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frw好看的都市言情 雲起瓦羅蘭-第857章 受傷的女人展示-3ebhj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维考拉,东侧边缘。
相比较繁花似锦的古城中心,逐渐偏离水源靠近沙漠,沙子积到足以没过脚踝的东侧废墟就荒芜得多了,但好在这里还有一些可以遮沙挡风的墙壁,几棵零星遍布的沙漠绿植能让人有所依靠。
“你应该尽快与父母汇合的,毕竟如今的恕瑞玛并不安全,只有你的力量才能在危险来临之时保护他们,谁想你却找了这么个僻静的地方来帮助一个受伤的陌生女战士…真是难为你了。”
既有批判又有心疼的道森穿过漫天风沙,在仅有的几面墙壁后看到墙角躺着的伤员,如塔莉娅描述的那样…是个伤得很重的女性,身上近乎缠满绷带,是个雇佣兵,身边摆放着做工精良的轻甲。
“对不起,老师…”
“无需道歉,要不是这么善良你当初也不会救我,我会保证她的生命安全…这样织母就不会怪罪你对伤者见死不救了,快回去吧,尽管我的武力远胜于你,庇护你的父母部族并不是问题,可对他们来说我毕竟是外人,只有你的强大才能让他们从心底感到安心喜悦。”
“我真的能做到吗…”
“你在担心什么,如今的你…可不是那只还在学飞的小麻雀,而是展翅高飞的鹰隼了,你仔细回想下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所学,就知我所言非虚。”
“是,老师…”
在道森话语中获得自信的塔莉娅闭上眼睛,压下近乡情怯的不安,再一次睁开时就变得神采奕奕,挂上甜美笑容:“老师,辛苦你了…我出发了!”
“看着点路,别又撞到别人了…我这里忙完了就去找你。”
“我会准备好美食招待老师你的,对了…老师,她的武器我放在另一边的墙下的旧毛毯下。”
“嗯,知道了。”
就如同道森所说的那样,学成归来的塔莉娅再也不是那个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小姑娘,她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可靠且强大的法师。
所以踩着流沙上的她就如同一位归来的女皇,在沙粒的簇拥下化砂为舟站立其上,短短十几秒就在沙子的翻涌推搡下彻底消失在道森的感知之中!
“厉害…”
想过塔莉娅回到恕瑞玛会如鱼得水的道森赞叹道,眼中的惊讶无法掩盖,或许他还是低估了这徒弟的潜力,只是不知低估到了何种程度。
商途
“希望不会有机会见到这种潜力发挥…最起码短期内不要。”
收回目光的道森碎碎念着,塔莉娅自身的天赋与织母的加持,早就注定了她不会平凡一生,更何况是在这种古恕瑞玛帝国一夜复辟的特殊时期。
“唔——!”
狂後:皇上的殺手妃
来自前方的痛苦低哼,让道森打消先看另一侧武器的准备,快步走到近前,才发觉这被绷带缠住的女性有几分眼熟。
武醫官道
“无意识的声音吗…”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一室一廳
随手将粗制挎包放下的道森招来微风,将周围的沙粒灰尘卷出,并形成一个风之屏障在周围挡住外界风沙污染,然后习以为常的取出准备好的绷带。
嗤——!
愛你,別躲我 玖十四
取下旧绷带的道森瞳孔一缩,本该稳定的手掌轻颤几下才稳定下来,他本以为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沙漠战士,却没想到其会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希维尔!
希维尔可是那位的转世,曾是恕瑞玛帝国的开国皇帝,亦是辛德拉的前身。
“我的好徒弟啊,你可是救回来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啊…”
对此头疼不已的道森忍住马上离去的冲动,将余下的绷带一一去掉,露出下面那…纵横交错,斑驳不一如同地图般的身体。
伤疤、伤疤,满满的都是伤疤!
倒映在道森眼中的不是什么千娇百媚的身体,而是由一条条伤疤绘制成的人形地图,最关键的是这些伤口都在前方…这如同戎马一生的身体,道森不是没见过,他的大伯、父亲身上都也有这种密集伤口,可女性身上有这么多伤口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女法醫快到碗裏來 順寶寶
“致命伤是在这里…”
取出海蓝石的道森,开始为希维尔冲洗因紧急包扎而残留的血迹,目光停留在她的后心处…这是一道对她来说堪称耻辱的剑伤伤口。
毕竟希维尔已经用前边身体的伤疤,证明了她面对危险、强敌,甚至是生死险境时也从未有过一次逃跑。
很明显,这道险些致她于死地的伤口来自于自己人。
不是这一次战斗留下的伤口,只是旧伤复发而已,这点从塔莉娅有些蹩脚的缝合线上就能看出来…也幸好她在皮城待过一些时日,才会这种较为科学治疗外伤的方法。
漫漫後宮路 艷癡俠
“为了避免旧伤复发,只能拆开线重缝了…请见谅。”
自言自语的道森也不管希维尔是否同意,稍作准备后将她身上的缝合线拆开,然后就看到伤口内部的情况…不是差点贯穿心脏,而是已经贯穿了,只不过这颗心又因为某种事再一次跳动了起来,上面一点伤口都没有!
又或者说希维尔已经死了,然后又被某个奇迹复活了…比如太阳之城重现,阿兹尔复生,还有那个悄无声息而来能轻易将他撞飞的魁梧男人。
恕瑞玛如今发生这些重大变故,应该都与希维尔脱不了干系。
尽管理智告诉道森现在就走,马上就走,不要顾及和塔莉娅的约定,他即便不救希维尔对方也不会死,可他要是继续待下去…恐怕就要被牵扯进古恕瑞玛帝国过往的恩怨情仇里了。
在这个恩怨情仇内会有新的飞升者诞生,旧的暗裔,以及不惜一切代价铸就王冠,奴役了星空之龙,借太阳圆盘强行夺取了龙王诸多神力的星灵。
轰隆——!
突然响起,又理所应当的外界巨响催促着道森双手飞舞,几乎瞬间他就缝合希维尔那看起来狰狞异常,其实只是一道较深伤口的伤疤…当然,他也没忘记将新的绷带为她缠上一部分,丢了一部分没缠上,好让她在接下来的危机中可以尽量自由行动。
“等等,别走…我的刀呢?”
前一刻就醒来但还是有些迷糊,这次在外界带来的巨响中醒来的希维尔喊住想走的道森,回过头就迎上她那将他脸上不安全然照出的天蓝双眸。
“好吧,别动,我帮你拿…”
这双眸子让道森想起曾在精神断界见过的瑟塔卡女皇,想了她对自己的指点与帮助,便改变主意选择留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相比较刚才所想的那些未知危险,道森更愿意留下来回报对自己有过恩情的人,起码也要看看到底是什么危险来袭才行。
如果到时候真的无法抵挡,力所不能及他再离去也不是问题…毕竟以他如今的实力,要不是主动找死,还真没几个能留下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