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waa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 滾開-53 夜 上分享-j61lx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
飞业城内,能突破三次气血的,无一不是成名多年的高手。
这些高手,大多年纪在三十四十左右,年轻的极少。
只為晨曦
这层次已经是三帮二派中的高层,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突破的。
姜苏和萧然的失败,没人笑话他们,反倒是都觉得理所当然。
特别是萧然,才十七岁而已,还有足足三年时间,以他的天赋,极有可能突破瓶颈,踏入下一层。
倒是姜苏,伤了气血根基,重新恢复又需要至少大半年,再达到圆满又要大半年。
一来一去就是一年多没了。距离二十岁越来越近,潜力怕是….
魏合最近也时常在院子里看到姜苏。
她神色越发坚毅冷漠,拼了命的苦练磨皮。每天大把的药物补品往嘴里塞。
简直是不要命了一样。
萧然失败后,也偶尔来拳院,他神态要沉稳很多,但失败的经历,也让他更成熟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轻浮自傲。
可三次气血,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内城百花楼上。
萧然姜苏相对而坐,江严不在,程少久也不在,只有两人。
一旁侍女给两人倒了酒后,便自动退下。
萧然望着冷清了些的百花楼二楼,心中回想起之前的突破失败,有股难言的苦闷。
他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三次气血突破,难度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很多。我最后关头仔细体会,感觉自己还差很大一步要跨,明明我已经气血圆满,但就是感觉还有很大距离。”
姜苏坐在对面,俏脸微白,明显是之前冲击瓶颈失败,导致根基受损。
和萧然资质根基相比,她明显相差很多,一次冲击不成,根基已然受创。
所以比起萧然,她此时的心头更加苦闷。
“萧师弟不用在意,你还年轻,还有数次机会,但我却只有这么一次了….”她顿了顿继续道。
“那些三次气血高手,无一不是城内成名多年,大多都是大帮大派内担任要职,镇定局面,无有不服。要是我们这么容易就冲击上去,那三次气血岂不是太不值钱了?”
她自我安慰。
“是这个理,只是心有不甘,终究认为自己还有希望,未必就不能这时候突破。”萧然点头。
“另外,你想,若是连你我都无法突破,那院内其余人又有谁能更进一步?若是程师兄还在,或许还有点希望,但其余人?是蹉跎多年的大师兄?还是一向散漫的江严?或者是连石皮也突破艰难的魏合?”姜苏言语中自有一番傲意。
“听闻近日,老师又收一新人入内院,名叫张路。突破石皮只用了六天…”萧然低声叹息。
姜苏张了张嘴,想要劝慰,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人生便是如此,你不往前,不代表别人会停下等你。
停下会落后,甚至前进得慢了,也会落后。
两人一时间心头升起一丝丝危机感,无法突破,便是原地踏步,就是消耗潜力,时间流逝,越是逼近二十岁,便越是潜力减小。
拽女pk四大家族 柏希悅
而身后又有新人一步步紧追而上。
特别是萧然,他是知道,自己如今的待遇一切,都是源自于所有人看重的他的潜力,若是他潜力不再是独一份,而被人超越,那么….他现在的一切,地位,待遇,资源,都会被大大消减。
他不想这样!
酒水一杯杯喝下肚。
萧然喝着喝着,心情烦闷下,忽然手中酒杯一顿。
他看到对面的姜苏娇艳如花,脸颊微红,胸前高高鼓起,曲线毕露。
不知不觉间,他喉咙微微干热,心里有些悸动。
两人都是心中苦闷郁结,特别是姜苏,她突破的希望随着根基受创,越发小了,此时更是一杯接一杯,恍惚中不知道喝了多少。
只知道对面的萧然不断的让人上酒。
妖孽難纏,悍妃也妖嬈!
只是她没发现,萧然也就一开始喝得多,后面慢慢的,给自己倒酒时,也是一杯倒一点点。
两人不断喝酒,后续的九成都是姜苏自己干掉。
豪門甜寵:萌妻狠狠愛 輕盈如水
喝着喝着,姜苏越发感觉头晕目眩,意识也有些模糊起来。
“师姐,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萧然站起身道。
“我….还没醉,还能喝!”姜苏晃了晃头,只觉得随着酒醉,心里的郁结舒坦了许多。
萧然目光闪烁。
“好,那就最后你我一人一杯,喝完就走。师姐你醉了,喝太多回去可能会有意外。还是小心些为好。”
“好….最后…最后一杯。”姜苏虽然有些醉意,但练武之人,气血旺盛,并没有完全醉倒。
最后一杯,萧然分别给两人斟酒,这一次他两人都斟酒全满。
只是给姜苏倒酒时,他袖口里悄然无息的抖出一点点微绿粉末。
那是他以前贪玩时,配好的求欢散,一旦女子服用后,便会神志恍惚,浑身无力,心中火焰焚身,难以自制。
悄悄将粉末下在姜苏的酒水里,萧然轻轻摇晃,迅速将粉末融于酒。
“来!”
