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468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討論-第912章 饕餮死前瘋狂反撲!展示-vzxxt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神逆乃是凶兽王,以实力威严,镇压凶兽一族。
凶兽一族虽受煞气影响,除神逆跟四大凶兽之外,其余除了一股杀戮以及臣服本能之外,并无灵慧可言。
然凶兽一族以混沌魔神的残缺身躯,煞气玄机所生,实力是毫无疑问的。
神逆能压服四大凶兽,压服整个凶兽一族,实力自然更是毋庸置疑。
该是这个时代,至为巅峰的存在。
现如今碰到鸿钧,神逆所代表的实力巅峰,却是被无限拉高。
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巅峰,神逆自然强,然强中更有强中手。
神逆再强,也终究受到时代以及底蕴的限制。
为了却开天无量劫,鸿钧果断斩掉了属于混沌魔神的根基。
入洪荒后,得造化玉蝶相助,斩三尸,成全仙道。
以根基而言,看似与神逆站在同一起跑线。
却是莫要忘了,哪怕鸿钧斩掉了混沌魔神的根基,成全了仙道。
从此只有仙道之祖鸿钧,再无混沌魔神鸿钧。
属于混沌魔神的记忆,却是不曾斩灭的。
混沌无量岁月,多此种种玄妙,皆在记忆当中。
这是一份儿神逆无论如何都追赶不上的浑厚底蕴。
再有残破造化玉蝶相助,鸿钧吊打神逆,实在也该是理所应当。
鸿钧出手,让神逆感受到了自出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无情暴击。
身躯感受到的清晰疼痛倒在其次。
尊严被践踏的侮辱,以神逆的自尊而言,实在是有些无法承受。
于鸿钧翻手镇压下,神逆愤而嘶吼,声浪滚滚遍及整个洪荒天地。
随后竟是沟通到了那冥冥所存的雄厚量劫。
引量劫入体,化量劫之威为己用。
鸿钧眉头明显抖动,神逆此一招无疑是出乎鸿钧预料之外的。
化量劫之威为己用,这事儿无论是从理论还是神逆操作的实际,都是行得通的。
可这事儿不能说可做便毫无顾忌的去做。
总得考虑后果,考虑代价是否能够承受。
簫傲金宮 張廉
反正鸿钧没那个信心跟勇气,承受那化量劫之威所用,带来的后果。
而且就以鸿钧来说,也完全没这个必要。
神逆有这个勇气,却是没那个信心。
可面对鸿钧的强势镇压,神逆已然别无选择。
即便后果再沉重,也是应对完鸿钧之后的事儿。
现在要是不用,就得折损在鸿钧手里。
生死危机关头,根本来不及思量其他更多。
活着,便是唯一的信念真理。
见神逆竟然可以化量劫之威所用,鸿钧惊然的同时,反应也不慢。
拐杖演化诸多玄妙,加强对神逆镇压的同时。
默默思量,甚至沟通造化玉蝶。
看看是不是存在什么方法,可以截断神逆对量劫的使用。
鸿钧不慢的反应,更加刺激了神逆。
若是连到了被逼的不得不以量劫为己用的地步,依旧敌不过鸿钧。
先前一番所为,还有什么意思。
受刺激的神逆,真的是不管不顾了,疯狂化量劫之威为己用。
若是之前所用,乃是有控制的涓涓细流。
现如今就是毫无控制的汪洋大海,肆虐奔腾。
都已经做到如此程度,神逆的实力疯狂增长,也是理所应当。
时光的概念,到了一定境界之后,真的是毫无意义可言。
有些事儿,千秋万载都不见得有丝毫改变。
有些事儿的改变,仅在须臾之间,便可完成。
虽加强了对神逆的镇压力度,鸿钧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神逆凭借量劫之威,实力疯狂增长,强悍推翻了自己的镇压。
若不是鸿钧早有准备,也有妙法至极护身,修为疯狂增长,气息暴烈的神逆反击瞬间,鸿钧就有可能受创。
“吒!”
