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zfmu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愛下-第858章 最牛的一批兵閲讀-unp9j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人生
人迹罕至的高速路上,一辆越野车正风驰电掣地驶过。
车上,苏七月正和身边的老领导高城交谈甚欢。
昨天晚上给王团长的送别宴,大家都喝了不少。
虽然是啤酒,但是开车肯定是不能够了。
今天上午苏七月要去京城开会,高城自然要将他安全送达。
“张浩,慢点开,不着急。”
看着两侧不断后退的景物,苏七月抬手轻轻拍了拍前排驾驶员的肩膀道。
“是,参谋长!”
中尉应了一声道。
张浩也算是T师的老兵了。
高城在师侦营担任副营长的时候,他还只是师侦营的一个班长。
后来提干学习回来,高城已经接替了苏七月,担任了数字化合成营的营长。
正好师侦营那边没有合适的岗位,高城就向师里申请,将他要了过来。
现在的张浩,已经是合成营侦察连的副连级排长了,前途还是很被看好的。
因为自己昨天也喝了不少,今天高城就叫上了张浩来开车。
对于苏七月能和张浩说上话,高城也是乐见其成。
毕竟,他是很清楚自己这个部下分量的。
以苏七月的年龄,他未来的路会非常长。
说不定什么时候绕回B军区来,就是师里,甚至集团军的领导。
张浩本身就有能力,如果能在苏七月面前留下个不错的印象,终归是一件好事儿。
当然了,以高城的性子,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去主动促成什么的。
他要是觉得手下谁谁谁有能力,肯定会直接对苏七月说。
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高城就递向了苏七月。
“来一根!?”
苏七月摇了摇头,“不了。身上的酒气还没散尽,再沾上烟味的话,晚上开完会回家曼青可要嫌弃了。”
做完月子之后,颜曼青已经回了学校工作。
不过,这几天刚好是五一劳动节,她凑了凑假期回了京城的家里小住几天。
得知苏七月今天要来京城开会,可以逗留一晚上,颜曼青自然是喜不自禁。
对于苏七月和妻子这和谐的相处,高城这个硬汉自然是不能理解的。
听了苏七月的讲述,他就不禁撇了撇嘴。
看了连长不以为然的可爱模样,苏七月就有些好笑。
说起来,高城的婚姻还是蛮幸福的。
找的妻子虽然和他不算门当户对,但却十分持家。
家里一切基本上都是高城说了算。
这让他的大男子气概,经常有用武之地。
笑过之后,苏七月就想到了昨天送别宴的主角。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王庆瑞坦然将自己想法的说了。
他退休之后,会直接回老家和年迈的父母一起住、颐养天年,而不是去干休所。
要知道,以他的级别,几乎不用找什么关系,干休所是肯定可以进的。
想到这里,苏七月不禁感慨地说道:“团长的高风亮节,真是让人敬佩!”
旁边的高城嗯了一声,颇为郁闷地挠了挠头:“我父亲那天还给打了个电话,询问王叔退休的事儿呢。”
“听说王叔的决定之后,老爷子也是喟叹了好一会儿。”
高城的父亲高爱国,去年的时候从C集团军上调了B军区任军区参谋长,成为副大军区级的领导。
然而这位首长和儿子的关系,却一直挺僵的。
两个都是急性子,自然都是互不相让。
平时高城都是住T师这边的家属楼,难得回家一趟。
这次高参谋长主动给他打电话,确实不容易。
听着连长的讲述,苏七月就默默点了点头。
702团,可以说是自己重生之后的起点。
王团长高尚的品格,对702团的每一个士兵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自己,也不例外。
谈了几句王庆瑞的事儿,高城不想离别的气氛太伤感,就转过了另外的话题。
他抬眼看了看苏七月,询问地开声道:“对了,老A那边的情况,你知道了吧?”
苏七月嗯了一声,点头应和。
B军区特战旅那边,参谋长袁朗不久之前兼任了副旅长,主抓全旅的作战、训练。
娛樂之非你不可 憤怒的奧利奧
以铁路对他的推崇,基本上他未来接任旅长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
高城和袁朗因为苏七月的关系,关系倒是还过得去。
合成营和老A那边的联合训练,也一直没有间断过。
当然了,二人更多的时候是在军区演习场上当对手。
袁朗更进一步,高城自然也会关注一二。
对于老队长坐稳了旅长接任者的位子,苏七月是一点不意外的。
说起来,袁朗更方面的能力比之C军区的双子星——范英明、朱海鹏,都是毫不逊色。
暢銷圖書2
不过,他的年龄比二人要小几岁,资历上欠缺了一些。
而且,特战部队局限性,也限制了他不少。
屍怨傳說
现在迈出了这一步,总算是海阔天空了。
这次总部的会议,袁朗应该会出席。
想到和这位老领导也少不了要喝上一场,苏七月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一旁的高城瞥见苏七月的表情,就大概猜到了什么。
他摩挲着下巴,跟着发声问道:“那个伍六一的情况我是知道了,那个爱哭的家伙和成才呢?他们在你手下应该表现还行吧?”
