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vi4g好看的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笔趣-第369章不爽的侯君集相伴-5saji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69章
沈睡中的救贖
萌妻調教軍少
侯君集说算自己一个,李世民听到了,心里有点不快,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今天本来就是要韦浩去打架的,而且还要让韦浩去西城打架,这样西城那边的百姓都能够知道怎么回事,让天下的百姓去讨论怎么回事,不过,让李世民放心点的是,其他的武将没有参与。
“行,西城门见,我还不相信了,收拾不了你们,一起上吧,反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自己的工坊,我说了算,我就不给民部,你们来打我吧!”韦浩站在那里,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们说道,
那些大臣听到了,更加生气了,有的就要开始撸袖子了。
“干嘛,干嘛,现在在这里打吗?不是我鄙视你们,如果不是父皇在,在这里,我也能够收拾你们!”韦浩看着那几个撸袖子的大臣说道。
“韦慎庸,老夫就不明白,你说交给民部,天下财富尽收民部?可有什么凭据,没有凭据,你为何要这么说?”戴胄盯着韦浩,非常愤怒的说道。
“怎么没有凭据?你就说民部说控制的那些工坊吧,每年损耗多少?你去查过没有?还有,民部如果收了那些钱,加上你们这么损耗,到时候交给民部的钱是不够的,怎么办?
你们肯定会想办法,把那些本属于民间的工坊,全部收上来,到时候天下的工坊都属于民部,实际上,都属于你们个人,因为是要靠你们民部的官员去管理那些工坊的,最现实的例子就是,之前民部控制的那些钱财,为何会流入到那些世家官员的手上,为何?你来给我解释一下?”韦浩站在那里,也盯着戴胄质问着,戴胄被问的一下说不出话来。
“之前你也是尚书呢?你一心为公,但是,下面那些官员呢,他们还能一心为公吗?不一样在你眼皮子底下弄钱!
再说了,十年之后,你未必是尚书,但是在民部的那些年轻官员,他们正当大任,他们看到了民部有这么多钱,谁不动心?嗯,我韦慎庸穷的时候,看到了别人赚1000贯钱,眼红的不行!”韦浩继续质问着戴胄,
戴胄也是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现在不是有监察院吗?监察院监督百官,如果他们贪腐,监察院可以拿下,这个不是你不给民部的理由!”长孙无忌此刻站了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监察院?哈,监察院只是监察百官,他们还会去监察那些官员的家属不成,你现在去查一下铁坊那边,铁坊交给了工部,就是要少一成,为何少一成,这个可是铁,不是沙子,不是粮食,铁都是几十斤一块呢,那些铁到哪里去了?”韦浩站在那里,质问着工部尚书段纶说道。
“什么?”李靖他们听到了,吃惊的看着韦浩这边。
“父皇,这就是朝堂控制的工坊,还有,食盐工坊那边,也要少一成,父皇,你算过没有,那个一成可是销售额的一成,如果严格算起来,那是十几万贯钱,甚至几十万贯钱,哪里去了,儿臣不是说不允许损耗,损耗是要看东西,食盐损耗半成,我能够接受,铁,父皇,你说铁怎么少?还少了一成!这不是雁过拔毛么?”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对着李世民他们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李世民听到了,也很震惊,接着看着李孝恭:“孝恭,此事可是属实?”
“回陛下,臣还不知道,这个需要臣去查!”李孝恭马上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最強透視
李世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给朕严查!”
“是陛下!”李孝恭点了点头。
“你们说要我交给民部。我敢给吗?如果交给天下百姓,朝堂每年还能收税100多万贯钱,如果交给你们民部,不用三五年,这些工坊就要黄了,而且你们还如此不重视工匠,工匠凭什么用心给你们干,反正,哼,随便你们怎么说吧,就是不给你们!”韦浩站在那里,得意的对着他们说道。
那些大臣听到了,气愤的不行。话都说到这里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一些大臣就在想着,如何来算计韦浩,如何来报复韦浩,韦浩如此小张,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打也打不过了,那就要想办法来找韦浩的麻烦了,一个人去找韦浩,没用,干不过韦浩,韦浩的权势也不小,这个需要满朝文臣去找才行,这样才能对韦浩有威胁。
“韦慎庸,你不是说,打赢了你,那些工坊就交给民部吗?我们兵部有不少大臣,到时候老夫带他们来会会你!”侯君集此刻眯着眼看着韦浩问道。
“对,对对,这个可是你刚刚说的!说话要算话的!”戴胄此刻一听,马上盯着韦浩问了起来。
“行啊!”
