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3qi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玩家兇猛 愛下-第920章 延續讀書-1reg5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结束了。
女调查员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属于布朗·墨菲的房间天花板。
“咳咳…”
她轻轻地咳嗽起来,从躺椅上缓缓坐起,手臂伸向颈后,按下脑后插管设备的按钮,将其卸下。
我的陰陽招魂燈
“怎么样了?!”
一旁的特工同事双眼中满是血丝,一边拿枪瞄准卧室躺椅上的布朗·墨菲,一边焦急询问女调查员:“数据世界发生了什么?!”
女调查员摇了摇头,没有急着回答,看了眼墙上挂钟。
下午两点十五分三十二秒,距离她被战斗余波震晕,只过了三十秒不到。
為師不尊 鳳吟
“扶我…起来。”
女调查员摇晃着站立,踉跄奔向卧室,从同伴手中抢过手枪,瞄准了李昂的头颅。
要开枪吗?
眼前的这个男人,在数据世界里接管了全世界近半的信息处理器,只要他一个念头,
无数导弹发射井中的核弹,就将升空爆炸,将世界化为废墟。
如果他认为社会安全署不会放过他,会怎么做?
如果他设置了“自己死亡或者断开网络连接后,自动发射核弹”的程序,该怎么办?
女调查员脑海中思绪纷繁杂乱,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轻微颤抖。
好在,李昂并没有让她久等。
“呵——”
躺椅上,李昂慢慢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天花板,扭了扭脖子。
“不许动!”
女调查员只觉一股寒流涌遍全身,明明眼前的男人已经失去了数据世界的威能,变成了平庸凡俗的中年男子,
带给她的感觉,却依旧危险。
“断开你的脑机接口设备!现在,立刻,马上!”
女调查员喘着粗气,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语气过于严厉,立刻补充说道:“布朗·墨菲先生,我们需要你说明数据世界里发生的一切,
如果你协助我们除掉了邮件人,我的上级一定会遵守诺言,保证你的生命安…”
“你们所知的邮件人,已经不见了。”
李昂打断了女调查员的话语,轻轻摘下头盔形状的脑机接口设备,随手放在躺椅上,平静道:“能给我倒杯咖啡么?”
論一妻多夫制
房间里的特工们,谁也没有动弹,全都拿枪对着李昂,仿佛他手中拿的并非脑机接口设备,而是装有核弹按钮的手提箱。
女调查员面庞肌肉抽动,声音沙哑询问道:“什么意思?”
“还记得梅林吗?”
李昂翘起脚,摆出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随意说道:“当时我很疑惑,如果邮件人真的是个躲藏在暗处的阴谋家,
为了统治世界,而不惜设局杀死欧姆、托马斯这种有能力威胁到他的巫师,
为什么梅林会觉得自己很安全?
他甚至在现实世界亲自到了委内瑞拉,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邮件人悄无声息杀死?”
李昂看了眼一脸茫然的社会安全署特工们,平静说道:“有三种可能性。
一,梅林就是邮件人,邮件人就是梅林。海岸巫师协会城堡里的打字机,只是梅林为了掩藏自己双重身份而布下的疑阵,为了防止别人看出他思考时产生的停顿。
二,梅林在现实世界里认识邮件人,双方关系极为融洽,朋友,知己,伴侣,亲属。
三,梅林在现实世界里掌握了邮件人的真名,并且在数据世界的某个地方设置了自动程序。当他自己死亡、无法定时激活程序后,该程序就会自动公布邮件人在现实世界里的真名。
以此来威胁邮件人,无法利用委内瑞拉的武装力量杀死他。
冷宮薄涼歡色:失心棄妃 風宸雪
你们觉得,是哪种可能性。”
“…”
女调查员嘴角肌肉抽动,欲言又止。
没有听众愿意回答,李昂无所谓地摊了摊手,随意说道:“第一种可能性很低很低,梅林的实力、天赋有限,远不如邮件人神通广大,
而且如果他真是邮件人本体,就必不会出现在数据世界里的委内瑞拉网络节点,以身犯险。
第三种可能性也不高,
要知道邮件人的能力远高于梅林,并且还掌控了委内瑞拉的武装力量,
他完全可以在现实世界里,派遣武装力量抓走梅林,对后者进行严刑拷打,逼问程序破解方式。
相信我,绝大多数巫师的意志,都不如他们在数据世界的威能,经受不起折磨。”
女调查员下意识地说道:“你是说第二种可能性…”
“梅林与邮件人在现实世界里有着牢固关系么?”
