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iyh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五百八十三章 虎鑒賞-e5lnu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不客气,不客气。”
男人笑呵呵着,摆了摆手,
“……那小伙子,你这顺着这条道先下去吧,我们还得稍微往前面去点,采点菌子。”
“谢谢了,老哥你忙。”
穿越之乞丐王妃
廉歌微微笑着,再道了声谢。
男人再摆了摆手,带着旁边,正好奇着盯着廉歌肩上小白鼠的孩子,继续前面林子里走了去。
“……就这个菌子,你看能吃不能吃?”
“……能。”
總裁危情:嬌妻帶球跑 西嵐
“……能吃个屁能吃,你见屋里什么时候吃过?我刚跟你说什么来着,没吃过的别去乱碰……”
“……这个菌子,你再看看……”
……
看着这男人拿着镰刀,不时蹲下身,带着旁边背着背篓的男孩渐渐走远,
潛行狙擊底線
廉歌转过视线,望了望远处,再挪开了脚步,没顺着那条被踩出的小道往山下去,随意选了个方向,继续从山林下穿过,往前走去。
……
“……哗啦啦……”
“……呲。”
拦去去路的灌木枝叶不断在廉歌身前朝着两侧让开,枝叶碰撞下,响着些窸窣的声音。
純陽戰神 燕靈君副號
廉歌挪着脚步,踩着林下腐叶往前走着,
腐叶下不时溢散出些雾气,又紧随着消散。
渐往前,脚下,林下地面上积蓄着的腐叶渐厚,身侧,山林草木愈加丛生,枝叶愈加茂密,人迹愈少。
繁枝密叶遮天蔽日下,已经渐升至当空的太阳挥洒下的阳光被遮挡,只余下些勉强透过枝叶间缝隙,照着山林下,
不时只藏在灌木中的动物窜起,朝着远方跑去,不时条眼底带着阴冷,蛰伏在藤木上,伺机捕猎的毒蛇在廉歌走过后,又慌忙朝着远处逃窜。
不时些躲在树木枝叶间的飞鸟,在枝叶扰动下腾起,又再落下,轻跃着,张望着四周,在地上,觅着食。
往前挪着脚,一边走着,廉歌一边看着沿途的景象,
肩上,还捧着之前从那颗树上摘下野果的小白鼠,也不时埋下脑袋,啃一口野果,不时又抬起脑袋,朝着四侧张望下。
……
“哗啦……”
升至当空的太阳渐开始西斜,这连绵着的山林下,愈加显得有些昏黑。
再从山林下穿过,又走过片山岭,廉歌再停下了脚,身前往着两侧分开着的灌木枝叶也紧跟着停下了动作,
转过身,廉歌朝着旁侧远处看了眼,
肩上,小白鼠也转过了脑袋,朝着那侧望了过去。
“……咚咚……哗啦……哗啦……”
有些沉闷的动静从那边响起,一群约莫有十几只野猪从远处,横冲直撞般,冲了过来,
一路,穿过了些灌木,直接撞倒了些不算细的树木,
似乎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让这野猪群有些慌不择路,一路没怎么转弯,就这么撞了过来。
“……哗啦,噼啪……”
看着这群又再撞断根不小树干,快冲到身前的野猪,
廉歌转过了视线,平静着,看了眼那领头的野猪,
“……哗啦!”
领头的野猪目光同廉歌对视了下,紧随着,直直地停住了冲撞过来的动作,
然后更加慌张着,直接再转了个弯,撞进了灌木丛生着的旁侧,带着猪群,一路慌乱着,朝着旁侧冲撞着,逃窜而去。
……
看着那群野猪在山林中冲撞着,渐渐跑远,廉歌转过了视线,朝着这群野猪之前逃窜过来的方向看了眼,顿了下目光。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那群野猪跑远了的方向张望着,叫了两声。
“不好吃。”
收回目光,廉歌说了句,再挪开了脚,朝着之前那群野猪逃窜过来的方向走去。
小白鼠闻声,转回了脑袋,重新放下了前肢,在廉歌肩上趴了下来。
……
沿着之前那群野猪逃窜过来时留下的一路清晰路径,廉歌朝前走着,
似乎是之前那群野猪的冲撞,惊走了这一路附近的动物飞鸟,
一路,四侧都有些安静,只有些清风扰动着枝叶的声音不时响起。
……
“飒飒……”
再停下了脚,野猪一路横冲直撞留下的路径已经到了尽头。
身侧愈加显得安静,之前寥寥的些虫鸟啼鸣声都已经远去。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四下是如这连绵山林里其他地方相似的景象,
王者的英雄聯盟
繁枝密叶,草木丛生,
只是周围动物受到什么惊扰,到逃窜出了此处,
脚下积着腐叶的地面,似乎也被什么肆虐过,显得有些狼藉。
廉歌肩上,小白鼠也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侧张望着,
转回目光,廉歌看了眼身前,
身前不远,是簇灌木,四下无风,但那簇灌木却轻轻晃动着。
“……吼!”
就在这时候,一道咆哮声响起,一道有些庞然的身影从旁边窜出,窜到了廉歌和那簇灌木之间,对着廉歌吼了声。
只是,吼声却有些虚弱。
这是头受伤的母虎,身子后倾着,后爪蹬着地,前爪牢牢抓着地面,坐着捕猎的动作,
张着口,冲着廉歌低吼着,眼睛混杂着些怒意,警惕着盯着廉歌,
似乎下一秒就要朝着廉歌扑过来。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这近在咫尺,对着自己咆哮着的母虎,
母虎的皮毛上,沾着些血迹,布满着些划痕,腹部有两个硕大的创口,还不断往外淌着血,滴落在泥土上。
看着那两个创口,廉歌顿了顿目光,才转回了视线,看着母虎的脸上,和她对视着,
“……吼,吼……”
怒声再冲着廉歌吼着,咆哮着,母虎前爪在地上动着,似乎想要将廉歌吓退。
“不用紧张,我只是恰好路过这儿。你应该能听懂我的意思。”
看着母虎的眼睛,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廉歌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转过了脑袋,也看着那母虎。
“……吼!”
母虎再冲着廉歌咆哮了声,爪子抓着地,身子往后倾着,眼底还警惕着。
再看了眼这母虎,廉歌抬起了手,朝着这母虎一轻挥。
母虎的咆哮声停下,望着廉歌,望着廉歌肩上的小白鼠,渐渐重新直起了身。
紧随着,母虎先是转过了头,朝着那还微微晃着的灌木丛望了望,眼底再流露出些痛苦,
再低下头,望了望自己腹部的那创口,
再转回头,望向了廉歌,
“……吼……吼……”
朝着廉歌,母虎一声声低吼着,吼声就如同一阵阵哀鸣,
母虎眼底,渐渐涌出些泪水,噙着,
前肢渐渐弯曲,母虎朝着廉歌跪了下来,头缓缓低下头,
“……吼……吼……”
哀求着,母虎跪在廉歌身前。
……
转过视线,看了眼一直被母虎护在身后的那簇灌木。
抗戰之臨時
再收回目光,廉歌看了眼跪在身前,正一遍遍哀求着的受伤母虎。
天眼之下,母虎周身萦绕着饱满灵蕴,已经是近乎于妖,
翡翠明珠 色醉
只是其生机也在快速溃散,褪去,已经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