“行什么行,胡闹什么,兵部也跟着胡闹!”韦浩刚刚说行,李世民也是马上训斥了起来。
“父皇,没事,我能收拾他们!”韦浩不在乎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兔崽子,你给我闭嘴,侯君集兵部不许去凑这个热闹!”李世民说着着韦浩,但是马上不满的盯着侯君集。
“陛下。兵部也需要钱的,这次如果给了民部。兵部打仗就有钱了!所以,此事,兵部不参加不行!”侯君集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则是看着侯君集,侯君集就是不看李世民,李世民心里是非常生气的,生侯君集的气,想着此人怎么和自己的女婿不对付了?
“父皇,没事,我不怕他们,真的!”韦浩站在那里不在乎的说道。
“慎庸!”李靖此刻喊着韦浩,韦浩扭头看着李靖。
“他们都是武将!”
“武将怎么了,我还真没有打过武将,这次非要试试不可!”李靖提醒着韦浩,韦浩压根就不在乎,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
“好了,不许说打架的事情,诸位大臣,韦浩不是给了一成给民部吗?也算是给民部多弄了一份收入,也是不错的,朕认为慎庸说的对,官府不能与民争利,如果与民争利,那天下的百姓,怎么争得过官府,到时候就会出现官府有钱,而百姓穷的局面,这样的局面可不好,
所以,诸位,你们也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慎庸奏章里面写的那些东西,朕认为,还是有点道理的!”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说道。
“陛下,这个是空话,现在民部需要大量的钱来办事情,包括兴修水利,包括修直道,另外,边境地区,时常有战事发生,还有,陛下说希望天下百姓,都能够读书,民部这边也在筹划着在洛阳建立一所学堂,在南方建立三所学堂,可是这些都是需要钱的!”戴胄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骗谁呢,弄的我好像不知道学堂那边需要多少钱一样,学堂那边,一年最多需要5万贯钱,4所也不过是20万贯钱,不及你民部收入的一成!”韦浩站在那里,鄙视的看着戴胄说道。
“但是那也是钱,民部的开支大着呢,这个就占据了一成,其他的大项开支呢,还有其他看不见的开支呢,不需要钱啊?”戴胄愤怒的盯着韦浩说道。
“你对我吼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是民部尚书,又不是我!”韦浩对着戴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戴胄差点没气的吐血。
“嗯,此事,还有谁有不同的看法?”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问道,李世民心里是有点奇怪的,今天两位仆射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李靖没说,能够理解,毕竟韦浩是他女婿,在朝堂上岳父攻击女婿,有点不像话,
但是房玄龄没说话,就让人感觉有点反常了,不单单是李世民发现了这点,就是其他的大臣也发现了,不过,谁也没有去喊他。
“都是反对的?”李世民看着那些大臣继续问了起来,那些大臣们还是不说话。
“那好吧,此事,下次再议,慎庸,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正好,也让大家考虑三天!”李世民对着韦浩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下面的那些大臣都知道,李世民是偏向于韦浩的方案,但是那些大臣们可不干,哪怕是陛下支持,他们也要反对。
“陛下,此事还是今早定下来为好!”戴胄站在那里,拱手说道。
“是的,陛下,此事还是今早定下来为好!”长孙无忌也拱手说道,接着其他的大臣也是纷纷拱手说着,都是希望李世民能够尽快定下来。
穿越很傾城 淺夏十二夜
秀水村
李世民就是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那些大臣,想着,他们是不是真的不理解韦浩奏章里面写的,还是说,因为人,因为对韦浩不满,因为那些钱,他们宁可不看奏章,不去问明是非?
“陛下,此事,确实是需要多思考一番才是,韦浩的奏章,老夫看,还是有些地方写的对,关于工匠的待遇,关于工坊的管理,关于防止贪腐的考虑,都是很对的!”此刻,房玄龄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李世民和那些大臣,都是震惊的看着房玄龄,他们没有想到,房玄龄居然替韦浩说话。
“房仆射,你?”戴胄非常震惊的看着房玄龄。
“戴尚书,你我都是朝堂官员,首先要考虑的,不是个人的利益,而是朝堂的利益,毕竟,慎庸提出了有可能出现的后果,我们就需要重视,再说了,慎庸说的那些理由,让老夫想到了之前朝堂经办的宣纸工坊,食盐工坊,这些都是需要朝堂补贴钱过去,
后面,韦浩弄出了新的食盐技术,开始扭亏为盈,而现在,好像又要往亏的方向发展了,而铁坊那边,昨天我儿子回来,
惡鬼訓練營 葉傾於田
黑科技壟斷公司 東海豬妖
他说,铁坊那边经常出现损耗,而且还是一成的损耗,我儿派人去调查,被人追杀的回来,陛下,还有诸位,不瞒大家说,我本来也是非常希望慎庸能够将工坊交给民部的,但是昨天晚上,听到我儿说的那些话后,我是一宿没睡觉,开始怀疑之前的那些坚持是不是对的!
