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1ga人氣都市异能 我的隱身戰鬥姬 txt-第500章 守護天使看書-a7p7c

我的隱身戰鬥姬
小說推薦我的隱身戰鬥姬
对于已经走过一遍的山路,江禅机知道哪里有坑,一路飞奔用最快的速度上山,尽管他的体力与普通人有天壤之别,但高海拔的稀薄空气还是令他气喘如牛。
好不容易回到熔岩隧道的附近,他放慢脚步平稳一下呼吸,改以在岩壁顶端之间跳跃前进,否则雪崩留下的积雪会轻易地陷入他整条腿甚至整个人。
隧道入口留有修女把守,她们已经听说了是他找到并救出遇险的修女们,眼神里有说不出的感激,但他还是没有让她们为难,主动要来纱巾蒙上眼睛,由她们领着穿过隧道,救人只是单纯的救人,他不想挟恩图报什么的。
然而,等他进入山腹摘下纱巾时,却吓得差点停止了呼吸!
怎么说呢……火山温泉形成的溪水与小池塘里,到处都泡着……人,当然是没穿衣服的那种。
遇险的修女们体温过低,被带进山腹之后就立刻被脱下衣服,将她们泡在温泉里恢复体温,现在已经有部分人清醒过来。
其他修女们在旁边照料着她们,防止昏迷中的她们滑进温泉里溺水。
总之,这里简直成了超大号的露天温泉浴池。
不过好在泡在温泉里的修女们都只露出脖子和脑袋,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修女们见江禅机回来了,叫住他想询问情况,但他赶紧摆手说要先去报告院牧长,然后一溜烟儿地贴着岩壁绕了一个大圈跑进修道院,丝毫不敢停留,也不便左顾右盼。
33号她们等在修道院的门口。
刚才22号被救回来之后,33号跑去帮忙,发现22号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忍者服既保温又透气,22号是遇险者里除了阿拉贝拉之外状况最好的,于是33号放心地拜托修女们代为照料22号。
阿拉贝拉由于体质虚弱,被雪崩埋住时没有昏迷,结果泡进温泉被热水一激,反而晕了过去,倒是没有大碍,只是暂时没办法把她知道的情况告诉大家了。
盛寵之嫡妻再嫁
凯瑟琳也跟22号她们在一起,都在焦急地等江禅机回来,因为现在只有他可能知道详细情况。
江禅机一回来,不等她们开口问,直接先问道:“院牧长还在里面吧?”
凯瑟琳点头。
蕾拉小声嘀咕道:“还真能坐得住……那石头椅子真有那么舒服?”
“行,那进去说吧。”
江禅机跟凯瑟琳并排快步而行,重新回到冥思大厅里,院牧长还气定神闲地坐在宝座上,根本没动地方。
“抱歉,院牧长女士,刚才事急从权,来不及向您请示就跑出去了,请您别见怪。”他一上来先道歉。
“无妨,刚才已经有姐妹进来向我汇报,说幸亏你发现得早,遇险的姐妹们都没有生命危险,对此我深表感谢——你作为使者来访并非偶然,一定是神借你的手拯救了他的子民。”院牧长微微低头。
“您太客气了……”江禅机还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把什么事都归结到神意之上也未尝不可,省去解释的麻烦。
“鉴于你的善行与义举,你会是敝院永远的朋友,随时欢迎你来做客。”院牧长又说道。
江禅机受宠若惊,“谢谢……不过院牧长女士,我还有更重要、更紧急的事需要向您汇报!”
毒妃不乖,王爺請克制 莫洛柒
他按照顺序,先说了关于禁飞区的事,然后说了他们下飞机后一路的所见所闻,然后把阿拉贝拉的话转述了一遍,又把自己刚才探查情况与那队军人遭遇的过程简单讲了讲,只说自己迫于自卫而杀死了两个士兵。
凯瑟琳她们听得暗暗心惊,没想到这场雪崩竟然是榴弹炮引起的,而山下那些军人显然对隐修院不怀好意。
蕾拉实在忍不住了,提高音量说道:“如果军队调动重武器轰山怎么办?山壁被炸塌的话,咱们岂不是被活埋在火山口里?就算山壁够结实,万一那条熔岩隧道被炸塌怎么办?咱们又没长翅膀可以从火山口里飞出去,那不是要饿死、困死在这里?要我说,趁军队还没调动完毕,抓紧时间赶快下山啊!还等什么呢?”
