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qf3b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長生種物語笔趣-1039.本場最慘——太乙真人(不在場的太乙默默的打個噴嚏.JPG)鑒賞-x0dfj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台上那把剑应该是你的私物吧?你就就这么卖出去了吗?”趴在星刻头顶,俯视着拍卖会场的姜女娃、也就是精卫罕见的主动问道。
“哦?何出此言?”
“……那把剑虽然看上去普通,但就算是在我看来那也是相当罕见的法宝,关键是泛用性极高,保存在自己手里,就算平时不用,能够用得到的机会也有很多。你就这么轻易卖出去实在有些暴殄天物。”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姜女娃就差大骂星刻败家子了。毕竟,太乙庚金剑可不是那些低等级时用一用,高等级直接分解当素材的垃圾武器,它就算再普通,再没有什么特长,它也是十二金仙之一太乙真人的收藏之一,最高等级的平庸就是它的价值体现。
就算星刻自己用不到,以后送给徒弟、手下、后人,或者当个备用武器也都是极好的选择。
但是唯独卖掉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在自由交易的市场里,卖掉的武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跑到了仇人的手里,或者刺进同伴、亲人的胸膛之中。
“哦呀?连帝姬殿下都觉得我那把剑是个宝贝吗?但是我随手就要来了这件宝贝,得来的实在太容易,所以根本不懂得珍惜啊。”星刻十分随便的就讲出了自己不爱惜宝贝的原因,感觉十分欠揍。
“……”
对此,高傲的鸟儿只能表示鄙视和无奈,继续保持沉默。
“不过,既然很少搭理我的帝姬大人都发话了,那我一会儿再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便是了。反正把老师第一次送我的宝贝拿出去也就是为了暖场而已……嗯,顺便也当一次鱼饵罢了。”
钓大鱼自然要用名贵的鱼饵,而既然是鱼饵,那么自然是要收回来的。
………
“太乙……果然那个死胖子和这件事儿脱不了干系吗?!”申公豹一脸怒容的看着场中那把仙剑,毫不犹豫的把黑锅扣在了太乙真人的头顶上。
她认识那把剑,那是被她用降头术阴死的那个李家小子的佩剑,是一把死人的剑。申公豹毫不怀疑这场拍卖会是太乙为了给自己的徒弟报仇,想要设计害她。
连一把死人的佩剑都拿出来示众了,这在申公豹的眼里看来就是为了向她传达非要她付出代价不可的决心。
如此一来,能够轻易的从龙王敖光那只真仙级别的阉龙那里掠来敖冰,将之送上拍卖场的人也必当是太乙无疑了,这明摆着就是在警告她“你阴死我的徒弟,我就卖掉你的徒弟”啊——简直就是其心可诛。
“没想到啊,没想到,太乙你个死.肥.猪平时看上去道貌昂然的,一直都端着一副自己是金仙的架子,给我装什么超然世外的正人君子。没想到还挺护短,死了一个徒弟而已,就这么急着跳墙了……好啊,你的报复,老娘接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申公豹作为太乙真人的师姐,应该老早就认识他了才对,但是直到今天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太乙像个普通人一样,站在他的面前,距离她如此之近。
以前的太乙一直都是无论申公豹怎么欺负他,他都不生气;无论怎么抢他的东西,他都很大度;但无论怎么打压他,他都能够轻易的超越她的存在,从来都是圣人老爷爷一般高高在上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让身为师姐的申公豹无比的火大,尤其是太乙先她无数步获取金仙之位的时候,她简直嫉妒到发狂,因此一气之下叛出了师门,投入通天教主门下。
但是,这一次她没想到,仅仅就是死了一个徒弟而已就让太乙如此动摇,甚至主动反击。这让申公豹在怒火中烧的同时,竟然稍微有了一丝胜利的窃喜。
絕品狂仙混都市
至于——李家的小子还活着,并且成就了真仙来找她复仇——这种可能性,她虽然想过,但是从来都没当回事儿,毕竟小辈始终都是小辈,她还真没放在眼里。
本妃不怕休 唐小才
“国师,此事可真?这件事背后要害你的确实是太乙真人?”殷帝辛这个一国之君听闻有大仙要害自己的国师,自然皱起了眉头。
毕竟他再怎么厉害也只是凡间的人族君王,参合仙界的暗中角力还是要掂量一下的。
“大王莫要担心,太乙虽是金仙之位,但是臣这个以前的师弟根本不善杀伐之术,他既然不直接站出来强硬与臣斗法,那就说明他自有顾虑。大王无需惧了他。”申公豹扬起明媚的笑容,三言两语就消除了帝辛的顾虑,接着说道:
“而且,太乙此举也是提醒了臣,有一个法子既能够确保不让陛下和臣不暴露在那些世家贵族眼前、破坏现有的游戏的规则,也不用让大王破费、消耗太多灵石,还能够确保万无一失的救下我那可怜的徒儿……”
“哦?国师果然有大智慧,所谓何法,能有如此精妙?”
“大王敬请期待,商贾的事情,自然要用商贾的法子去应对,盲目的让王权和武力介入其中反而不美。他太乙能够以仙人的高姿态优势介入拍卖场,臣自然也能做到。”
夜城 步搖佳人
申公豹说着的时候,场中铜镜画面上的数字已经飙升到了可以计数天上繁星的级别,申公豹见时机刚刚好,便使唤仆役唤来了拍卖场的掌柜。
………
“哪吒,所谓的交易无非就是【以物换物】——明明就是很简单的道理却因为每个人都想要以少换多、以无换有,所以非常简单的道理到最后越搞越复杂,弄得交易市场乌烟瘴气的。”
星刻一脸过来人的沧桑模样对哪吒叮嘱道:“但是,你想要钱的话,最快的方式也就是卖掉身上不重要的东西,从需要的人身上换来钱用了……就像现在场中表演的这样。”
“可是,人家不想把自己的东西卖掉啊,人家自己还想要呢……”
哪吒非常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却是发现除了武器、衣服、玩具一类的私人必须品之外,就没有了其他,根本没法儿和别人交易。
“呵呵,谁叫你这丫头是个比我还大方的小败家子儿呢?”星刻记得哪吒有一个非常精致好看的乾坤袋,是李靖和殷夫人在两个人周岁的时候送给哪吒的,但是哪吒却从来只把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儿往里塞,看不上眼的东西从来都是直接丢掉的。
“像是太乙先生送给你的法宝,那块金砖和阴阳剑,就算你不想要也别还给他呀,收起来找时间卖掉不就有钱了吗?”
“哦!~”哪吒恍然醒悟。
“还有,今天打倒的那些杂兵和木头疙瘩,他们身上的装备武器扒下来,哪一样儿不能卖钱?”
我能復制一切技能
“啊,原来赚钱是这样赚啊!”哪吒此时二段觉醒。
“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像是咱们在海边儿干掉的那些海鲜一类,它们的身上吃剩下的贝壳骨刺其实也能卖钱。”
南呂羽舞(九功舞系列) 藤萍
“哦~……”
哪吒此时感觉自己以前错过了一个亿的灵石,甚至有些追悔莫及。
不过,看看此时拍卖场中铜镜上已经稍微稳定了一些的数字,想想金砖和阴阳双剑同样也是出自太乙之手,说错过一个亿那可能还不止。
“然后,知道了该怎么平稳的获赚钱之后,哪吒你也要知道怎么防止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