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l81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一百一十九章 混口湯喝讀書-adoin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没记错的话,陈小刀被带去拉斯维加斯,学到了高进七八成的本事,出山后靠赌术致力于慈善事业,人送外号——赌侠。
等他返回香港的时候,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嫁人了。
不能怪女方薄情,人家把最好的几年青春给了他,还是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说明感情肯定是有的。
奈何陈小刀不上道,出国之后音讯全无,别说写信了,一个电话都没有,这谁扛得住。
女方联系不上他,加上父母在耳边念紧箍咒,外面也不乏追求者,一咬牙一跺脚,找个老实人嫁了。
再然后嘛,陈小刀就遇到了龙九……
本着防患于未然的原则,廖文杰让陈小刀把女朋友一起带出国,免得以后生出什么事端。
極品窺心邪少
虽说男人都是见异思迁、喜新厌旧……不对,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青梅竹马在身边,和是否花心属于两码事,但身边有人看着,多少都会收敛一点。
起码在表面上,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会成熟稳重很多,少有在外面沾花惹草。
听到廖文杰的警告,陈小刀将信将疑,他和女朋友阿珍多年感情,突然嫁人太荒谬了。
高进深信不疑,廖文杰说是,绝无第二种可能。
阿珍是个单纯善良的好女孩,失忆那段时间,阿珍对他十分照顾,真要是嫁了别人,肯定是陈小刀的损失。
和女朋友天人两隔之后,高进对待感情更加认真了,他决定将阿珍带上,不能坏了徒弟的姻缘。
因为一系列证件都没办下来,连个临时章都没有,高进想要投资入股,必须要再等等。
他本人完全无所谓,两千万纯属个人心意,说白了就是找个理由给廖文杰送钱。
合同的事,他让廖文杰看着办,什么时候他再回港岛,想起这件事,补上一个签名也不迟。
至于分到的钱,那更简单了,廖文杰不嫌麻烦就开个户头帮他存起来,嫌麻烦直接存廖文杰账户上,哪天他手头拮据了,自然会开口索要。
赌神会有手头拮据的时候?
或许有,可他有打电话的功夫,几千万小钱钱就到手了。
“廖先生,这一别,也不知道下次见面会在什么时候,如果你哪天去美帝度假,请务必告知,我做向导陪你玩个痛快。”
“不吃个饭再走吗?”
“不了,我下定决心要远离是非之地,不跑快一点,怕是想走都难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了,这顿饭先欠着,等你彻底自由了,我们以朋友的身份坐下来打两圈麻将。”
“一言为定,我非常期待那一天。”高进笑着点点头。
“一言为定。”
廖文杰回以微笑,转而看向龙五:“五哥,你这一走,至少也得好几个月,不和阿九见一面吗?”
“电话联系就行。”
龙五黑着脸说道,高进远走拉斯维加斯,他必须跟着,没空去见龙九。
一方面是公事,他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保护高进,另一方是私人因素,短短一月相处,他便被高进的人格魅力折服,两人的身份也从保镖雇主变成了好友。
一想到至少离开几个月,龙五就浑身不自在,再见面,不会多出一个人吧?
第一眼看到廖文杰,他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油头粉面、油嘴滑舌、油腔滑调、油头滑脑……
不是说廖文杰不好,公司还没开张,就空手套白狼血赚了五千万。连高进这种精明人,都心甘情愿送上三千万,白手起家的同龄人,有几个能做到?
坏就坏在太有本事了,长得帅,还有钱,想低调都难,就算廖文杰洁身自好,也会有一堆女人往他身边凑。
比如刚刚那叫汤朱迪的,言行举止就很不对劲,明显是对他抱有好感。
而龙九性格好强,闷葫芦,受了气也不会往外说,别人抢她的东西,她就自己抢回去,在廖文杰身边注定要吃亏。
再说了,廖文杰会洁身自好?
龙五嗤之以鼻,廖文杰要是不沾花惹草,他就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地上当炮踩。
越想越不放心,决定今晚打电话多劝劝,免得龙九越陷越深,最后连回头路都没了。
夜贖
……
“阿杰,什么情况,到底什么情况?”
一等農女 歲熙
目送高进离开,汤朱迪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廖文杰的胳膊。
“什么什么情况,朱迪姐你矜持一点,贴太紧了。”
廖文杰想抽出手,结果他越是用力,汤朱迪就抱的越紧,万般无奈下,只得从心放弃。
都看到了,他挣扎过。
“那可是‘赌神’高进,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这么尊敬你,还白送您三千万?”汤朱迪满腹疑虑,恨不得跳进廖文杰脑子里,扒开真相一睹为快。
“路人关系,我以前救过他一次,这三千万是他的买命钱。”廖文杰耸耸肩,故事说来太长,精简一下,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
“哎呀,你这人……想急死我吗?”