鬼物女友
话糙理不糙,这次大家基本上都认同蕾拉的话,从古至今,孤军被围困在山上都是兵家大忌,阿勒山虽然占地广阔,但能上山下山的路就那么几条,一旦被军队封锁山路,超凡修女们也许可以从悬崖峭壁冒险下山,那些普通修女们怎么办?
江禅机也有些动摇,如果敌军过于强大,避其锋芒不算是软弱,就算院牧长再厉害,甚至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但其他人怎么办?其他人能顶得住现代军事力量的火力么?真要是像蕾拉说的,熔岩隧道被炸塌,再想离开就很困难了。
院牧长倒是镇定如常,丝毫没有惊惧和慌乱,听完他的叙述后,冷哼一声:“原来如此,那么姐妹们遭受的雪崩之灾,应该归咎于山下那些军队,是这样么?”
江禅机点头,“我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无意间射偏的……”
“这并不重要。”院牧长打断道,“他们没有道歉的意思,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没有忏悔之心,没有乞求宽恕,不是么?”
“差不多吧,我没看出他们有歉意。”他承认。
宽恕……蕾拉绝望地甩甩脑袋,这院牧长的脑袋是不是已经坏掉了?指望军队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乞求宽恕?果然不应该跟这些信教的人打交道。
“我明白了。敝院虽不愿介入世俗纷争,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凡夫俗子企图依仗现代军事力量玷污这座离天堂最近的圣山,从你的描述来看,我不得不怀疑他们是被恶魔附身并操纵了心智,如果任凭恶魔大军长驱直入,天堂的安全就会受到威胁,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院牧长的语气掷地有声,话语在空旷的冥思大厅里反复回荡,仿佛晨钟暮鼓般冲击着大家的耳膜与心境。
同居99天:腹黑校草誘寵成癮
不过,院牧长的气势固然很足,但她又不是阿拉贝拉,她的语言不能鼓舞大家的情绪,说白了跟单纯的喊口号没什么区别。
若不是自己也身处险境,蕾拉差点儿笑出声——让不知情的人听到,八成还以为院牧长手握重兵,随时可以横扫天下,犯我修女者虽远必诛呢!
江禅机瞪大眼睛,鱿鱼须的腕足一直指着院牧长宝座的背后,像是在提醒他什么,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像是相当忌惮某种他看不见的存在。
从玻璃屋顶射下来的天光笼罩着院牧长宝座所在的内圈,正常情况下,室内所有人的视线焦点都会汇集于院牧长的身上。
然而就在这时,天光突然……动了一下,像是出现了某种轻微的扰动,比如一只飞鸟快速从玻璃屋顶上方飞过而影响了光线。
不,等等!并不是天光被扰动了,而是天光笼罩的区域之内,有某种东西动了!
其他人比江禅机稍微晚一两秒注意到了光线的异动,她们并不像他一样清楚地知道院牧长宝座后面有东西,还以为是有鸟雀落在了玻璃屋顶上。
紧接着——
“啊!”
白血村
蕾拉、33号、15号、路易莎全都惊叫出声,不由自主地连退数步!