面对量劫之下,修为暴涨的神逆,鸿钧眉头微微抖动,张嘴一呵,雷霆霹雳。
却是效仿当初盘古应对三千魔神的手段,霸道无双的都天神雷。
不过鸿钧终究不是盘古,纵然是相似的手段,受各自所修之道的不同,表现出来也是大有不同。
紫光绽放,似乎涵盖了所有凶兽。
最后紫光汇聚一束,狠狠击打在了神逆身躯之上。
此雷唤做紫霄神雷,哪怕较之都天神雷相差一筹,也是相当了不得的霸道攻击手段。
一道紫霄雷,作用在了神逆躯体之上。
打的神逆霎时身躯颤动,眼眸血色汇聚,无双煞气翻滚。
昂首嘶吼,不仅是疼痛,更是悲愤。
凶兽一族生在混沌魔神的残破身躯之上,凶兽一族的王者,自然也不能例外。
此一道紫霄神雷,刺激了神逆,或者说刺激那演化神逆所生的混沌魔神残破血肉。
被雷霆击打的记忆,实在是太深刻。
要不是率先受到都天神雷的猛烈暴击,断然不可能被盘古无情灭杀。
神逆意志所在,气雾翻滚,一些本不属于神逆,却无比熟悉的记忆,浮现脑海。
那是来自那块儿魔神血肉的记忆,更是属于混沌魔神的传承。
本来神逆就算得此机缘,也得耗费时光以及谋算布置。
暴戾世子的狐貍妻
一道雷霆霹雳,却是直接成全了神逆。
不提以往,单就神逆本身而言,倒是不知该憎恶鸿钧,还是感谢鸿钧了。
不过这一点并不重要了,因为局势的演变,绝非如今的神逆所能左右。
若是胜得过鸿钧,以及鸿钧带来的诸多帮手。
局势如何演变,自然看神逆意愿。
胜不了鸿钧,以及受鸿钧之邀,于凶兽大劫中出手的诸多存在。
身死道消,乃至凶兽一族被灭绝,都是不必怀疑之自然事。
都说道之下,自有一线生机。
得了混沌魔神记忆以及传承的神逆此刻却是明白。
凶兽一族的生机,实在是艰难。
身在混沌魔神血肉之上,受煞气所影响,毫无智慧灵动可言。
这是希望生命演化,多有灵动发展的洪荒,绝不能容忍之事。
此刻虽说是天道未出,但不能说就不存在一种冥冥中的意志,管理洪荒。
如此意志或许出自那尚未完全的天道,也或许······
心有灵犀这种事儿,实在不该是处在敌对状态下,非要分出生死不可的二位,该有之事。
可有些事儿,就是这般的无言玄妙。
同一时刻的无言默契,神逆跟鸿钧同时看向了南方。
透过无量空间,穿梭无穷岁月,越过不知多少屏蔽遮挡。
看到了一尊青衣身影,周身笼罩时光岁月,无量时空,闭目修行。
我的女人不準碰 小婕
似是感知目光,也或许根本没有,反正那嘴角似有似无的一丝角度扬起。
神逆眸中闪过一抹凶煞气息,不管以后如何,现在要紧的是先把这群麻烦处理了。
神逆针对鸿钧无情出手,这一次的手段,不再是单纯的凶兽手段,更融合了属于混沌魔神的手段。
鸿钧目光平和,顶多也就是一些微微诧异。
所使混沌魔神的手段又如何?
他曾经也是混沌魔神,这些手段纵然有所不同,但也没什么太大的本质区别。
不是鸿钧看不起神逆,而是他耍如此手段的时候,神逆还不知在在哪儿呢。
劫数之下,变化所起。
受影响而发生变化的,绝不止神逆。
整个凶兽族群皆有变化,连那些毫无智慧的杀戮凶兽都有变化。
更不用说四大凶兽这一层次的。
神逆有鸿钧应对,四大凶兽亦有强者应对。
一位存在周身弥漫阴阳道韵玄妙,拦住了混沌。
一位存在周身遍布乾坤浩瀚,凭一尊鼎的强悍防御,硬是阻挡住了四大凶兽之二。
同样受鸿钧邀请的五行老祖,也就是麒麟,自然不至于闲着。
其特意操作之下,对应的自然是穷奇。
異俠 曉曉斐遐
“前辈,即便是到了此刻,穷奇依旧求您相救凶兽一族。”
受一滴血的庇护,穷奇自始至终都保持清醒。
劫数已起,凶兽族群怕是难逃。
时光越是推移,劫数诸多演化,穷奇内心担忧恐惧越重。
不为自己,为的依旧是凶兽族群。
若不尽力谋求,此劫之后,天地间怕是将再无凶兽。
“若可以答应,当初便已经答应,何必等到现在。”
“说来此劫我本可以避过,身在大殿自在逍遥,便是再凶险也不可能找得到我。”
“结果你这家伙偏偏就追赶那小狐狸,到了大殿之外。”
“此间固然有因果,也有几分宿命难逃。”
