟其他地方都是晴空万里,而那片只聚集在兽山上的乌云自然就显得愈发的诡异起来。
“兽山发生什么了?”
“难道是有魂兽在进化?”
“怎么可能!魂兽院那边的弟子都走的差不多了,兽山那里的魂兽好像已经不足十只了吧?”
“不可能的事儿,估计是有人在那里实验什么符文阵吧?”
“多半是了!唉,咱们玫瑰的魂兽师都快走光了,兽山也快空了,诺大的地方,拿来实验符文阵倒也是物尽其用……”
许多人都在惊诧的看着那片天空,猜测着,更多的,还是各种自嘲的声音。
进化不同于普通的力量提升,那是身体乃至灵魂的蜕变,从一种生物蜕变为另一种生物!
这是很少发生的事儿,也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企及,是无法用基数来堆概率的东西。
驅魔傳人:我的僵屍男友
穿梭在電影世界的美食家 吃吃吃的眠
即便是再高明的魂兽师,可以训练魂兽的力量、可以让魂兽成长,却都无法让魂兽进化,别说玫瑰了,人类根本就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能让魂兽进化的只有自然、只有血脉、只有神!
相比起魂兽进化,玫瑰弟子们倒更愿意相信那只是某个符文阵的实验。
可在校办公室,正端着药碗的霍克兰却猛然站起身来,目光灼灼的看向那乌云密布的方向;而在数里外的小木屋中,雷龙也停下了手边的残局,两人对视一眼,显然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可思议,作为符文师,他们很清楚现在正在发生什么,这有高阶符文阵引起了天地法则反应!
什么人能触动法则???
被人惦记着的老王此时正满头大汗,虚握着的双拳不停颤抖。
不同于平时被动的去吸收天魂珠散发出来的力量,现在是主动从天魂珠中汲取,再灌注到这招魂阵里,这可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
主动汲取出来的魂力刚猛霸道,老王全身的经络都是那霸道魂力的载体,那魂力经过时,全身经络都像是被刀子刮过一样剧痛难当!
要是这空中没出现异像,老王恐怕直接就放弃这个损害自身的方法了,但现在也只能是咬牙挺着,经络之伤可以事后慢慢调养,但二筒能否觉醒,机会却可能只有这么一次!若是放弃或失败,引出如此巨大动静的招魂阵,直接反噬二筒将它废掉都不是没可能。
再撑一下!
老王咬紧牙关,正想要顽抗到底,可没想到就在此时,招魂阵对天魂珠的汲取猛然一停,空中翻滚的乌云也宛若画面般静止住。
而下一秒,一片恐怖的电海在那云层中汇聚膨胀,吸收着整片乌云的能量,在短短三五秒间化为一团炙白的耀眼电光。
轰!
空中雷池的能量在瞬间聚集,化为一道粗大无比的闪电光柱,朝着招魂阵中的二筒狠狠的劈了下来。
轰!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整个兽山都仿佛晃了晃,招魂阵中有庞大的能量四溢出来,不但将旁边的老王掀飞,甚至还将原本设置在这方圆数百米内的禁制空间都直接打破,成片的、星星点点的空间碎片宛若玻璃片儿般在空中碎散。
老王被掀飞出去足足上百米,一屁股砸在远处的小山丘上,只感觉屁股都快摔成了两半,疼得他龇牙咧嘴,可眼睛却是有些紧张的立刻看向远处招魂阵中的二筒,一瘸一拐的爬起身来。
封天之行
只见那原本招魂阵的范围此时已经是一片焦土,地上硕大的符文阵早已连点痕迹都不见,整个地面都被刚才的闪电生生砸平了半米,化为一片焦土。
吼吼吼!
