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cdd玄幻小說 港樂時代討論-第479章 香車美人鑒賞-1huee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天气不似预期,但要走,总要飞。
卢东杰在候机厅停留了一会,直到那班机起飞后,才转身离开。
记者想围上去追问,两人在公众场合如此亲密,是否准备公开宣布真实关系。
卢东杰只是拱手笑而不语,不接受采访,也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他去停车场取车,往五台山上。
不过这次不是回佳视大厦,而是直接往无线电视大厦的方向驶去。
当他驶近的时候,陈钰莲早已在大厦的旁边等待着了,有几分为谁风露立中宵的味道。
她一顶白色小边草帽,鹅蛋脸,大眼睛,秀丽的面孔,乌黑的长发编一条粗辫子垂在脑后。
一些米色淡绿的长裙子飘飘的,把她美好的身段展露无遗,说不出的青春活力。
当一个女孩子独立黄昏的时候,那份顾盼生姿,有一种特别的美丽。
有路过男子假装不经意地走近,偷偷看着,心中暗想,原来美人如玉这四个字果不其然。
如果有这么一个女孩子到门口来等他,怕是此生无憾了。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一阵引擎声破坏黄昏的宁静,刺耳的声音由远及近。
路人都被惊吓到了,不由抬眼看去,迎面一股仗势欺人的气势,令人透不过气来。
拖走霸道總裁 龐龐
一辆米黄色吉普车,庞大的车身占据了半条车道,正朝着这里快速驶来。
远远看去,它像是奔驰在马路中间的野兽,这么咄咄逼人,这么威风凛凛。
路人唯恐是那些玩亡命飞车的飞仔,惊慌地往边沿上走去躲开。
陈钰莲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厌恶,两只小手交叉,露出了笑容,静静立在原地。
她有一种直觉,那车子的主人,就是她要等的人。
吉普车在她身旁慢慢停下,降下车窗,露出了那张熟悉笑容。
卢东杰轻佻地吹了口哨,笑嘻嘻地调戏道:“靓女,带你去游车河了。”
路人不忿,正欲上前英雄救美。
却不料陈钰莲两手放在背后,微微地笑,“好呀,等你好久了。”
她提起裙角想登上车,但似乎不太方便,不由朝向他呶呶嘴,“你这车太高了。”
卢东杰笑笑,伸手去揽着她的腰,一下就把搂了上来大腿坐着,然后把门关上。
路人都傻眼了,原来是自作多情。
陈钰莲双手抱着他的腰,轻轻烫贴在他胸膛山,呼吸开始变得紊乱起来。
她刚洗过头发,一阵橄榄似的幽香若隐若现在车厢内飘散着。
卢东杰难得见这个女孩如此温驯,忍不住用手指点一点她的鼻尖。
陈钰莲畏羞地抬起脸来,粉腮羞红,面如桃花,嘴唇上的鲜红胭脂,更是诱人无比。
卢东杰俯身下来,温柔地去掠夺她的嫩唇,倾情的一吻。
两人躲车里拥吻,然后慢慢分开。
縱是無情偏難休 竹夭陌
陈钰莲连日来积蓄的思念得到藉慰,整个人变得新鲜玲珑起来。
末日重生之地下城 醉宅
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用手掠掠头发,平复着那不规律的心脏跳动。。
卢东杰伸手把车窗都开了透风,然后发动引擎,快速往前驶去。
陈钰莲打量车内环境,按捺不住好奇地问:“你怎么换了架这样的车呀?”
卢东杰笑了一笑,“你不觉得男人应该开霸气一点的车吗。”
陈钰莲扁扁嘴,天真地说:“但是它看起来很丑呀,还不如换个跑车。”
卢东杰哑然失笑,果然男人和女人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
这架英国名厂Land Rover出产的吉普车,在香港一直没有中文译名,通常就叫Jeep仔。
这个Jeep仔的设计及性能,是比较粗狂和简单的,几乎是没有考虑到舒适性。
车厢里狹窄的内拢,甚至沒有冷气系统,到了夏天的季节,坐这个车简直苦不堪言。
而且这个车的避震性能并不显著,还有笨重的軚盘,都不利驾驶人的操作。
过高的车身,让身材小巧的人登车困难,特別是穿上长裙的女孩子。
撚花辭 孤雪赤
其实也不怪陈钰莲会嫌弃它,一般女孩子哪会喜欢坐这种车。
卢东杰不但买下了这种车,还需要额外掏钱去改装内饰,加装冷气设备。
这架车虽然有诸多的缺点,但是有一个优点就足矣。
就是它的动力十足,有恒时的四驱系统,在郊外的时候,不用担心复杂的路况。
至于让卢东杰去开什么跑车,他倒是没什么兴趣。
一架名厂出产的跑车也不过十几万,对卢东杰而言,并不是什么奢侈品。
萬界登陸
但是在香港买跑车是一件败家的事情,几乎就像是百货公司橱窗的样子货,中看不中用。
跑车的底盘通常只有六吋,香港有很多路段是凹凸不平的,速度根本开不起来。
而且修车费十分昂贵,也只有那些喜欢炫耀和追女仔的有钱人愿意去掏这个钱。
陈钰莲靠在车座垫上,小小地伸了个懒腰,“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卢东杰顺手打开收音机,“先去元朗,晚上我们去青山新墟吃海鲜。”
太阳缓缓下山,橘红色是晚霞染遍了天空,有一种自然宁静的美态。
马路两边的树林渐渐响亮,一群倦鸟成群地返巢休憩。
陈钰莲忍不住小小打了哈欠,赶紧伸手去捂住,悄悄看了他一眼。
恋爱中女孩,不能离对方半步,她想和她喜欢的人,沿途看着每一帧风景。
無敵小神醫
如果错过这些事,她觉得会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她有她的恋爱法则。
两人到达元朗屏山的警犬总部的时候,路上的灯早就燃亮了。
他的车上贴有政府停车许可证,自然可以畅通无阻进入停车场内。
卢东杰下车替她开门,忍不住调侃道:“终于睡醒了啦?”
陈钰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他嘴角的笑意,忍不住微微一红。
卢东杰伸手把她搂了下了车,“你睡得这么沉,不怕我把你卖了呀。”
陈钰莲靠在他肩膀上,咕哝地辩解:“人家就小小地眯了一会。”
她落地站定后,好奇四处打量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呀,怎么感觉怪怪的。”
卢东杰轻轻捏一捏她脸颊,恶狠狠地说:“这是龙潭虎穴,问你怕未?”
陈钰莲把手自然地伸进他的臂弯,嘴角弯弯,“有你在,我不怕。”
史上最牛超級網盤 無所謂大法師
她脸上莞尔不绝,一改平日清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