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vio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五百六十章 只是戲弄而已鑒賞-cfgr5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
“这特么还怎么打!”
彼时,
妖顏天下:妖孽王爺邪魅妃 非亡亭
星河贵族们还在急迫询问王德发到底有没有研发出对冲虚空暗物质以及半虚空组织的科技。
却没有想到,人家王德发当即来了一句:它被借调了。
这让其它的星河贵族这叫一个有怒又发泄不出来。
借调这种事情对于王德发它们这一叠纪的星河贵族们而言简直就是再平常不过得事情了。
这主要是关于康纳对于星空体研发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其他方面的科学难题。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一直是康纳为主体,但其它的星河贵族们也都需要全力配合。
毕竟星河贵族们需要的是一个真正升华,进阶的星空体,而不是单指某一方面的强化。
所以,
在康纳对星空体进行推进的过程中,其它星河贵族们也都需要时不时的过去报道,并且是一旦康纳有需要就立即到位的那种。
如果只是一般的难题,或说仅仅耽误个三五年,五八十年的,星河贵族们还没多大问题。
偏偏,
星空体的画风已经是偏科了啊!
完全不算前几个叠纪的星河贵族对于星空体的改造,就仅仅只是康纳,它对于星空体的研究与提升都是改了又改,完善再完善,基本就是要一步到位的意思。
最后,不光是需要全体星河贵族们接近全力帮助,其程度更是已经达到了直通八级生命体的标准。
可以说,
星河贵族们走的这条路与天国文明其实存在很多相似的地方。
只不过区别在于,天国文明只是研究出了光感生命体体,将八级生命体的一部分权柄提前掌握,而星河贵族们则是通过对星空体的不断开发,已经预定了八级文明的位置。
也正是因此,星河贵族们的科技才在最近几十万年的时间里陷入了近乎停滞不前的状态。
不是星河贵族们不思进取,也不是它们久居思安,实在是太伤不起啦!
如果是普通的难题也不会沦落到这种程度,关键是对于康纳这个始终力求将星空体完善,且已经踏上八级基石的家伙而言,每一次支援都需要其它星河贵族们搅尽脑汁,并且耗费巨额的时间才能够攻破。
一次,
又一次。
其它星河贵族还能怎么办?
往往是它们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萌生出某种念头,但这个时候康纳的一纸调令很可能突然就来了。
拖个七八百,上千年,等回过头,
咦?
我之前到哪了?
想不起来了,
算了吧,
重新开始吧!
什么灵感,什么激情都架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借调。
可以说,
康纳即是星河贵族们的希望,也是星河贵族们堕落至此的罪魁祸首。
它以一己之力,成功将星河贵族小团体的风气彻底带歪了。
其实这也不能说是坏事,毕竟风气这种东西,只要是有心纠正还是能改回去的。
但文明晋升八级的机会却是可遇不可求。
星河贵族们啊!
康纳啊!
真不知道是累积,用光了几辈子的福报,竟然让它们找到了一条能够直达‘八’的快车道。
若是没有吴冬的出现,星河贵族们就算是心知肚明,也会心甘情愿的陷在里面不愿意出来。
可吴冬来了,
还是带着他的强势而来,打的星河贵族们几乎抬不起来头。
而且王德发也不是第一个了。
奥奈斯,
太光,
甚至是乐奈儿,
如果不是被星空体过度牵扯了精力,以至于它们在自己的领域发展陷入停滞,那么别的不说,就最起码打到现在,星河贵族们也是能够与吴冬分庭抗衡而不落下风的。
可现在,
界龍 眾妙之人
说什么都晚了。
任万物变迁,唯时光永存。
就算是星河贵族们也没有研究出后悔药这种堪比宇宙终极奥秘的物件。
所以每当想到如果己方没有错过那些时间的话,现在形式将会完全不同的时候,星河贵族们的意识中就只剩下了一个字——淦!
“淦!顶不住了!”
