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gfal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第1481章 先打下假看書-h1851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小說推薦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赵昺之所以愿意去也是考虑到这些选送的神童,其中也许真的具有超人天赋的奇才存在。比如真宗朝选出的七岁能文的晏殊,其十四岁时因宰相张知白推荐,以神童召试,被赐同进士出身,之后到秘书省做正字,及后累迁太常寺奉礼郎、光禄寺丞等,并成为太子舍人。
仁宗继位后,晏殊官升礼部侍郎知审官院,迁枢密副使。庆历二年,晏殊官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位同宰相,掌军政大权。晏殊自奉清俭,能荐拔人才,号称贤相。王安石、范仲淹、欧阳修均出其门下,他亦培养了不少日后官拜宰相的人才,如韩琦、女婿富弼等。
大叔別賣萌 影沫藍
这样的人才遇到一个就值了,且这些神童也不是随便就能进京殿试的,而是有规矩和程序的。大宋的童子举,又叫童子选、童子科、童子试,很像今天的少年班选拔考试。什么样的人,有资格参加大宋神童选拔呢?年龄在十二岁以下、能背诵经书、会写诗作赋的孩子就能向州、府报名,获得皇帝亲自考核的殿试机会。
中了童子举,有什么好处呢?好处真不少。太宗的时候,中了童子举的,可以获得进士出身的名义,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已经中举啦。虽说这只是相当于“文举”中的低等进士,但有了做官的资格。真宗呢,更是不掩饰他对“童子举”的重视,不仅给中举童子做官的资格,还发放做官的俸禄,这可是开了先例的事:咸平二年,十二岁的邵焕被任命为秘书省正字,开始领取从九品京官的寄禄官俸禄。
機械智人之造人
给做官资格、给京官俸禄,这还不够。有人啊,甚至因为童子举,父凭子贵。怎么回事?真宗大中祥符八年,年仅四岁的蔡伯俙中了童子举,也被授予秘书省正字。他的父亲参加了很多次科举,都没中。真宗一看:“养出了蔡伯俙这么好的儿子,教育得很成功啊。”于是就喊了蔡伯俙的父亲来面试,最后给了他一个校书郎的官做。这个官虽然比秘书省正字低,但也有俸禄可拿了。真就是,父亲沾了神童儿子的光。
赵昺尽管答应去面试神童们,也相信有天赋的神人存在,但他还是固执的认为遗传基因、家庭氛围和良好的教育才是产生神童的根本。
好比幼年辩琴的蔡文姬,说她就不得不提及她的父亲蔡邕。他在当时可是一个妇孺皆知的大人物,他常常作为大书法家被后人传颂,曾校定《六经》的廖误。他的书法,有“骨气洞达,爽爽如有神力”的美称,蔚然大家,成为当时偶像级的人物。另外,蔡邕与曹操也是挚友,这也使得之后的“文姬归汉”变得合情合理。
所以,蔡文姬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里面,她的家就是那个时代的文化沙龙,也是那个时代的高级图书馆,自小耳濡目染,饱受这些文人雅士的熏陶。所以,至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蔡文姬年幼时就表现出超凡的智慧和才能,几乎成为一种必然。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
再说甘罗,就算甘罗出生在官宦世家,就算他的遗传基因非常好,但是,如果说,他没有受到非常好的教育,没有过人的聪明才智,就算有再好的机会、再好的背景,他恐怕也很难在十二岁能够成为宰相,接替爷爷的位子,去主管爷爷该做的事吧?
要知道历史上有太多太多出生于官宦世家的纨绔子弟,祖上的背景够好了吧,基因也够好了吧,但是那些家伙,不仅没有为国家、为社会做出贡献,反倒成了危害国家和社会的蛀虫。他们失败的根源,赵昺可以想当然的认为可以追溯到失败的家庭教育上。
透过典籍里诸多的“神童”和前世的经历,让赵昺清醒的认识道世上确有天资聪颖的人,但绝大多数所谓的“神童”,都是比别的孩子更早地接受教育和训练,并在父母、“好心人”的精心安排下不断表演,传以博眼球,使人们对其产生了“神”的错觉。因此可见,古人的“神童崇拜”,表面上看是对智力的尊重,其实是对成功和名利的崇拜和追逐。
而赵昺的列祖列宗们对于神童的偏好不一,童子举也是时废时复,待遇呢也是增增减减,录取率也不一样。不过起起落落、断断续续的神童选拔计划。但家长们却都知道‘出名要趁早’,万一哪个皇帝心血来潮要开童子举呢,所以为了孩子能够绕过激烈的科举考试,他们就想在小时候把孩子培养成神童。而这次他答应面试,也算是他们押中了宝……
赵昺来到文德殿,众人上殿朝拜,他看了一阵头皮发麻。大殿地方有点小,说是面试一百多个神童,可还有当地官员和家长相陪,他在上边看到的却是一片脑袋。再说大热天的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岂不是要中暑。他下令移驾殿外的廊中,这里还比较宽敞、凉快。
众人重新排班,赵昺也移座殿外,却没有就坐,而是信步走向队列,在一个长得比较面老的孩子面前停住脚步,“禀陛下,此生为江陵张麟,年十三岁!”边上的陪同的官员连忙施礼道。
逆天狂妻:鬼帝狠狠追
“哦,张麟!”赵昺点点头道,“你是属相是什么?”
