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7zv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五百七十六章 以民爲本-i7xsn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白莲教的人在江中找寻了许久,却都没有找到雍宁的踪迹,只是无功而返。而此时的江底,却有两头鱼精拉着陷入昏迷之中的雍宁一路潜游,到了一处洞府之中。
那雍宁虽未曾修道,但受鹿门山调教,自身也有先天境界的武者修为,能够闭气胎息,短时间在水中存活不是问题。进了洞府之后,又休养了一段时间,便即悠悠醒转。随后,雍宁谢过了救他的两名扬子江精怪之后,又苦练了一番化妆的技术,这才告辞离去。
数日之后,王丰在生祠之中见到雍宁之时,差点没吃惊的把自己眼珠子掉出来。
只见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大约十五六岁,一身红裙,细眉弯弯,十分清秀的小姑娘。
王丰疑惑了一瞬间,随后目光一闪,便即看穿了眼前之人的身份,讶道:“你是……小六?你怎么会是这个打扮?”
雍宁闻言,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地道:“我在陆上遇到了白莲教的截杀,若非得遇异人相救,这条命就要断送了。应该是有人将我的行踪泄露给了白莲教,为了能尽快安全地赶到这里,我才装扮成了这个样子,还请王总管不要见笑。”
王丰闻言,倒是笑了一下,道:“你能想到用这个办法躲避截杀,数日之内便安然抵达我这里,倒也算不凡。行大事者不拘小节,我又怎么会笑你?好了,既然到了扬州府,那你的安全便再无问题了。你去后面把衣服换了,然后我们再谈话。”
雍宁在即去换了衣服,等到出来的时候,王丰已经在院子中拜了几个酒菜,邀请雍宁入座,等他吃的差不多后,这才问道:“你可知道你师父、师叔他们把你送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
雍宁闻言,愣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地道:“他们是想要我能得到总管的支持,早日安定天下,还这世间芸芸众生一个安乐太平。”
王丰点了点头的,道:“那你认为我会支持你吗?”
雍宁沉吟了片刻,道:“无论王总管支不支持我,我想要安定天下,匡扶社稷的心都不会变。”
王丰笑了一下:“你应该也知道了你的身世,乃是皇室宗亲。你想要匡扶社稷,是想要恢复你家的江山吗?”
雍宁道:“我不否认,恢复江山社稷的确是我的心愿。但前朝灭亡乃是天数,我从小在道门长大,绝不会做逆天而为之事。我的想法是,重整江山,另起炉灶,效仿东、西二周,前、后、季三汉之故事,国号虽一样,实则已是新朝。”
王丰道:“国号不国号的,其实我倒是并不看重。但你说的新朝,新在何处?”
雍宁闻言,顿时有些发愣。王丰见状,继续道:“国号一样,坐江山的人也还是一家人,朝中的臣子说不定也有许多是前朝之臣,律法也很有可能是沿用前朝的。这样的王朝,新在何处?”
雍宁顿时陷入了沉思之中。王丰也不催促,就这么静静地等。过了许久,雍宁这才强迫自己回过神来,望着王丰道:“我在山中时,曾听师父、师叔们谈论过,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区别,在于其奉行的典章制度。王总管的意思,是不是日后新朝建立之后,应该实行有别于前朝的一套新的典章制度?”
王丰闻言,笑了一下,道:“你的领悟力很强。一个国家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制度,一个朝廷应该由哪些部门构成,权力的分配是怎样的,又是通过什么保证朝廷的公权力顺利实施……。新朝建立之后,该怎么才能保证不会重蹈前朝的覆辙,陷入王朝兴衰更替的怪圈。你既然想要安定天下,匡扶江山社稷,这些便都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你不会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想过吧?”
雍宁闻言,沉默了片刻,道:“我的确没有想过这些。不过历代的典章制度都相差不大,在原有基础之上,推陈出新,想来不是难事。这些事情可以等到基业建立之后,再组织饱学大儒们着手去做,不必急于一时吧!”
王丰微微摇了摇头,道:“在我看来,这却是大事,必须从现在就开始考虑。你理想中的国家和朝廷是什么样子的,便要制定与之相应的典章制度。具体的条文可以日后再慢慢完善,但在目前,你心中便该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才对。”
雍宁沉吟了许久,随后说了一通希望百姓安居乐业,朝廷吏治清明,国泰民安之类的话。王丰一边听,一边摇头道:“这些都是理想,无论是谁都能说出这些话来。关键是,你心底里的国家制度,应该有一个最核心的根本,一切的典章制度,都应该从这个根本出发来制定。国家是谁的国家,朝廷是谁的朝廷,律法是维护谁的利益,这最根本、最核心的问题没有弄明白,那么你即便真的夺取了天下,也做不好一个皇帝。”
雍宁闻言,顿时沉默了下来。王丰也不催促,道:“不着急,你毕竟还小,一时要你想明白这些事情,是有点为难你了。这段日子你便去扬州府各处走一走,看一看,等你想明白了,再来告诉我。平常时候,你便住在这生祠之中吧。祠堂内的东西,你都可随意取用,不必拘束。”
雍宁点了点头。眼见王丰起身要走,雍宁忽然问道:“是不是我的回答若是不能令你满意,你就不会再支持我了?这才是你对我的考验,对不对?”