獨步天
不等苏七月给出答案,高城就充满感慨地说道,“现在想起来,你们这一批新兵,真是我带过最牛的一批喽。”
“这一点,老何也和我意见一致。”
高城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事实上,抛开苏七月这个“另类”不说,那一批新兵中的成材率同样非常高。
成才、许三多现在都已经提了干,马上就要上中尉了。
白铁军,也已经是少尉了。
其余在T师和702团的担任了连排一级的干部的,也很有一些。
这其中,苏七月这个尖子兵自然是居功至伟。
正是因为他在702团给大家开设了“文化课辅导班”,702考军校的通过率大幅度提升。
他的那些同年兵,也是因此受益匪浅。
前夫你滾:總裁的七日離婚契約 小麗
听着连长的发问,苏七月也不禁感慨万千。
回想这七八年下来,自己从一个军校生走到了现在这一步。
自己固然给这些战友们带来了一些东西。
但是战友们也同样给了自己很多的鼓励和信心。
不管是成才、许三多、白铁军,都是这样。
“对了,回头见了许三多,让他得空过来一趟。”
高城有些不满地说道,“团长送给那家伙的坦克模型,可一直还在我那儿摆着呢。他是不知道又多占地方,搞得我成天看了不顺眼。”
听了连长的吐槽,苏七月顿时忍俊不禁。
许三多去军校学习的时候,东西暂时寄放在了连长那儿。
后来军校毕业直接被分配到了C军区,也一直没时间回来拿。
连长表面上是不满意许三多的健忘,实际上还是想见见他居多。
这一点,从他对坦克模型的摆放如此在意就能看出一二。
寻思了片刻,苏七月就给出了时间:“等下个月演习忙完了吧。忙完之后,应该可以稍微休息两天。到时候,让他和成才都老部队转转。”
高城唔了一声,点头道:“成!不过,你可和他们俩说好了,来之后得给我的兵讲讲风格、讲讲精神。”
对于连长的这个要求,苏七月自然不会拒绝。
他笑着点头应道:“可以,许三多在生人面前说不了话,成才可以顶上。”
听着苏七月的答复,高城释然点了点头。
……
京城某会展中心。
大会议室里,人坐了有七八成。
今天这个论坛,是关于“两栖及特种作战装备发展”的。
与会的人员,不光有全军机关、一线部队、院校、科研院所及军工单位,还包括了一些相关民营企业等单位领导、专家、教授、学者、工程师。
主宾席上,除了总部作战部秦部长之外,尚有国防大学的一位教授。
苏七月也赫然在列。
对于自己被安排在主宾席上,苏七月事先也是没想到。
毕竟下面坐着的与会人员中,可是有几个军区作战部部长、副部长这个级别的领导。
论级别,人家可比自己高了不是一星半点。
超級娛樂紅包
抛开这几位不说,几个军区直属的特战部队的军事主官,级别也大部分压过了自己。
情迷邪惡女上司 龍蝦蘸蒜醬
毕竟,军区特战旅的旅长高配正师级的可不少。
因为有自己做代表,C军区这边杜部长、雷副部长都没有出席。
B军区这边,作战部副部长、特战旅旅长铁路也没到场,是副旅长、参谋长袁朗过来的。
此时正在讲话的是秦部长。
这位以“准确把握新形势下的客观现实需求,大力推进我军两栖及特种作战装备科学发展”为主题,主要谈了一下我军两栖及特种作战装备的主体发展方向,以及主要发展模式。
随着二十一世纪数字化、信息化技术的飞速发展,特种作战在全球军事冲突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这次的论坛,除了讨论两栖及特种作战装备发展之外,也为与会各方提供了一个信息交流平台。
现场与会的各方,基本代表了国内两栖及特种作战装备领域产、学、研、用的最高水平。
通过这个交流平台,让大家在讨论的同时,也能在技术上互通有无。
对于这一点,苏七月还是很看重的。
说起来,他对未来战场上信息技术、特种作战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是最有远见。
能够在这样的论坛上,将自己的想法不着痕迹地透露给大家,对我军特种作战的发展无疑大有裨益。
讲完话之后,国防大学的李教授也谈了谈自己的看法。
相比之下,李教授更多是从技术的角度来阐述观点。
“……作为全国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一直坚持研究式、实践式和开放式办学,为构建军地互补、融合发展的人才培养体系。”
“我们依托部队训练资源、院校教育资源和地方建设资源,形成社会教育资源链条,为教学科研提供源流活水,也为课堂教学与实践教学的有机融合实现无缝对接。”
“然而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难点。其中最凸显的一个,就是特种作战人才的培养。”
李教授有些感慨地说道,“众所周知,特种作战是现代战争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它的难度,使得它人才培养周期,会非常长。”
“我们的军事院校,在这方面的人才培养上,往往需要付出很长的时间和精力。”
听着李教授的感慨之言,与会的人员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可即便我们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可最终效果却依旧不好。原因很简单——我们的军事院校,没有办法给学员们提供最专业的特战训练规划和系统。”
李教授讲述这番话的时候,苏七月注意到身边的秦部长似笑非笑看了自己一眼。
偶然注意到秦部长的这个表情,苏七月心里也暗暗泛起了嘀咕。
今天这个会议,按说分管特种作战的副部长何志军肯定是要出席的。
秦部长因为级别太高,之前苏七月倒是没觉得他会出现。
可到场之后,情况却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主持会议的赫然是秦部长,何副部长反倒是没看到。
这个反常的情况,让苏七月一直有些不解。
之前被秦部长要求坐上了主宾席,现在再被他意味深长地一瞥,苏七月就更疑惑了。
李教授的讲话很快进入了尾声。
结束的时候,他开声道:“在当前的形势下,特种作战和数字化、信息化技术,俨然是密不可分。”
“有鉴于此,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可以将特种作战和数字化、信息化技术作为一个合成专业,面向全军招收符合条件的学员。”
“这样的话,这两者将会有机地结合成一个整体。未来这批学员在接受了更加专业的教学之后,就可以更好地形成合力。”
李教授说完这番话,苏七月就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以他对未来的了解,此时已经猜到了是什么情况。
不用说,肯定是作战部和秦部长这边,想要成立一个专门的特种作战学院了。
而在自己重生之前的那个世界,这个学院可是在三年之后才正式成立的。
毫无疑问,自己这个“蝴蝶”,扇动翅膀之后引发了这一系列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