“干!”
两人轻轻一碰,仰头最后一饮而尽。
这最后一杯下肚,姜苏站起身,又说了几句话,便打算和萧然一起下楼。
只是药效太猛,加上温酒助药,她才走两步,便感觉身上发热得厉害。
顿时感觉不对劲。
她时常喝酒,也对酒醉的感觉相当熟悉,这次虽然喝得多了些,但也不该有这等感觉。
身上的发热越发不对,从发热变成了全身滚烫。
姜苏顿时感觉不妙,回头朝萧然看去。
大唐武生
萧然正面色平静,但嘴角微微带着一丝弧度,似乎在笑。
他伸手正欲过来搀扶她。
“师姐醉了,还是我来扶你回去吧。”
“萧然…你….!”姜苏心头已经有了不祥预感,她感觉浑身越来越热,双腿相互摩擦,心里隐隐有了一股莫名涌动。
当下她知道不好,转身一个箭步,从二楼楼梯飞奔而下。
她虽酒醉,但练武之人耐力极强,何况她也是二次气血突破之人,此时涌动气血起来,一时半会竟然硬生生压下了药效和醉意,朝外奔逃。
“师姐!你等等我。”萧然一看不妙,迅速紧随而上。
若是今晚成事还好,以后威逼姜苏不说出去就行,但若是不成事,还真可能有些麻烦。
姜苏一路下了酒楼,在路人唯恐避之不及的躲闪下,迅速朝着外城区跑去。
她了解萧然,一旦他决定下手,绝对会一鼓作气,不留余地,把事做绝。
她虽然对萧然有好感,可也没想过在这种情况下把自己交给他。若是这个时候失身,那她一辈子的名声就都毁了。
所以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回山拳院,找老师搭救!
相公請躺好
萧然实力高强,已经是内院最强,如今天色已晚,单独一两个师兄弟根本拦不住他,只有郑师!
姜苏一路急奔,只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耐力,才跑出内城,刚进石桥町,她便开始摇摇晃晃,速度大减。
还没到回山拳院,她便热气上涌,浑身发烫,快要撑不住。
很快,后面的萧然追上来,一把搀扶着她,姿势保持距离,丝毫没有冒犯之意。
“师姐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萧然关心的问,一脸不解。
姜苏见状,心头顿时生疑。
‘难道不是他下的药?’她心中动摇起来。
‘难道是自己错怪他了?’
“没事吧,师姐?”萧然只是扶住她胳膊,一副正人君子姿态,面上的关切不似作伪。
“萧师兄,姜师姐,你们怎么现在还在这里?”忽然不远处有回山拳的师弟结伴路过,看到两人打招呼。
此时天色已晚,这里也是接近回山拳院的街面。有弟子刚刚练完拳,才出门回家。
“喝了点酒,我正要送姜师姐回去。”萧然随意解释几句。
其余人也不疑有他,毕竟姜苏的小圈子一向排外,他们几人一直走得很近,大家也是经常看到。
打招呼的几人见姜苏没反驳,也就自顾自挥手离开了。
只是姜苏不是不反驳,而是意识越发模糊,浑身更是发热,想要撕扯衣物起来。
她视线都有些看不清了,脑子也有些混沌起来。
萧然搀扶着她,往姜家方向走去,一路上遇到好几次练拳完收工的师兄弟,都很自然的和其打招呼。
他已经打算好了,等避开这段路,就找个地方把姜苏办了。
到时候玩个痛快,也算是彻底发泄下最近几个月禁欲的郁闷。
虽然破身会影响后续气血突破。
不过反正姜苏伤了根基,日后潜力更小,突破希望更是少得可怜,再小点也无所谓。
还不如给他玩玩,说不定让他发泄完毕后,还能心情舒畅一举突破。
到时候自己突破后,再给她点补偿就是。
萧然心头升腾着一股子火气,闻着身旁姜苏身上淡淡的女子馨香,心头越发躁动。
他为了突破练功,已经半年没碰过女人,如今心中一朝解禁,更是难以自制。
又扶着姜苏应付了两个师弟后,萧然来到一处靠河的街面上,姜苏已经彻底失了意识,只知道哼哼踉跄跟着走动。
萧然看了看一旁河岸的干草丛,正要动手把人扶进去。
忽然一拨开草丛,他忽有所觉,回头一看。
后面一间小院门前,正直挺挺的站着个人。
那人双目明亮,瞳孔反着天上的月光,笔直看着这里,一动不动。
赫然正是魏合!
“魏师弟….”萧然干笑一声,手慢慢放下干草。脑海里飞速转着借口说辞。
魏合看着他和姜苏。
其实他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两人了,也看出了姜苏有问题。
只是对两人他都没好感,便也不打算管闲事。
可问题是,这萧然远的不去,近的不去,非要到这儿来准备办事。
“萧师弟….你打算在我家门口的河边草丛,做什么?”魏合认真的一字一句道。
夢蝶——緣
萧然:“…….”
魏合:“……..”
两人相对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