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wk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新黎爺的軌跡-第十四章人生導師蔡特讀書-ub5z2

新黎爺的軌跡
小說推薦新黎爺的軌跡
七曜历1204年,6月10日,星期六。
天气晴,利弗斯的绣球花开得很漂亮,初夏的天气并不热,极其适合出游。
只可惜,塞姆利亚实行一周一休制,周六正常工作。
学生上学,教师上课。
顶多就是下午课少一些,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用来进行诸如社团之类的课外活动。
这天,黎恩·舒华泽专门起了个大早。
不是为了锻炼。
也不是为了带娃——小滴太过懂事,小幻虽然不懂事,但只要在黎恩身边就很老实,哪怕黎恩不管他自己忙工作,她也能抱着个娃娃坐一个下午,一动不动。
更不是去喂狗——那可是圣兽。
虽然会汪汪叫,脖子上有项圈,也吃狗粮,但那都是“主人”的任务,伪装的表象。
而且伪装的不是凡狗,是传说中的魔女使魔,会说话,有智慧,除了算是半个“主人”的小幻,其他人都不会把它当普通宠物犬对待。
值得一提,蔡特在宿舍内的人气同样很高。
与支援科不同,这波伪装的不是大型警犬,而是小型犬种,所有的硬朗线条都被收起,毛色也变换为纯白,单论颜值可与黑猫瑟蕾奴一较高下,可爱程度爆表。
再加上蔡特的身上永远干干净净,不需要任何人叮嘱,每天自己给自己洗澡,将毛发整理得一丝不苟。
这样的可爱的狗狗谁不喜欢呢?女生们只要看到,都会去抱一抱撸一撸,上手次数仅次于小幻和小滴,男生也会时不时上个手——顺便开展一项新业务,人生相谈。
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外形的伪装容易,语气声线经验这种伪装很难,蔡特活了那么长时间,说话方式难免老气横秋,但又很有用,往往能一针见血,久而久之,不少人就喜欢把秘密和他分享。
黎恩经常看见,或是在宿舍的后方,或是在天台,开局一条狗,聊天全靠唠的场景。
出于好奇,黎恩有偷偷听过,发现是少年情感问题以及学业问题居多。
比如——
乌拉。(蔡特的化名,取自乌尔拉斯缩写,克洛斯贝尔地区曾经的圣女,是蔡特最好的人类伙伴)
我喜欢上XXX了,但她好像不喜欢我怎么办?
努力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减少所谓出风头的行为,那只会让你显得幼稚。
学校里出色的男性和女性都很多,这样做虽然能吸引她的注意,但只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如果她还不喜欢我,怎么办?
至少你变得更优秀了,以后吸引到女性的概率会变得更大,你的努力不会背叛你。
——正面到黎恩无话可说的答案,甚至第二分校所有的师长都不可能给出这样的答案。
黎恩自己就处理不太好情感的问题,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变成——你个超级大现充怎么会知道我们单身狗的苦?——这种局面。
也因此不会有人来找他谈情感问题,这人会懂恋慕相思之苦就怪了。
问奥蕾莉亚,答案不过脑子都能想到。
正面上啊,喜欢就要大胆地说出来,努力去追求,连这都做不到,你还好意思说你爱他?
问兰迪。
这个不太好猜,但多半不会太正经。
视乎心情和相熟程度,有可能变为要借酒浇愁吗?少年,啊,你不能喝酒啊,那我的宝贝书借给你怎么样?不能被其他人知道哦,不然你我一起完蛋。
或者,年轻人,你根本不懂单身的好处。
没记错的话,这位貌似在克洛斯贝尔是有女朋友的,突然有一种把这话录下来偷偷发过去的冲动。
米海尔和托娃……正常的都不回去问。
前者是没人敢问,后者——那个比你还幼的脸和声线,一脸萌萌哒看着你,别说男生,女生都很难说出口,最多聊聊八卦。
黎恩都想建议奥蕾莉亚聘请蔡特作为学校的心理辅导师,专门处理青少年的心理问题。
一不小心扯远了,总之黎恩早起,纯粹是为了自己。
让小幻一个人在床上继续睡,黎恩开始整理房间。
没错,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
得益于从小良好的家教,黎恩也很爱干净。
因为本身就长得帅,他并不刻意追求帅气,只要清爽整洁就好,房间也是如此。
正常来说不需要专门打扫,但今天不是一般的日子,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傍晚,自己的妹妹,爱丽榭·舒华泽就会到访,带着来自家里的信件和特产。
以爱丽榭的性格,肯定会帮自己打扫房间,在老家的时候就是这样,拦都拦不住,养父养母也只会乐见其成。
最终结果是养父把自己叫走下棋或者直接外出打猎,养母和妹妹开始全家扫除。
如果给她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就不好了。
不要误会,黎恩是正经男人,并不像兰迪会在床底下藏宝贝书和酒,也不会有什么乱丢的内裤臭袜子。
黎恩担心的是他根据记忆整理出来的,关于未来的资料。
人的记忆都有极限,为了避免时间长了淡忘,黎恩一直都有记录的习惯,想到就记下来,然后汇总。
如今已有好几个笔记本以及一台专用的便携式导力终端——RF集团最新产品,亚丽莎专门托人送来的。
这些东西藏在房间里有可能会被妹妹发现,不如早早地转移走。
反正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干脆交给托娃,本来就是她一直在整理情报,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和黎恩一样,托娃也有早起的习惯,在寂静的清晨完成交接,顺便一起带着小幻小滴刷牙洗脸。
“感觉,就像是新婚夫妇一样呢。”
女孩的一句无心之语,让托娃红了脸,呜呜呜地想要辩驳,又不知该从何时说起,最后直接落荒而逃。
黎恩没有逃,也没有动,只是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师叔?”心细的小滴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