站在中圈里的凯瑟琳见到她们的异状,转头一看,立刻脸色煞白,震惊地呆立当场。
江禅机屏住呼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一个……人形的物体自宝座后面的天光中缓缓走出来,走出内圈,来到更低一层的中圈,站定不动。
中圈不在天光的直射范围之内,只有漫反射的微弱光线,而这个人形物体全身都在散发着柔和的光线,与天光一般无二,怪不得它可以藏身于天光之中。
这个东西是半透明状态,几乎就像是由光线组成的。
它似人而非人,身高大约相当于两个凯瑟琳,身材比例、轮廓都像是凯瑟琳的放大版,最令人震惊的是,它竟然手持一把同样是由光线形成的十字剑,与凯瑟琳的十字剑在轮廓上完全一样。
它的面貌与身体细节比较模糊,就像是人体素描的半成品,刚勾勒出轮廓就停笔的那种,但可以看出它是一位英姿勃勃的年轻女性。
它和凯瑟琳并排站在中圈里,众人看得很清楚,如果它是某位画家凭一支妙笔以光线为墨画出来的,那模特一定是凯瑟琳。
要说它与凯瑟琳的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它的背后长着三对同样是光线形成的羽翼!
江禅机头皮发麻,他终于明白宗主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这就是院牧长幻想中的朋友,一位光之天使!
……
红叶学院,校医院。
“李老师,身体怎么样了?”
学院长出现在李慕勤的病房里。
“总算是快能出院了,这段时间真是把我逼疯了!”
层流消毒床罩已经撤掉,李慕勤只在烧伤还没有完全康复的肢体位置打着绷带。
“偷得浮生半日闲,我还羡慕你能休息这么久呢。”学院长笑道。
李慕勤欲言又止。
“从时间上推算,姜婵姬她们应该已经见到学院长了,你应该从新闻里看到了吧,那边突然打仗了,而且从卫星照片上看,战火已经蔓延到阿勒山。”学院长说道,“所以婵姬这孩子还真是幸运啊,连我都没有亲眼见过院牧长出手呢。”
“院牧长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李慕勤郁闷地说道,“宗主那家伙整天打哑谜,如果我没受伤,一定要逼她说出来!”
病房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整个校医院都静悄悄的。
“院牧长的能力……是目前为止最为奇特的一种,她是唯一一位能将源能子约束于体外的人。”学院长站在窗边,眺望马场里正在练习马术的学生们,弗丽嘉不跟其他马混在一起,独自绕圈小跑,洁白的羽翼格外醒目。
“啊?”李慕勤一愣。
“宗主提供了很有用的线索——院牧长从四五岁时开始,就有一位幻想中的朋友与她作伴,她这位幻想中的朋友是一个天使,她与天使一起说话、玩耍、成长,但是随着她进入青春期,由于种种原因,天使并没有消失,依然陪伴在她身边。”
“幻想中的朋友,是朋友而不是机器人,这意味着院牧长赋予了天使独立的人格,换言之就是有独立的意识……这种情况非常诡异,你可以近似地理解为双重人格,只是额外的那重人格被加注于某个不存在的实体之上。”
“院牧长执着地认为天使就在她的身边,只是别人看不见而已,她可以看见天使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如果院牧长是个普通人,也许注定只能被父母送进精神病院,偏偏她觉醒了能力,源能子与她异常强大的意识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个异常强大的实体——她的守护天使。”
学院长抬手,制止了李慕勤的问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这样的天使即使形成了也不稳定,随时可能涣散,因为源能子是被意识观察而坍缩,那么当院牧长睡觉或者无法集中精神的时候,体外的源能子就会重新进入概率云状态……不,并不是这样,院牧长赋予了天使独立的人格,她给了天使一个初始的观察,令其存在之后,天使就开始了自我观察,令源能子保持稳定。”
李慕勤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宗主那家伙对院牧长敬畏有加,说最多也只能做到跟院牧长同归于尽的程度……”
学院长苦笑,“同归于尽?也许吧,院牧长的身体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确实很容易被杀死,但谁也不敢确定,院牧长身亡之后,那个天使会不会随之消失?如果不消失的话,问题就很严重了,天使很可能由于极端的愤怒和悲伤而陷入疯狂,它本身是无敌状态,没有人可以阻止它,只要它愿意,它可以在数年之内杀光全世界的人……宗教神话已经告诉我们,越是强大的天使,堕落起来就越是可怕。天使与恶魔,往往只有一线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