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cig精华都市小說 《重生之星空巨蚊》-第1章 我可以稱邪神?鑒賞-oa06g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
这位域主连自己都没想过,当初做为最为不坚定的那个域主,他竟是真的帮助了猎户臂打了这么多场战斗。
自从一个月前离开了贾岩所在的那片星空,他就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连连对战了三大域主,并且身体还受了伤,结果他也不知为什么,这样本来墙头草的自己,居然是在这片战乱不堪的地区坚持了下来,并且成为了这片地区战役的一个标志性人物。
“也不知他们在其他地方如何了。”
这位天才域主,淡淡然的拿起了情报看看,在这次的情报里,他看到了另一位与他们一同前来的星河级存在,在另一处的战场方向,战败了一名敌人从四周强行抓来当壮丁的星河级。
这种消息他知道,但他不知道与自己一同来的那些强者们,如今的心态是如何,是否与自己当下的心情一样。
“本来认为,我与其就差一点点而已,但现在才知道,我是一滴水面对上了一片汪洋大海。”
天才域主?
笑话罢了,在真正的天赋强者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本来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域主,可在现在,他却已经渐渐的认识到了,自己与贾岩的差距,并且也从贾岩身上,间接慢慢知道了一个令得他打击的事实……
那就是他知道了,他所谓的天赋,放在外界恐怕是真的不算什么,而他认为跟贾岩的差距不大,却完全不是如此,他的天赋在银河中央星域,怕是最多到中等,可贾岩的天赋放在银河中央星域,很可能仍旧是顶尖的,虽然贾岩自己从来没承认,可与贾岩一同去过银河中央星域的赖塔,却是话语中隐隐透露出了这种意思。
“罢了,我自傲的东西,有些时候是不能一直如此自我自信的,因为那只会变成倨傲,既然知道了残酷的真实,我就要好好的面对,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无法接受事实的人,我的天赋不如贾岩,那就要承认,何况据他们所言,域主之后几乎不看天赋了,说明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也许我就上位了呢?”
没错,哪怕他已经在贾岩的实力与天赋之下,稍微有点认命了,可他并没有真正认输。
天價老公求上位!
在域主这个等级,没谁会是真正的弱者,况且知道域主之后的提升,纯粹看的是运营与运气,这其中知识、天赋、理论、把想法转换为现实的运作方式等,缺一不可,这便是天赋较弱域主们追上天赋极佳域主的机会。
朝夕之間
不过他并没有想过,哪怕在知识与想法上,恐怕他与贾岩差的都不是一点半点。
总之不论如何。
絕滅魂鎖 給力大老虎
这名域主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渐渐的战斗到了比较火热的程度,与几位同阶的战斗,令得他也收获颇深,渐渐的,融入到了贾岩掌控的猎户臂内部。
另外几处方向的域主与星河初中阶强者,其实也都差不太多。
贾岩依旧坐镇居中,在最最关键的猎户臂边缘点上,监视着敌军真正主力所在地域。
那就是当初他来到帝国边境此地,所被‘邀请’来迎接敌人那位所谓‘大人’的地方,此时此刻,他已经知晓了,那位大人就是与自己战斗过的白豚生物。
而白豚生物,则是在与贾岩他们战斗过后,回到了这片地区的黑雾内部,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哪怕是贾岩,都无法感受到他是否离开了,毕竟这位拥有的次空间天赋与能力,几乎与贾岩相似,等级都差不太多,只是在次空间的应用与开发上,双方有大相径庭的不同衍生,导致了二者之间看似全部都为次空间天赋存在,可双方你打不到我,我也打不到你。
