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1zn优美小說 《海賊之死神副船長》-第569章 桃之助的真實身份-yecs2

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小說推薦海賊之死神副船長
佐乌,鲸鱼森林。
“请别再打了!”锦卫门大叫着,劝阻两人。
乌索普表情惊愕:“喂,你这笨蛋!喊什么啊!”
而其他看到他的毛皮族也纷纷惊了:“嗯?那个是——”
“武士?”
乌索普一下子扑到了锦卫门身上,拉着他准备跑:“你看,这不都被发现了?赶紧逃跑吧锦卫门,会被杀掉的!”
估计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犬岚和猫蝮蛇已经看到他了。
“还请放开在下!拜托!”锦卫门一边说着,一边试图甩脱乌索普。
“干什么啊,怎么连你们也跟着起劲?”而这时候乌索普看到勘十郎和桃之助向前跑了过来,大声叫道,“你们别过来,快点跑吧!猫蝮蛇、犬岚!先等会儿!他们真的没有恶意!”
没想到,犬岚和猫蝮蛇走了上来,乌索普更加慌乱。
看着这两位王走上来,锦卫门却大声开始自报家门:“佐乌的诸位!在下乃是和之国光月家的家臣锦卫门是也!此番叨扰贵国只为寻找一名武人,是在下的同伴雷藏!不知雷藏可有到访?”
乔巴都快吓哭了:“所以说,就是因为他不在这里,这个岛屿才会遭受到这样的破坏啊!”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路飞他们都惊呆了。
犬岚和猫蝮蛇两个并没有为难他们,而是席地而坐在他们面前:“雷藏阁下他,平安无事!!”
“哈?!!”路飞嘴巴长的大大的,半天都合不上。
锦卫门露出了笑容:“原来他平安无事,实在是太好了!”
犬岚笑着点点头。
乌索普愣了半天才说道:“喂!等一下!原来雷藏在这里吗?一直都在吗?而且你们所有的人都在吗?”
这时候,周围所有的毛皮族都露出了笑容,表示默认。
棄婦太妖媚
乌索普不知是什么心情,留下了眼泪:“你们这些家伙!只差一点点就没命了啊!这个存在了上千年的都市也都毁于一旦了啊!”
听到这个真相后,娜美也感动的哭了。
辰奇也从内心感到浓浓的暖流。
猫蝮蛇也笑着过来,对辰奇等人说道:“把你们蒙在鼓里也实在抱歉,我们与和之国的光月家从很久以前就以兄弟相称了,不管那帮人要毁掉什么,我们都绝不会出卖同伴!”
听到这话,路飞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在场诸位的高义,在下即便万分感谢也不为过!”锦卫门说着,脱下了上衣,“请诸位看一下这个标志。”
他背后纹着一只鸟形的纹章。
西西里安:“的确,这是与公爵大人和掌柜的还有雷藏先生一样光月一族的家纹!”
路飞:“光月一族?”
这是一只传说中的神鸟——八尺鸟。
娜美感叹道:“没想到他们原来认识啊。”
乌索普却感到有惊无险:“我都做好了和毛皮族起冲突的心理准备了,真是的。”
罗宾笑笑:“没办法啊,这些事情他们确实也没有跟我们说实话。”
辰奇说道:“刚才他们说猫和狗身上都有家纹,说不定他们的之间的关系比我们想象的要深的多啊。”
锦卫门接着道:“不过,猫蝮蛇、犬岚!未曾想二位尚在人间,可真是叫在下大吃一惊啊!”
犬岚公爵:“的确是苟活下来了,靠当日那一句话一直在此等候!”
猫蝮蛇抽着烟袋:“啊,我就知道,肯定有一天能再次见到你们。”
一听他这话,犬岚又不爽了:“喂!臭猫妖!现在可是我在和锦卫门说话!”
猫蝮蛇也怼他道:“啊?一想到你那罗里吧嗦的对话,我才要和锦卫门说话啊!”
旺达劝阻道:“你们二位别吵了!好不容易才盼到了一直在等的人。”
犬岚还在大喊:“这里没你的事儿!滚吧!”
猫蝮蛇也反驳:“要滚你先滚吧!”
“犬岚!猫蝮蛇!请你们不要吵了!”这个时候,桃之助忽然大喊着劝阻,“曾经如此要好的二人,却一直在这里喊打喊杀!我不允许尔等再争吵了!若是因为家父就更不应该如此!倘若看到如今的你们,家父该会何等的悲哀!”
娜美:“哎?桃桃?”
乌索普:“他说家父?锦卫门不就在那边吗?”
当然,草帽一伙儿人中,只有辰奇知道是怎么回事。
重生之盛世豪商 騎鶴人
三國之鬼謀
桃之助说完这番话之后,现场沉默半晌。
血瞳公主的紫色之約 韓熙熙
犬岚公爵直接跪下了:“万分抱歉!”
極品陰陽師 洛書然
猫蝮蛇也跪下:“桃之助殿下!我等羞愧万分!您所言极是!”
侠客团和火枪队的都愣住了:“哎?公爵大人?”
末法飛寇
“掌柜的居然对别人磕头了?”
“难不成那孩子是?”
这时,锦卫门说道:“的确如桃之助殿下所说,连阁下极为也期满在内,还请各位见谅!在下与桃之助殿下其实并非父子!”
“啥米?!!”路飞、乌索普等一个个嘴巴张大,表情夸张。
剧情仿佛再一次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锦卫门叹了一口气,重新给大家介绍道:“诸位面前的乃是和之国九里的大名,光月御田大人的继承人,光月桃之助是也!”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是光月家的后人!原来他是御田殿下的血脉吗?”
“真是看走眼了!”
弗兰奇道:“原来桃桃的身份这样显赫啊!”
罗宾道:“如果他们就是家臣的代表,那应该是为相当有权威的主子呢。”
锦卫门:“换言之,桃之助殿下便是犬岚、猫蝮蛇以及我等的主公!奈何行走江湖若暴露真实身份的话,只会徒增敌人,所以不得已才假扮父子示人!这难言之隐还请诸位海涵!”
路飞挖着鼻孔道:“原来你们不是父子啊,长得倒是挺像的。”
(也不知道哪里像了。)
既然表明了身份,桃之助的架子端了起来:“抱歉之前欺瞒诸位,在下确实身份尊贵!”
辰奇心中暗想:还有这样说自己的?
路飞走到他面前:“随便的啦,是什么都行。”
桃之助一脸傲娇:“如何能随便啦!路飞你着实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