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ovw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靈魂訂造師-第667章 枉我心疼了你三秒閲讀-k1s09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再次踏足石室,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菜园里的星球们,还是那副枝繁叶茂的景象,仿佛与吴比下去之前没什么不同……
但吴比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除了蓝星和灵魂斗场之外,又有一颗名为“中州”的星球,被自己留下了一个印记。
宮姝
錯配鴛鴦之庶女謀嫁 代姐2013
行走諸天的獵魔人 1大智1
“卧槽?”迎接吴比的不是琥珀,而是前段时间过得很惨的叶盐——在与吴比去过一趟盖亚之后,叶盐可没少被石鱼念叨,念他配不上“魂炼”这个职级,连一个新手“魂材”都监管不住,害得巨人族闹腾了好一阵子,差点引发双方的正式战争。
帝神巔峰 夜拂曉
叶盐心里自然也有怨言,但是想到吴比道过歉了、也赔过礼了,就也没有过分纠结——再说了,他本就是个随随便便的个性,怨念的来源……也只是觉得石鱼有点烦而已。
叶盐当然知道吴比去了中州,也猜得到以吴比连巨人都要杀的性格……肯定是要在中州搞些事情的。
内心深处,叶盐期待中州的神仙们能给吴比上一课,叫他明白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叫他懂得以后行事之前,想想可能造成的后果……
異能師異界縱橫
期间叶盐每每在菜园的时候,也曾想要看看吴比在中州出糗的窘态——可惜中州迷雾太盛、层层叠嶂,看也看不清楚。
我被跟蹤了 QD
叶盐只是在偶然间看到吴比去了乘鹤楼附近,自行脑补出了一些戏码,但也绝对猜不到吴比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回来。
“你完事儿了?逃回来了?”叶盐算了算,吴比大概离开了有两个月,大概怎么样也不会完成“英雄”的订制,估计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神仙,用了什么魂界的逃生道具逃回来的吧?
“睁大你的灵魂眼看看。”吴比卸掉画皮,语气不无得意——以叶盐的境界,看到自己已经变化了质地的魂力,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叶盐不明所以,眼睛先是眯了眯,然后突然睁得大大:“真被打回来了?”
穿越之鏢行天下 藍夕落
叶盐的确动用了灵魂眼,但是第一时间看到的,并不是吴比那池口冻着的薄薄一层冰面,而是他残缺不全的魂体——好家伙,除了一条腿是完好的,其他都残破得不行,距离自愈遥遥无期!
“你也忒惨了……”叶盐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在手机界面上不停地翻动屏幕,同时嘴巴里面嘀嘀咕咕,“我记着有个高级魂体药来的,在哪里来着……”
“哎哟……”吴比先是一阵感动,知道叶盐是在给自己找药,但实在是受不了他如此看轻自己,便吆喝了一声,“再看!”
“看个屁。”叶盐低头翻了半天,终于从手机里拖了一瓶药剂出来,毫不犹豫地扔到了吴比手中,口中还在碎碎念,“哎哟,偏偏是这个时候,你这边也不让人安心……”
“安心极了。”吴比哈哈一笑,用着当初对付厄普曼的法子,把自己的魂力现形,终于让叶盐看到了围绕在掌边的那薄薄的冰晶。
“卧槽?”叶盐吓了一跳,“你?魂工?”
“牛逼不?”在屈南生前吴比要顾及形象,这下回来终于能放肆一回了。
“等等!你选的那个老头,成了英雄?”叶盐顺着往下想,更是吓得不行,“怎么可能?龙晶都跟我们说了,那老头平平无奇,半只脚都踩进棺材了啊!这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在我得知龙晶非要逼你下界,害得你临时改换人物的时候……我还心疼了你三秒!”叶盐眼睛瞪得像铜铃,也分不清那是吃惊还是愤怒,“结果你两个月就造出来一个英雄?你在搞笑?”
叶盐还从没有在吴比的面前如此激动,一时间也让吴比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快告诉我!咋搞的!”叶盐说完,接连拍着吴比的肩膀,哈哈大笑。
拍了半天叶盐还嫌不过瘾,摸着下巴道:“两个月,好像是破纪录了吧?这能吓死龙晶了哈哈哈哈……”
閻王殿 墨灑孤城
凈化修仙 山客
叶盐接连说个不停,搞得吴比都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自己一天入魂生,下去就解救了一个猩红的蓝星,两个月造出个英雄有那么难么?
那片海還在不在
“你的英雄是哪个路子?”叶盐身为魂炼,自然也曾订造出过英雄,“我其实一直觉得订造英雄最麻烦,不仅要做出功绩,还要时间酝酿……”
“哦我知道了,你那个人物以前参加过荡妖之战,那肯定是战场英雄这种路数了?”叶盐推测出了屈南生的大致情况,语气却是更加吃惊,“然后你陪他在中州打了一仗?还打赢了?跟神仙打?难怪打成了这样……”
叶盐上上下下打量了吴比半天,而后连声催促:“快把药喝了,不然可能应付不来……”
“龙晶呢?叶盐呢?他们在哪?快点,晋升魂工有什么说法?我是不是可以给自己搞一只魂兽了?你的魂兽是什么?”吴比没太注意听叶盐后半句说了什么,咕嘟嘟喝下了一剂高级魂体药,问起了下一步——和叶盐聊了半天也没看见其他的同事,实际上吴比也是是有点好奇他们去了哪里的……
只不过这种好奇,被急切的心情压过——吴比更想要先拿到魂工应该有的权限。
“你就惦记着这?”叶盐一脸嫌弃,“不就一点点魂道,我就不可以教你了?好歹我也是个魂炼啊……”
话音刚落,叶盐轻轻拍了吴比一下,一瞬间就将魂兽的炼制,以及下一步的魂道修行教给了吴比。
“谢了!”吴比心念一动,除了粗略浏览一遍刚刚接收的魂道之外,也查了查眼下自己的工资水平,知道的确是已经成了魂工。
“琥珀呢?”吴比感受着高级魂体药的治愈效果,自然也就想起了这位黑组中的药剂专家,心说往常她不都是最爱看自己热闹的么,怎么也不见人影?
“就在前些天,一件足以惊动阎王的大事情发生了,大家都是焦头烂额……哪有时间来管你?”叶盐叹了口气,一副身心俱疲的模样。
“啊?巨人族又皮痒了?”吴比的消息许久未曾更新,随口一猜。
“巨人族算什么?”叶盐撇撇嘴,“隔壁白手套的老魂匠死了,整个灵魂司都在调查是谁干的。”
幸好吴比没有心脏,不然肯定是猛然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