这就是为什么,贾岩在上次战斗的时候,并没发现对方的身影,而贾岩在对方的大本营这边盘踞了许久,对方也没感受到他。
“那家伙的次空间天赋很强,移动手段恐怕比我还要强,上次他的战舰,恐怕除了战舰有效果外,他的天赋也应该是有一定作用的,可惜了,我们之间是敌非友,否则我与他畅谈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取长补短,两人之间的能力都得到极强的提升。”
贾岩知道,强者世界可不是那么美好的,他缺对方拥有某些知识与手段,对方也缺自己拥有的某些手段,看似两人应该是要一起合作,共创美好的未来才对,可现实的世界,这种情况之下,其实更多的情况是两人都想把对方击败,夺取对方拥有的东西。
“至于那位所谓的昆妃子,在我最近的观察看来,她已经不再迷恋我了吗?肯定是与那白海豚域主走到一起了,感觉有点酸酸的,唉,男人就是这样么,我明明对其一点好感都没有,可听到这位对自己有好感的雌性生物如此作派,就会本能的升出不舒服的感觉,这就叫男人呀。”
贾岩哭笑不得。
不过昆妃子的事情,对他来说,已经不在是什么值得自己烦恼的东西了。
敌人这种东西,怕的神秘,神秘的玩意儿对任何人而言,都是相当麻烦的,而如今敌人近乎完整的显露于贾岩的面前,他们的规模,实力,以及最强者的战斗力,全部清晰无比,这就令得贾岩知晓了,自己将要面对何等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之下,昆妃子所导致的小小焦虑,反而是小事了。
“哦?那个天才域主,给了我消息,说愿意来到我身边工作了么?”
贾岩突然接受到了一则爱迪莎递交而上的消息,看完过后,他微微笑了笑。
“爱迪莎,我在最近感觉过了那位所谓敌人域主的念头以后,想要交给你一份任务,而这份任务过后,说不定你就会变成真正的生命体了,当然了,与此同时,你与我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稍微没这么深一点,你觉得意下如何呢?”
突然的,贾岩面向了刚刚对自己展现出消息屏幕的爱迪莎。
“啊?”小小的光影蚊子,怔了一怔,接着表情似乎是犹豫了一番:“主人呀,爱迪莎并不想与主人关系变得不好呢,不过爱迪莎也很想变成真正的生命,不知道该怎么决择,好烦恼哦。”
爱迪莎是智脑,所以反应是极其快速的,看着他好像是很快就说出这些话来,可实际上说不定这番话是经过了不知多少亿次的处理与反覆的计算过后,才得出的最后话语结论。
所以贾岩并没有觉得,它这番话是巴结自己或者随口而出的。
做为智脑,爱迪莎已经足够聪明了,但绝对没聪明到让贾岩都会被它骗到的程度。
混沌裂之風神傳 潛雲煜風
“嗯,我明白你的意思的,不过你想要成为生命这个想法,我是早就答应过你的,所以如今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不如你就去试试吧,当然了,具体的情况我也还没太理顺,等到机会真正出现了,我会通知你,你到时再来考虑也行,当然了,到时我会交点任务给你,如何做也要等到那个时间再说,现在多说无益。”
“嗯,好哒。”
爱迪莎蹦蹦跳跳的,看起来不像是不舍贾岩的样子。
当然了,它对于自己能够成为真正的生命体,是绝对的充满了希翼的,甚至可能这份憧憬是从原来贾岩所谓的‘光影前辈’处,就已经开始在它的智脑程序里记忆了下来,而爱迪莎可以被看成是那位光影前辈的后继者,所以它的念头,很可能就代表了光影前辈在那无尽的孤独岁月里的执念。
如今贾岩说出这番话来,爱迪莎程序之中的那股深藏的执念重新出现,令得它好像是极其的振奋,也就不难想像是为什么了。
看完了爱迪莎的情绪过后,贾岩又继续的处理着自己的事务。