所以,臣的意思是,还是要考虑清楚了,不能贸然去决定这个事情,当然,慎庸的办法也是可行的,毕竟,这个是慎庸的工坊,如何处理,确实是该慎庸说了算的!”房玄龄站在哪里,慢悠悠的说着,那些大臣们全部安静的看着他,说完后,那些大臣你看我,我看你。
“嗯,我也赞同房仆射的说法,可以慢慢考虑,反正也不着急,事不辩不明,多辩几次就好!”李靖也是开口说了起来。
“嗯,既然两位爱卿都这么说,那就这么定了,朕会让人抄录慎庸的奏章,你们拿去看,仔细的去考虑韦浩写的那些东西,三天后,我们上朝继续讨论这件事。”李世民听到了他们这么说,也是心里欣慰,还算是有人懂。
“是,陛下!”房玄龄拱手说道,而韦浩坐在那里,正在和魏征两个人互相瞪眼睛,魏征就是怒视着韦浩,韦浩也怒视着魏征!
“嗯,可以其他的事情?”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有,陛下,四天后,要科考了,现在考生基本到齐了!民部和礼部这边,都准备好了!”礼部侍郎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嗯,科举之事,事关重大,诸位也是需要用心才是!”李世民一听,点了点头,对着那些大臣说道。
“是!”那些大臣拱手说道,接着开始说其他的事情,韦浩听着听着,开始打瞌睡了,就往旁边的花瓶靠了过去,还没有等睡着呢,就听到了宣布下朝的声音,韦浩也是站了起来,和李世民拱手后,就准备回去补个回笼觉去。
“韦慎庸,你还敢跑不成?”魏征看到了韦浩快要通过甘露殿大门的时候,指着韦浩喊道,韦浩听到了停住了,转身无奈的看着魏征问道:“还真打不成?”
“韦慎庸,说话可要算话!”戴胄也是盯着韦浩你怒视的说道。
“我还怕你们,西门,走,谁不去谁是这个!”韦浩说着就做了一个乌龟的样子。
“走,回去拿书去,等会在承天门集合去,到时候一起去西门,老夫还不相信了,你韦慎庸还能这么厉害?”侯君集也是盯着韦浩说了起来。
“我说,侯君集,你没事凑什么热闹?”程咬金有点不满的看着侯君集说道。
“诶呦,我这不为了你们争取更多的支持吗?打仗,民部不给钱怎么办?你们不去就算了,老夫非要收拾一下他,太嚣张了!”侯君集站在那里摆了摆手说道,
而李靖非常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走了,李靖和侯君集两个人不对付,严格说起来,侯君集是李靖的徒弟,当年他可是跟着李靖学的兵法,可是学成之后,侯君集居然告李靖谋反,还好李世民没相信,要不然,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所以,从那以后,除非是公事,要不然李靖是绝对不会和侯君集说话的,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之前侯君集有两次想要登门拜访,李靖就是直截了当的说,不见,所以,两家基本没有来往。
九界鴻尊
“慎庸,不要去!”李靖喊住了韦浩,
韦浩就是站在那里,看着他,自己刚刚还说,谁不去谁是乌龟来着。
“没必要打,说清楚就好,肯定能说清楚的,老夫看这本奏章写的好,虽然很多老夫未必懂,但是最起码,你是认真考虑了的,先不管对错,考虑了就好!”李靖看着韦浩说了起来。
“怕什么,岳父,我还能吃亏不成,不是我和你吹,只要不是战场上,这些人,我还没有放在眼里!”韦浩得意的对着李靖说道。
“诶,什么时候吃亏了你就懂事了,这小子!”程咬金看着韦浩说道,
李靖也是叹气了一声,往外面走去,想要去请一个圣旨去,让韦浩他们不要打,韦浩可不管,直接出宫,反正这次是奉旨打架,怕什么?
韦浩骑马到了西城城门的时候,守门的那些侍卫,以为韦浩要出城门,但是发现韦浩下马了,西城门当值的都尉,马上就跑了过来。
“夏国公,你这是,要检查?”那个都尉到了韦浩面前,看着韦浩说道。
“我检查什么?没事,我等会要在这里打架,你不用管啊!”韦浩对着那个都尉说道。
“啊,谁这么开眼啊,和你打架?这不是开玩笑吗?”那个都尉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網遊之遊戲始祖 罪君子
“嗯,朝堂的文武大臣!”韦浩点了点头说道,都尉听到了,傻眼的看着韦浩,这,又打了,之前听说可是打了两次的,现在又来,
没一会,侯君集就到了,还有两个武将,都是侯君集在兵部的陛下!
“现在开始不?”韦浩站在那里,盯着侯君集说道,侯君集冷哼了一声,心里是瞧不起韦浩的,没有靠国公,就封爵,自己在前线生死相搏,才换来一个国公,而韦浩呢,两个国公爵位,加上他是李靖的女婿,他就更加不爽了。
“哼,等人到齐了再说,省的别人以为我欺负你!”侯君集翻身下马,看着韦浩冷哼了一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