汤朱迪大怒,松开廖文杰的胳膊,福利都发出去,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捞着,偏偏又急得抓耳挠腮,气得要死。
“朱迪姐,无关紧要的琐事,没必要在乎,你只要知道,自己比高进还会做生意就行了。”
“怎讲?”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至尊修羅
“你买一股二百万,高进买一股两千万,不到五天的功夫就翻了十倍,简直是投资界的一代鬼才啊!”
“呸,说得我现在撤股套现,能提走两个亿一样。”
汤朱迪哼哼唧唧,还是满脸不爽,猛然想到了什么,好奇道:“刚刚你和高进谈了一些神啊鬼啊之类的东西,他居然深信不疑,所以,是我孤陋寡闻,还是他脑子不正常?”
投两千万,纯属汤朱迪鬼迷心窍,她所求不是金钱上的回报,而是和廖文杰有利益纠葛。再深处的原因,她没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想。
可一看高进都吃廖文杰这一套,她不禁疑惑起来,难道这次的投资会赚?
不会吧,这么不靠谱也能赚?
“不可说,说不得!”
廖文杰高深莫测摇摇头,笑道:“我只能说,如果不是因为大家好朋友,这笔钱说什么也轮不到你来赚。”
“这么说来,我还得谢谢你咯?”
“那必须的呀,起码得请客吃个饭,再带我去夜总会唱个歌,上次你唱歌很好听,我都有点听上瘾了。”
“哈哈哈,阿杰,你很懂嘛!”
汤朱迪拍拍廖文杰的肩膀,得意道:“如果当年我没有经商做生意,而是选择投身歌坛,现在哪还有这些歌星什么事。”
廖文杰点点头,这话他深以为然。
“所以,朱迪姐今晚要请我吃饭,然后再去唱歌?”
“那必须……不行。”
汤朱迪果断摇头,瞄了眼会议室外,小声道:“别告诉文静,我最近新钓上一个马子,样靓身材正,性格好气质佳,今晚我要带她去吃饭。”
網遊之霸槍戰天下
“你这人,见色忘义,还敢说是兄弟?”
廖文杰瞪大眼睛,感慨交友不慎,这种好事,居然不早点拿出来分享一下。
“少来,你自己不也见色忘义?”
汤朱迪嗤笑一声,而后炫耀道:“讲真的,这马子太正点了,别说是我,换成你也会不讲兄弟义气。”
“真的假的,有那么正点?”
廖文杰眉头一皱:“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眼见为实,除非你带我见识一下。”
“白日做梦,真以为我傻啊!”
“我不吃肉,混口汤喝也不行?”
“汤都没你的份儿。”
“嘟嘟!嘟嘟嘟————”
正说着,大哥大响起,廖文杰接通电话,简单聊了两句,面露喜色将其挂断。
“这么开心,又有人送钱给你了?”
“不是,我预定的管家来了,就在楼下,装潢的事交给他,我就不用烦神了。”
廖文杰走出会议室,管家指的是老王,这人做了一辈子卧底,专门混迹社会底层,大事他办不了,但零零碎碎的小事,比如疏通社会关系,再比如监管装修事宜,交给他准没错。
……
十八层,电梯打开,廖文杰和老王踏步走出。
“王叔,钥匙和平面图交给你,以后的事情麻烦你多费心了。”
“阿杰,跟我还客气什么,不说你救过我的命,还给我提供了一份工作,光凭我和阿达的交情,我也不会看你吃亏的。”
老王拍拍胸脯,市井待的时间太长,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警察的正经模样。不过这对廖文杰来说是件好事,他要的就是老油条,敢说敢耍横,给个主管的位置,能让他省不少心。
这时,一群装潢公司的经理凑了过来,看到老王皆是面露疑惑。
什么破电梯,好端端的赌神,怎么变糟老头子了?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为表歉意,今天中午这顿饭我来请。”
廖文杰歉意一句,和高进聊了两个多小时,这群人也等了两个多小时,不请客赔礼,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廖先生,之前和你上楼那位……”
一个经理上前,问出众人心中所想:“没看错的话,是‘赌神’高进吧?”
“是啊,看气质看长相,怎么看都是赌神。”
“没错,我昨天还看了报纸。”
“……”
“什么,高进?”
廖文杰笑得直摇头:“诸位看错了,你们也不想想,赌神是什么人,我要是认识他,还用得着在这里开公司吗?”
“……”xN
这个后生仔,不是很诚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