兽山的深处,响起了不少暴躁的吼声,这时候还留在兽山的,大多都已经是魂兽院导师们圈养的魂兽,有大约五六只住在兽山的更深处,它们的实力显然要比曾经的二筒更强横得多,早已超越虎级的层次,都是鬼级,是这片兽山绝对的王者!这是它们的地盘,可现在,竟然有人敢打扰它们的清净,让它们不满,发出愤怒的吼声,想要警告刚才在这山上放肆的那个家伙。
鬼级魂兽的惶惶威压从兽山深处蔓延出来,恐怖的吼声传遍整个玫瑰,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些胆战心惊。
可下一秒,所有的吼声戛然而止,所有蔓延的威压瞬间消散,就如同那山坳中正在缓缓消散的硝烟一样,所有兽山上的的魂兽,不管虎级的还是鬼级的,不管外山的还是深山的,统统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王者降临的气息,所有的魂兽都在这一刻自动禁声,匍匐在地吓得瑟瑟发抖!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老王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那被轰平了一截的山坳。
扑通、扑通、扑通……
他咽了口唾沫,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在那硝烟逐渐退散的山坳中,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甚至听到了一个强大的心跳声。
啪……硝烟中,一只焦黄的狗腿从里面伸了出来,紧跟着是头、是身体……
这是一只看起来相当丑的癞皮狗,身上的毛脏得都拧成一坨坨的了,要多low有多low,看向四周的眼神也不再如曾经二筒那般纯净无暇、充满好奇,而是变得懒洋洋的半眯着,就像是个经历了无数沧桑的老油子。
它压根儿就没理会兽山深处那些暴躁的声音,而是优哉游哉的打量了一眼周围,等目光转到瞠目结舌的老王身上时,它的瞳孔微微一收,显然是认了出来,然后顿时露出不屑一顾的嫌弃眼神。
这是……
一条?!
老王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
他只是想觉醒二筒的意志而已,可没想到竟然能把‘一条’给召唤出来!这、这尼玛,魂兽都穿越了吗?
虽然不可思议,但看那邋遢的样子、看那熟悉的小眼神儿,卧槽了……
最後一個陰陽先生
老王哈哈大笑,顾不上快摔成两半的屁股,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是一顿狠狠的蹂躏,王峰本来没有抱太大希望,虽然灵魂是还是虫神种,但真没想能把它召唤出来。
一条有点嫌弃,虽然长得不一样的丑,但还是一样的味道。
摸头什么的,一条最讨厌了,自己如此的潇洒英俊,哪有随便被人摸头的道理!
呜!呜!
男兒行
一条的牙齿顿时龇开,发出不爽的声音,一股可怕的气息悄悄蔓延,深山里的那些魂兽都快被吓得失禁了!它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王的手,像是随时都会咬下去,可还不等它真咬。
‘啪’!
老王已经一嘴巴扇在它鼻子上,把一条顿时打了个懵逼,目光呆滞的回想起了一些熟悉的画面。
“老实点,装什么逼?好好和老子亲热下,不然拔光你的狗毛!”老王喜笑颜开,恶狠狠的威胁着:“以后给你改名叫秃子!”
面对威胁,一条足足七八秒才回过神来,它一脸的愤愤不平,倔强的昂着头,不想屈服,但却不敢龇牙,耐着性子、保持着高傲,在被王峰蹂躏了半分钟后,高傲的一条终于还是耸拉下了脑袋。
曾经它也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英俊兽神,可自从遇到了王峰这个命中注定的克星……没办法,灵魂羁绊,反抗不了啊。
感受到一条的盛气在自己的蹂躏中迅速消退,老王满足了。
MMP的,老子的贴身保镖终于来了!不就是八大圣堂吗?就算把一百零八大圣堂全部挑了,都还不够给一条热身!
百花一葉陸小鳳
正这么想着呢,懒洋洋的一条却突然抖了抖,老王能感觉到一条身上的气势在迅速减弱,就好像是在收殓,在回归灵魂深处,紧跟着,一条的意识开始飞快涣散。
“我擦,不要啊!”老王吓了一跳,不会就给个昙花一现吧?
砰!
只短短几秒时间,一条的意志已经彻底消散了。
外表没有完全变回去,仍旧还是那一身脏兮兮的、拧成一股股绳子般的毛,只是毛发颜色从原本的焦黄色,变回了雪狼王的银色。
二筒瞪大无辜纯洁的眼睛,和呆若木鸡的老王面面相觑。
这就……没了?老子的炼魂魔药和招魂阵就这么白扔了?
老王不甘心,摸着二筒的头,虫神种不断搜素,感知在扩散在深入……还好。
二筒变回了曾经的二筒,但在它的灵魂深处,老王还是感受到了一条的气息。
職場心療:做自己的心理醫生 於拾,王暉龍
一条跟他的情况差不多,甚至还要惨一点,雪狼王的身体并不足以容纳它的力量,大多数时间是要沉睡的,还是需要自己好好的喂养啊。
老王拍了拍胸口,等等!
他突然一怔,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这岂不是说,自己还要继续当二筒的血袋,一直当下去???
卧、卧槽!
老王看了看自己疤痕累累的手腕,有点欲哭无泪。
做梦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成了职业奶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