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xjv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高武大師 線上看-940 分級推薦-aqlzp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两位创始元老的招新计划,又一次的遭遇重挫。
一个小小的招新,都弄出这么多的波折,回顾起来,实在是一言难尽,这个中滋味实在是难以言说。
而联盟这边,则顺利的招收到了想要的人才。
天子外傳 黃玉郎
情况不同,烦恼不同。
联盟在招生方面没有烦恼,但在教育方面却有许多的烦恼。
主要还是师资力量不足。
联盟总共就那么几把枪,现目前的总的正式成员还没超过三百人。
其中有两百多人,都是上次从社会上招聘而来,他们自己都还需要学习、深造,自然当不了老师。
秦浩、石磊那一批,协会转投过来的人,水平倒是不错,但也主要是补充联盟的组织人手,提供一些事务性的劳动力。
因为联盟的教育体系独树一帜,所以,他们当中大部分人也无法任教。
能够任教的就是秦浩、石磊这当中优异者。
真正的任教主力,还是联盟的骨干。
而这些骨干也需要进步,他们也需要学习。
在这种情况下,师资力量实在是难以调整。
去年,人数还少,联盟还能转动,但是今年,人数一多,各方面的安排就有点捉襟见肘了,导致教育安排出现了许多的混乱。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联盟的底子薄弱。
即将已经在进行“极简化”教育了,但依然人手严重不足,草台班子的本质暴露无遗。
要知道,而今的联盟,基本上是什么事情都不做,一心的扑在了教育方面。
不再讓你孤獨
对于一个组织而言,要做的事情自然有很多,实在是人力不足,只能一门心思搞教育,但是即便只搞教育,也还是不足。
由此可知,联盟的底子是何等的薄弱。
面临着这种情况,联盟自然是要想办法的。
三位盟主和几位核心骨干坐在一起,商量着对策。
讨论来,讨论去,眼前只有华山一条路可以走——大力培养初级教师,然后中级、然后高级。
这个思路还是辛云提出来的。
印第安神話故事 蕭風
辛云将联盟的水平分为五级,分别以A、B、C、D、E来表示,其中A级最高,E级别最低。
新招收的学生,属于E级。
社会上招收的那批人才、以及协会加入过来的大多数人,都属于D级。
從島主到國王 符寶
联盟的早期成员,参与过第四关项目的主力成员,属于C级。
钟恩、核心骨干、卓灵岳等等,第四关试炼的重要领袖、能做出突出贡献的,属于B级。
A级就是辛云、张文凯、陆晚,三个人。
能够有资格任教的,起码都是C级分类人员。
也就是说,大量的C级人员,就能够消化E级学生。
歡樂土匪鬧民國 半渡
因此,需要重点培养C级。
而要培养C级,自然是从D级开始培养比较合适。
因此,联盟要改变撒胡椒面的做法,先重点培育D级分类人员,让他们成长到C级,如此就能缓解压力。
当C级足够的多,已经完全满足教育任务以后,再做以后的安排。
本质来说,教育可以实现一个指数增长。
因为受教育的人,在水平合格以后,也可以任教。
越来越多的任教,就可以缓解师资力量的压力。
辛云给出的方案,算是现目前唯一的办法。
既然是唯一的办法,那就好好执行。
……
……
不知不觉,一整年度过了。
这一年,协会忙了个寂寞。
连续两届都没有招收到合适的人才,他们的教育系统也处于空置状态。
倒是有高层,想从别的方面去跟联盟竞争,试图打压联盟。
然而,联盟这么个草台班子,可谓是打无可打,让协会都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究其根源,还是因为联盟太小了。
协会想要找事,都不知道从哪里找,完全找不到借题发挥的点。
而直接的招生竞争,协会算是输了两局。
反观联盟这边,那真是忙得热火朝天。
这一年的日程,可谓是相当的紧张。
包括辛云、张文凯、陆晚,全都投入到了任教的过程里。
辛云自不必多,能力强,亲和力也强,善于跟人沟通和交流。
张文凯本来不太擅长交流,现在也被逼得任教,整天说话。
陆晚更是如此。
以往,陆晚都是高冷的存在。
即便指点旁人,那也是高深莫测。
然而现在,总不可能在一群知识贫瘠的学生面前故作高深吧。
你故作高深,人家都啥都不懂。
教育,就是把知识点,把道理,掰碎了讲。
陆晚也没想到,自己最开始是交朋友,学会交流,结果现在,反而变成了话痨。
这天,陆晚刚教完课,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
邪王獨寵:神醫王妃惹不起
忽然,教室外有人。
陆晚定睛一看,居然是摇光。
只见摇光笑吟吟的站在树荫下,斑驳的树影打在她的身上,整个人仿佛一张被时光浸染的老照片。
陆晚愣住了,他没想到摇光会过来。
在以往,他的世界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摇光、一个是陆辰。
对于陆辰,他有些本能的害怕,因为陆辰是主题,一念可决他的生死。
虽然陆辰从未限制过他,但那股害怕,还是发自本能的。
另一个人就是摇光。
摇光就是那个时不时出现在她身边,然后叽叽喳喳、问东问西、然后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的人。
摇光总是喜欢绕着陆晚转。
陆晚也并不讨厌摇光围绕着他转。
很多时候,没有摇光的笑容,他甚至都觉得身边似乎少了些什么。
对于摇光的存在,陆晚特别的习惯。
以往,当摇光不在的时候,陆晚反而是不怎么习惯的。
这一回,陆晚一直泡在尘世里。
特别是最近几年,他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忙碌,可即便如此,他依然会偶然的想起摇光。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海里就是会蹦出摇光的身影。
有时候,一扭头,看不到哪个身影,便觉得有些惆怅。
其实,他跟摇光在一起的话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彼此都是在交流。
而当摇光不在的时候,他便觉得自己身边缺少一份很重要的存在,心里也少了一份宁静。
因而,当摇光忽然出现时,他便忽然觉得,宁静又重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