说他内心深处没有什么波澜,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从一开始的崛起之路起,他就一直与爱迪莎在一块儿,两者分开的时日都没有多长的时间,可贾岩并没有过多的不舍什么的,爱迪莎如果成为了真正的生命体,他也有办法令得爱迪莎未来以类似的状况留在自己的身边充当智脑的角色,哪怕它成为了智脑后不愿意留在自己身边效力了,贾岩也绝对不会生气,而是会给它献上一份祝福。
毕竟是老朋友中的老朋友了,只要爱迪莎未来幸福,贾岩就觉得自己心满意足了。
“不过……我这设想,是通过反推对方的念过后,得出的结论,究竟他是否会如我想像的一样做,还是存在疑点的,毕竟此事的做法,太让我震撼了,这得多大的工夫与付出啊,反正我是做不到这么麻烦的事情。”
贾岩翻看着情报,虽然对方在做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下定判断什么了,可问题是,贾岩都不敢置信,对方真的想要如此做。
为了晋升个域主等级,就要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甚至这晋升都不会是一口气晋升到星河高阶,而是很可能只是让域主等级小小的往前迈出一步,只是这步迈得过去的话,未来的路也会变得更顺利一点点而已。
就为了这么个小目标,居然要搞出如此大的动静。
贾岩在知道了对方在做的事情后,终于明白,自己的晋升一路上看似步满了荆棘,可实际上与别的强者比起来,恐怕已经算是顺利了。
当然,他的晋升是用自己的命去换的,别的强者虽然谋划会比较艰巨,可与他次次都需要用命去博比起来,还是要更有确定性一点,只是会更费时罢了。
大明卿士
贾岩翻阅了几份资料过后,取出了自己的私人智脑,打开了智脑上的日记功能,然后在上面的某个关键性的资料文本文件夹里,再打开绝对私密的资料文本文件,翻看了这份文件的第一行……
“海豚域主,‘成神’计划破解日记!”
没错。
贾岩已经猜测出了对方在做什么,并且还知道,对方在进行的事情,对绝大部分的普通生命体而言,就像是在‘成神’。
不,不应该说成神,而是在某种程度上,做到类似神的事情,也像是装到了神的逼格,但实际上,他仍旧会是一位域主,只是这位域主准备搞些动作,晋升自己的实力等级而已。
“神么……不知不觉,我这份实力等级,就算丢在普通的星空里,就像是神一样了么。”
既然白海豚生物能够自称神灵,那么他这样的同阶存在,自称神灵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并且贾岩就算之前并没太深刻的自觉,但域主等级的生物,在许许多多的星域里面,就是神的代名词。
特别是如同当初贾岩曾经去过的那个所谓的神灵星域,神灵多如狗,实际现在的贾岩若是再回去,一口起来吹死几十几百个所谓的神灵大域神灵,都不在话下。
只是他现在并没有那种兴趣罢了,况且他也知道,那种神灵大域里,怕是肯定会隐藏着些许不得了的存在,毕竟神灵大域年代也久了,不出些怪物级别的存在,怎么可能不被推翻。
总而言之,神,在某些地方就是‘域主’,甚至是‘星河级’的代名词,只是文化不同,称呼起来感觉人家自称神更有逼格罢了。
“接下去,我要跟‘神’斗了么?所以,他在自己那边,自称神的话,那么我这边,是不是就被他们称呼为‘邪神’?哈哈,还挺有趣。”
贾岩本来就是蚊子出生,对于邪恶啥的,并没反感,被定义为邪恶的东西,他反而会有种莫名其妙的认同感和开心。
当然了,坏事他这辈子并没做多少,甚至做了不少的好事,但对强者而言,善恶的定义真的很含糊,他可以自称是正义的人,也可以自称是邪恶的人,所以如果被当成神灵,既可以被叫成是真正的神灵,也可以被称为邪神。
反正贾岩都无所谓的。
“现在的最关键之处,就在于,如何找到他在施行那则想法的关键之地,只要找出来……嘿嘿。”
贾岩淡淡然的笑着,好像已经转化为了‘邪恶’的阵营,代入到角色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