“然吾入此劫数,缘之与你,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听一番所言,穷奇默然。
以他的智慧,自然不至于听不懂。
不怪罪穷奇也就罢了,依旧执着相救凶兽一族,无疑是强人所难。
“该做的,能做的,你都已经做了。”
“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整个族群。”
“又何必太过执着。”
话如此说,该做如何选择,还需穷奇自己决断。
“前辈之意,穷奇了解,然以穷奇之能,还可为族群做一件大事儿。”
“还请前辈勿怪担待,此劫过后,穷奇若得生存,愿以一切报还。”
穷奇长啸,周身弥漫别样道韵,却是如那神逆一般,激发了属于混沌魔神的传承。
不仅是神逆跟穷奇,其他三个凶兽,亦是如此。
刹那变化的应对,相对阴阳老祖,乾坤老祖来说,麒麟身化五行老祖,无疑是最淡然的。
“有什么能耐手段,不必任何顾虑,都使出来吧。”
麒麟自然看得出穷奇变化,再一次出手,必然不只属于穷奇的手段,还有混沌魔神的手段。
麒麟毫无畏惧可言,于混沌无垠中,也不是没有跟混沌魔神交过手。
甚至在洪荒中,也跟混沌魔神残躯交过手。
经历多了,便实在无所谓在意与否了。
穷奇神色明显肃然,翅膀闪动越来越快,缠绕淡淡混沌色彩之神风,以穷奇为中心出现,并且迅速壮大。
气势强悍,相当的壮观,震动人心。
狂风呼啸旋转,遮天辟日,似要将整个洪荒吞噬。
“往昔都已经败了,如今再折腾,又有什么意思可言。”
立身被狂风针对的最核心位置,麒麟神色倒是淡然。
一抹淡淡的不屑,自穷奇身上传递。
那却并非属于穷奇自己的意志,而是那执掌风之大道,混沌魔神的意志。
麒麟懂了那混沌魔神意志所代表的含义,默然点头。
LM老師 夜獨醉
“此倒是不错,我的确不是盘古,施展不出那般的威能。”
“只可惜,你也不是当初的自己。”
“何况就算是完全的混沌魔神又如何,也不是没有杀过。”
浩瀚精光眸中闪烁,五行光辉自麒麟所化五行老祖周身亮起。
五行光辉遵循其道,演化威能,于狂风中厮杀拼搏。
一番动静儿,让阴阳老祖以及乾坤老祖颇受启发。
各自施展威能玄妙,与四大凶兽拼杀。
尤其是乾坤老祖,乾坤之意本是天地。
施展乾坤之威,其根源之力便来自于天地。
還珠格格第二部(套裝全三冊) 瓊瑤
可谓浩浩绵长无绝期,也正是因为有如此底气,再加上乾坤鼎的防御。
乾坤老祖以一敌二,半点儿下风不落。
阴阳旋转,岁月滚滚向前。
麒麟凝眸,随手挥动,五柄利剑归元如一,散发着五彩炫目光辉。
持此五彩光辉利剑直刺,威能直接洞穿了风眼。
纵然是狂风威能无限,也不是没有弱点破绽。
此风眼,便是弱点所在。
五行老祖的胜利,似是刺激了阴阳老祖与乾坤老祖。
威能光辉强烈绽放,胜过了所要应对的凶兽。
只不过相较于针对穷奇的手下留情,阴阳老祖与乾坤老祖下手,无疑果决狠辣许多。
谈不上对错,要不是与穷奇几分机缘,麒麟所化五行老祖,也断然不会留手。
乾坤老祖一声怒然犀利咆哮。
却是被临死疯狂反扑的饕餮,狠狠一口,将一只手给咬了下来。
凶兽一族煞气无双,却也有自尊骄傲,生死之间,自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拼命。
阴阳老祖小心应对,不敢有丝毫大意。
乾坤老祖却是不慎,被饕餮临死反击。
若是寻常的肢体伤损,修行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自然不需要在意。
王妃水嫩:皇叔不可以 辭小小
断肢重生,也不过心念一动罢了。
饕餮的道却是不同,乃是吞噬。
吞噬所有的一切为己用,无双霸道。
临死一击,咬掉了乾坤老祖的一只手,也是咬下了乾坤老祖,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