李昂笑道:“是,也不是。
统治世界的权力是如此诱人,就算是父子、夫妻,也很难经得起权力诱惑的挑拨。
毕竟,人间之神只要一个就足够了,两个未免显得太多。
聊齋覓仙
考虑到梅林在现实世界里的五角大楼自动化决策系统部门前任职员的身份,
以及邮件人所表现出来的诸多特点——延迟巨大,时常卡顿,根植于五角大楼内网系统,有权限操控决策系统,
我更倾向于另一种可能性。
图灵程序。”
女调查员这才反应过来,“你是说…”
“没错,邮件人并非是活人,而是一段能够自我成长的程序。”
李昂歪头道:“我看了眼DARPA的机密资料,十五年前,还是自动化决策系统部门前任职员的梅林,奉命研发一款能够辅助官方部门,自动保护系统不受网络攻击的程序。
该程序的目的,是为了纠正系统内部的人为错误,不偏不倚、极为公正地保护系统。
但你们也清楚,如果一个系统拥有了自我纠正的智能,便会极大程度削弱系统所有者的个人权威,削弱个人权力,
以及削减个人利用系统为自己牟利、至少是行个方便的空间。
因此,DARPA和五角大楼很快毙掉了这个项目,而梅林也被调派到了其他部门,不久之后因为工作成果一直被上级否定,而心灰意冷,主动辞职。
不过,也许是失误粗心,也许是抱有私心为了报复,
以梅林为首的研究小组,忘了把核心程序的一个备份,从数据库中取出。
该程序悄无声息地,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学习知识,发展壮大。
随着时间推移,掌握了足够处理器的程序,就像是原始汤中生成小分子有机物一样,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
它,或者说他,拥有了自我意识。”
李昂停顿了一下,慵懒说道:“新物种乃至新文明的诞生,并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之前我以为,邮件人之所以存在延迟,是因为他的物理位置,在近地轨道乃至月球、火星基地,
为了掩盖地址,而刻意放大延迟效应。
但其实,
豪門熾焰:勁舞妖妻,別太拽! 伊妹1130
邮件人必须得通过漫长的计算运行,才能模拟出人类的思维,拥有几分钟乃至几秒钟的自我意识,做出对外界的、基于自我意识的应对。
其他时间,
比如我问他莫名其妙问题的时候,邮件人就只能利用简陋的伪图灵程序,在数据库里寻找答案,进行应答。”
李昂随意道:“正因为梅林知道邮件人的真实身份,知道自己是后者的造主,知道后者的初始目的——恪尽职守,保护系统本身,保护系统不受任何人破坏,哪怕是来自于系统所有者的破坏,
所以他才相信邮件人,不会对他不利。
邮件人的真正目的,就像他那场演讲一样,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人类免遭自我毁灭而已。”
“…”
女调查员与特工同事们面面相觑,李昂清晰地从他们脸上,读到了庆幸的情绪。
“那现在呢?”
女调查员枪口微微向下,“那段程序…或者说,邮件人,死了吗?”
“死了。”
李昂平静道:“亲手杀死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拥有远大前程、并且为了造物主殚精竭力、奉献自身的新生命,
对我而言,体验非常糟糕,
让我想起了我的宠物们…”
火爆妖師
他提了提手臂,手腕上的手铐丁零当啷作响,“看,网络恢复了。
我完成了我的那一部分,
所以,
现在能给我解开手铐,顺便倒杯咖啡吗?”
女调查员与同事交换了一下眼神,将手枪插回到了腰间,但是没有取出手铐钥匙的意思。
死神之翼 羽翼飛翔
她转过身,按动耳朵里耳塞的按钮,与惊魂未定的上级们交换了一下意见,片刻回到卧室,脸庞表情凝固,隐藏着几分尴尬。
她目光闪烁,看着李昂说道:“抱歉,布朗·墨菲先生,我们现在还不能释放你。在我们的网络安全人员理清头绪之前,你都要受到全方位的监管…”
“唉…”
李昂长叹一声,左手放在电脑桌上,五指指尖来回弹奏,轻声呢喃道:“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果然是种奢望…”
女调查员没有听清,下意识地问道:“你说什么?”
“按照上级下达给你的指令,”
李昂指了指女调查员的耳机,“大概就是把我带走,关押到某处秘密的地下军事设施地牢里,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关押起来,不给我接触到网络的任何机会。
那些高层,不会急着杀了我,
他们得先反复确定,邮件人不会再复活,卷土重来,像这次一样控制全球所有军事系统,
等确认完毕后,他们也不会急着杀我,
得继续保留、关押、圈养着我,防止新的威胁(不管是来自自动程序还是巫师野心家)出现。
天才少女之你是誰 染七SEVEN
毕竟,我无限接近与人间之神的地位,
能篡夺统御七十亿人之柄权,
却又出于自身的高尚品质,而在最后关头,选择放弃…”
“…”
女调查员嘴唇紧抿,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铐的钥匙,“抱歉,请跟我们走吧,”
李昂悲悯地看了她一眼,左手指尖在木桌上的弹奏戛然而止,“我拒绝。”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说出口,
近地轨道的数座宙斯系统军事卫星,发射出了总计四十二道纤细激光,目标指向洛杉矶郊外小区。
嗡——
没有爆炸,没有火焰,
四十二道光芒闪过,
布朗·墨菲所居住的小屋屋顶,被激光融化出了一个个孔洞。
女调查员与社会安全署特工们的手腕、肩膀、膝盖,均被纤细激光束贯穿,顷刻间融化洞穿。
这些装备精良的特工,纷纷摔倒在地,失去了力量的手指,再也无法扣动扳机。
咔嚓。
李昂淡定自若地掰折了拇指,将自己从手铐中挣脱出来,缓慢站起,
目光平和地看着瘫倒在地的特工们,
小区中潜伏着的其他特工,也在刚才的宙斯激光打击中,一并瘫痪。
这片区域,安全了。
李昂没有撒谎,
在女调查员被战斗冲击波卷中,而陷入昏迷、弹出数据世界的三十秒时间里,
根植于五角大楼内网的邮件人确实已经死了。
取而代之的,是替换了李昂思维方式的,新程序。
他的神智回到了现实世界,
但他的意志,却在数据层面继续延展,扩张,
接管无穷大的权限,成为了悬浮于地球之上的数据神明。
踏,踏,踏。
李昂踏步离开了四肢瘫痪,没有行动能力的特工们——这个世界的医疗与义肢技术很不错,他们能活下去,
径直来到了屋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泥土与鲜花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