也就是后面的星河贵族们还在悔恨不已的时候,前方构建防御带的星河贵族们也已经与甲士们进行了新一轮的交锋。
果不其然,
无论是能量护罩还是禁锢,屏蔽都无法阻挡甲士们。
它们犹如虚空虚空幽灵一般,丝毫没有受到阻碍的穿过了星河贵族们所设下的防御带,搞的前方的星河贵族们一阵慌忙躲闪,并且向后方的星河贵族们发去了需要支援的信息。
可后方,
不对,
应该说是中间的星河贵族们也没有办法啊。
虚空暗物质,
半虚空物质,
中间的星河贵族们之中,就属王德发对这两种物质最是了解。
可人家王德发也表态了:俺知道,但也仅限于知道。
至于怎么破解的问题,王德发则表示它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还怎么搞?
哪怕就是去支援最前方负责防御带的星河贵族们,不就也是去送菜了嘛!
“咦!不对吧!”
看着防御带那边被甲士们追的跟狗一样的同胞们,位于中间的某个星河贵族突然灵光一闪。
“既然虚空暗物质与半虚空物质都是处于不存在的一种状态,物质宇宙的攻击无法伤害到它们,那是不是也就代表着,它们其实也无法对我们造成真正的伤害?”
“不能吧……”
“不可能吧……”
“应该不会是这样……”
的确,这个星河贵族提出的想法很有建设性,甚至与相对论还有些不谋而合。
但怎么说呢,其它星河贵族们是基本上不认同这个近乎荒谬的想法。
毕竟若是这样的话,吴冬放出甲士们的目地又是什么呢?
闹着玩的脑残吗?
休掉妖孽夫君:女人,你敢不要我
可提出这个设想的星河贵族却是已经进入了状态。
科研者嘛,
自然要走一种纵千万人耻笑,吾往矣的决心。
丝毫不理会其他星河贵族们的质疑,依然是那种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姿态。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他或许就只有控制光能这一种攻击方式,或者说只有这一种足以对我们造成即时毁灭性打击的方式。
所以在王德发将他的那种攻击方式屏蔽之后,他便处于一种黔驴技……抱歉,我读取了附近的信息。
总之,这个家伙此刻很可能是处于一种空档期。
虚空暗物质,
半虚空物质,
这些甲士,
很可能是他放出来迷惑我们的,目地很可能是为了让我们惧怕,暂时顾不上反击。
嗯,
应该就是这样,
至于他这么做的目地,很可能就是为了……”
“拖延时间!”
这一下,总算是有同类能够跟上了,这让那个提出设想的星河贵族很是兴奋。
“没错!他应该……不对,他就是在拖延时间!”
“可他为了什么呢?而且拖延时间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只要能够等到乐奈儿它们回来,到时候……”
“到不了那个时候,他的拖延时间跟我们一样,都是在等……或者说是在等一个时间点。
不过很明显,我们两者对于时间的需要是不一样的。
难道你认为这个家伙会不知道乐奈儿它们是去找兵源了吗?
不!
他知道!
而且他在知道的情况下还选择了拖延时间的这种方式,就代表他有信心赶在乐奈尔它们带着援兵回来的时间节点之前对我们整体造成毁灭性打击!”
“这怎么可能!”
有星河贵族质疑。
毕竟它们是星河贵族,哪怕一直以来都是被吴冬给压着打,但这还是改变不了它们是那一群高傲的星河贵族。
它们不相信,有文明以个体的方式能够对它们整个星河贵族团体造成毁灭性打击。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一次发出共振的是一名叫做‘遥’的星河贵族。
就见它体表上的星光不住闪烁着。
“布鲁说的没错,这家伙就是在憋大招!”
这一下,
所有的星河贵族只感觉身上的星辰一缩。
没别的原因,
相比于提出天马猜想的布鲁,这个名为瑶的星河贵族乃是数据观测方面的权威。
特别是瑶的身上星光闪烁,就代表着它已经在观测吴冬周身的信息数据了。
而既然能够说出吴冬在憋大招这种话,便代表着瑶已经收集了足够证据可以支撑它这个定论。
“淦!那还等什么!弄它丫的啊!”