後宮日記
“陛下,草民属鸡!”张麟立刻答道。
神醫毒妃之廢物大小姐
“嗯,带出去吧!”赵昺点点头,扭脸对身边的徐宏道。
“陛下,孩子属猪,他记错了!”边上的家长确是急了,慌忙解释道。
“陛下……”在旁的官员也意识到了什么,可徐宏不由分说令侍卫将三人拖了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赵昺向前两步,又指着一个孩子笑着问道。
“陛下,此生扬州秦欢,年十四岁,属狗!”边上的官员比较机灵,立刻替其答道。
“陛下不问,不准妄言!”徐宏皱皱眉警告其道。
斷夢仙緣
“是……是!”官员讪讪退到一边,可神情十分紧张。
“汝今年贵庚?”赵昺不再问孩子,而是转问其父道。
“草民虚度三十二载,此乃长子!”那人施礼回答道。
紅色權力 錄事參軍
“哦,子嗣艰难,不容易!”赵昺点点头随口道。
“不、不,草民十六婚娶,次年便有此子了!”被质疑自己作为男人的能力,他怎肯答应,马上解释道。
“带出去!”不用赵昺说话,徐宏一挥手又有侍卫向前,将这一组人拖了出去。
“你……”赵昺随手一指。
“陛下饶命!”
“陛下饶命!”
“陛下饶命!”这下倒好,一下跪下好几个。
“陛下,臣失职,还请责罚!”陪扈的中书省右相高应松立刻施礼请罪道。
“此刻自首,朕会酌情处置,若是查出来定要重惩!”赵昺没有理会,而是冷下脸道。
他早就清楚在利益面前,肯定会有人为了名利造假。本来按规定,试童子科的神童有年龄限制,须十岁以下方许赴试。被保举者必需要有必然的品质,若推送的是那些跨越年纪限定,并且才学平淡的儿童列入测验的话,则“本道长吏”都要受到紧张的处罚。
入宋后有些时期也会将童子科的年龄放宽到十二岁,这次显然是放宽了,但许多家长在孩子已经超龄的情况下,谎报年龄。而古代又没有身份证,年龄造假显然更加容易,加之州县为了政绩,审核不严,就难以避免。而到了中书复审,他们也是只能例行询问,没有办法辨明真伪,所以就有人不惜铤而走险。
不过谁也没想到碰到了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皇帝,问的问题也是让人猝不及防,一下就露出了马脚。而前边有了例子,其他人不知道皇帝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心里有鬼的人不知有诈,慌乱之下都觉的皇帝那一指是指的自己,结果就是不打自招。
一诈一吓之下,又有几个人跪下请罪,赵昺下令将人皆带出去关押,随后再做惩处。至于剩下的人中还有没有,他觉得肯定还有漏网之鱼,但此刻自己招数已经用尽,他们已经有了准备,再问就不灵了。且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夫浪费在这些人身上,而后自会有人去再查。
赵昺重新落座,他心里也不爽,上上下下的居然骗到自己头上了。而廊下的众人眼见着那么多人被凶神恶煞般的兵卒拖了下去,生死不知,也是吓得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有胆小的已经是瑟瑟发抖。而作为主持人的高应松也觉得没脸,这事情办的实在是有负皇恩,瞅着耷拉着脸的皇帝也不敢妄言。
“把这些有神技的孩子先带过来,朕先试试他们!”赵昺也犯愁,这么多人一一试过,就是听背书也得一天。便要过名册,翻了翻,在介绍中竟然真有会蒙眼识字的这等‘神技’的,心中暗乐,可脸上不动声色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