王丰闻言,看了雍宁片刻,随后叹道:“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这世上能真正让我满意的,恐怕是没有了。你放心,就算你的回答不尽如我意,我也不会怪你。只要你的回答符合一般开国明君的标准,我该支持你的,还是会不打折扣地支持。”
雍宁微微点了点头,又低头沉思了起来。
王丰于是不再理会雍宁,转而去寻了于乘龙和宁采臣。二人闻听雍宁到来,都欲要前去见见。王丰也不阻拦,毕竟若是自己真的支持雍宁的话,那么他大概率便是今后的人皇,自己是要得道飞升的,但于乘龙和宁采臣等人却还要享受人间富贵,提前一步与雍宁认识一下,并无不妥。
不多时,二人去见过了雍宁,回来之后,都拿眼奇怪地看着王丰,就听于乘龙道:“贤弟,那雍宁还是个孩子,你拿这么高深的问题去问他,这不是为难他吗?这种问题,恐怕是那些饱经世事的饱学鸿儒们也未必能回答的清楚啊!”
王丰笑了笑,道:“我又不是要他立即写出一部完整的典章制度来。具体的制度条文可以日后慢慢制定,并在实施的过程中不断增删。但他内心最本真的想法,这个却必须要正视。”
于乘龙道:“那么你心里希望他怎么回答?古之明君对你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有不少答案,有的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有的是君权天授,天人感应,天子即国家,还有的是民贵君轻,以民为本。具体在治国之上,有以法治国,以礼治国,礼法并重,外儒内法等等。你觉得哪一个最好?”
木葉之團藏
王丰笑了一下,反问道:“于兄是想要打听清楚了我的想法,然后去向雍宁通风报信?”
于乘龙闻言,不满地道:“王贤弟,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王丰轻叹了一下,道:“其实我与于兄相交莫逆,我的理念,于兄就算不问,也是大致知道才是。刚刚所言,不过是戏言而已。”
真·三國群英傳
于乘龙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知道刚刚说的那些答案之后,你最认同的,自然是民贵君轻,以民为本。具体施政,则是以法治国,礼乐为辅。其实这个答案也不难选,我看雍宁虽然年幼,却是秉性纯良,并非暴虐自私之人,想来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找到这个答案了。”
王丰笑了笑,道:“就算是以民为本,那也是有区别的。士农工商,国之四维,其实都算是民,到底该以哪个民为本?又该如何从国家制度中体现出来?该如何保证后代帝王将奉行不悖?这些都是问题。以民为本这句话很好说,但民的界定是怎样的?功勋贵族是否还该享有特权,以及这特权是否应该凌驾于普通人之上?这些都是身为人皇,应该考虑的问题。”
權少的天價逃妻
村姑有喜之名門商女 花九妝
我手下比你多
于乘龙和宁采臣闻言,都轻叹了一下,道:“看来你对雍宁的期待很高啊!可是这些问题也都是困扰历朝历代的难题,雍宁如此年纪,能想到答案吗?”
王丰道:“想不出来不要紧,怕的是他连这个心都没有。只要他本心是这么想的,那我日后自然能教他该怎么做。”
于乘龙点了点头,道:“那就没问题了。我还就不信了,他连以民为本这四个字都不会说!”
我在後海等你
死靈王座
崛起之宋末稱雄
王丰笑道:“在我面前,他若心里不是这么想的,那么这以民为本四个字,便一定说不出口。他应该知道,实话实说的话,即便与我理念不合,我也不会怪他。只要能安定天下,理念不合也不是不能合作的。但若他为了迎合我而违背本心,那此人的心性可就难测的很了。这样的人,不适合为人皇。我宁愿再等等,也绝不会去支持他。”
于乘龙和宁采臣闻言,顿时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此后近一个月,雍宁走遍了扬州府各地,仔细看了扬州府治下各行各业的状态,比较了与别处的不同,倒是也颇有感触。随后他又把自己关在房中近十天,最后才出门来见王丰。
于乘龙点了点头,道:“那就没问题了。我还就不信了,他连以民为本这四个字都不会说!”
王丰笑道:“在我面前,他若心里不是这么想的,那么这以民为本四个字,便一定说不出口。他应该知道,实话实说的话,即便与我理念不合,我也不会怪他。只要能安定天下,理念不合也不是不能合作的。但若他为了迎合我而违背本心,那此人的心性可就难测的很了。这样的人,不适合为人皇。我宁愿再等等,也绝不会去支持他。”
于乘龙和宁采臣闻言,顿时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此后近一个月,雍宁走遍了扬州府各地,仔细看了扬州府治下各行各业的状态,比较了与别处的不同,倒是也颇有感触。随后他又把自己关在房中近十天,最后才出门来见王丰。
迷糊嬌妻太搶手
上錯床,愛對人 月夕
王丰见他双目中一片清明,当即道:“你现在来见我,可是想好答案了?”
雍宁点头道:“想好了!”
王丰道:“修道之人,讲究明心见性,照见真我。其实要想做一个好皇帝,治理好一个国家,那也是一样的。天下国家不少,为什么只有中原王朝才叫天朝上国,中原之君,才能被称呼为人皇?一个王朝,一个国家,必然需要一个核心,一种理念,才能发展壮大,凝聚起磅礴气运,众生之念。现在,你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雍宁道:“我的答案就是,以民为本!”
王丰认真看了看雍宁,随后点头道:“这是个好答案。古之贤君也有奉行这个理念的。至今史书上对他治下的那一段国泰民安,万邦来朝的时期也是赞不绝口的。不过口号好提,如何落到实处,却是个问题。对此,你可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