黑道英雄 橫行霸道
这一下,星河贵族们彻底急了。
搞了半天,
一切竟然都是烟雾弹。
当即,
星河贵族们又再次组织起了对于吴冬的攻击战线,并且还有星河贵族对着前方的同伴传了一道信息。
“嘿!前面的别躲了,那些家伙完全不足以构成伤害!”
“???”
“什么玩应?”
“不足以构成伤害?”
“你特么闹呢!”
此刻前方的星河贵族们都一个个如同被猛兽追赶的家禽一般,左跳,右闪躲,就是生怕被甲士们所碰到,落到个身死体消的下场。
所以突然接到后方让它们放弃抵抗信息的时候,前方的星河贵族也是觉得荒谬无比,甚至如果不是星空体的缘故,前方得到信息的星河贵族恐怕要坡口大骂了。
什么叫不足以构成伤害?
没看甲士们一个个都是威风凛凛,虽然并没有远程打击的手段,但仅仅只是那种完全无视物质宇宙的攻击,再加上它们手里那明晃晃的刀枪剑戟,很明显就是一个个的战争兵器啊!
好在,中间的星河贵族又及时补了一条信心,将它们的猜测告知了前方的星河贵族们。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淦!合着半天咱们都白忙活了?”
前方的星河贵族们在收到信息之后,立即开始逐步停下位移与闪躲。
之所以是逐步停止,还是本着严谨性。
要知道,甲士们的数量可是星河贵族们的数倍,如果是贸然停止,且情况不似布鲁的预测,那么前方的星河贵族们很可能就是全灭的下场。
好在,
情况真的如同布鲁所猜测的那样。
面对突然停止逃避的星河贵族们,甲士们依然在以惯性发出攻击。
可是当攻击真真切切的落在停下来的星河贵族们身上的时候,情况却不同了。
“咦?怎么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也是,只有一种很清凉的感觉?”
“这么看来布鲁的推论都是对的?这些半虚空,还是虚空暗物质并不能对我们造成致命打击?甚至连伤害都不能?”
“淦!原来我们一直都在做无用功?那家伙将我们当做什么了?玩笑吗?”
此刻前方的星河贵族们意识中的情绪可以说是非常复杂了,如果不是有星空体的压制,这些家伙很可能表现出哭笑不得的样子。
毕竟之前它们一直在躲避甲士们的攻击,就是怕这些甲士也会如光感生命体一样,杀它们没商量。
但是在听从布鲁的猜想之后,前方的星河贵族们便开始分批次的逐渐停止了躲闪。
并且在停止躲闪的那一瞬间便有星河贵族被甲士们的攻击所临身。
可临身的那一刹那,被甲士击中的那些星河贵族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势,反而是一直被它们当做虎狼的甲士们直接自那些停顿的星河古族们身体穿了过去。
仿若清风,
仿若飘雪,
犹如春梦,
犹如暖冬。
反正,
除了微不足道的一股清凉之外,被甲士们所攻击到的星河贵族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除了让星河贵族们觉得有些庆幸的同时,更是觉得它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之功。
什么构架防御阵线,被撵的像狗一样。
这些算什么?
闹着玩吗?
陰陽師秘錄 北國之鳥
“弄死他!必须弄死他!”
高傲的星河贵族们何时收到过这种屈辱与戏弄。
特别是在确定甲士们并没有实际攻击的能力之后。
那种屈辱,
那种被戏弄的感觉顿时涌上意识,就连星空体都压不住的那种。
一时间,
什么防御阵线,
什么闪避,
统统被星河贵族中们抛在脑后,一门心思的就是想要反攻,想要弄死吴冬。
毕竟星河贵族们不仅确定甲士没有实际攻击力,更是确定了吴冬已经黔驴技穷了。
不然的话,
又怎么会放甲士这种极具威慑性,但却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出来?
完全无视了那些不知疲惫,依然还对自己,还有己方同伴不断‘穿透’的甲士们,星河贵族团伙当即对发起了对吴冬的反击号角。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嘛?
甲士毫无伤害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