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40n精彩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討論-第五百一十九章 可能的底牌閲讀-kbm2b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
不过很快的,就有玩家发现,变异幽门螺旋杆菌那边,似乎也在侦察玩家的情况。
有的玩家没事喜欢四处闲逛,在玩家活动区域附近,偶尔有玩家发现了一两个变异幽门螺旋杆菌。
这少量的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并没有攻击玩家,反倒是和玩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似乎在默默侦察玩家的动向。
这是……被野怪侦察了?
不少玩家有种活久见的感觉,在细胞online里,一直是他们在侦察野怪,野怪从来都是被动的挨打。
这似乎还是头一次,玩家发现野怪也会主动侦察他们。
随着野怪来侦察的消息,被发到细胞online论坛上,不少玩家都对此深感兴趣,按照帖子的指引,在小地图上找到了野怪的位置,悄悄地绕道野怪背后。
就这样,前来侦察的变异幽门螺旋杆菌,还在经历的远离玩家,防止被玩家发现,殊不知自己的后面早已有一群玩家在看热闹。
对于侦察完想要离开的野怪,玩家也并没有阻拦,反倒是跟在野怪身后,顺便把野怪老家的位置给找到了。
变异幽门螺旋杆菌聚集点里。
随着侦察的手下陆续返回,关于源细胞的情报也在慢慢被带回来。
根据这些手下的情报,源细胞那边根本没有什么动静,源细胞毫无察觉,还在进行着正常的活动,没有集结作战的迹象。
事实上,职业NPC们已经忙到飞起,在小地图上一个个的为玩家分配位置,虽然玩家还没有集结,但是很多玩家都收到了自己对应的坐标,只要到时候任务开始,不到半个小时,一支源细胞大军就会整齐有序的集结完毕。
当然,这是玩家的优势,变异幽门螺旋杆菌无从知晓。
……
三國之名將終結者
随着血潮即将的结束,江佐的心情开始越发紧张起来。
不祥之晶这个名词,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江佐知道,如果不能得到不祥之晶,他将会被皇室和死侍一同消灭。
如果要抢夺不祥之晶,江佐面前有两个巨大的困难需要解决。
第一个就是南洋市的聚集死侍了。
这个困难还好一点,有关聚集死侍的位置,有感物去负责侦察,最近感物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最后对聚集死侍的刺杀了。
高等级的审判者也还在训练,虽然还缺了点氦钵乙钛,但等到玩家们消灭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缺少的氦钵乙钛就能补齐了。
等于说如果只有聚集死侍的话,江佐手上的赢面还是挺大的。
但是突然出现的杜原,打乱了江佐的计划。
在杜原没来之前,江佐准备和皇室打一个时间差,赶在皇室的军队到来前,先将不祥之晶收入囊中。
可是现在情况截然不同了,皇室居然提前将杜原派了过来。
一个二十多级的审判者,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了江佐的身上。
最后争夺不祥之晶的时候,按照舒冉所说,不祥之晶那么重要,杜原肯定是要参与的。
那么,到时候该怎么对付他?
江佐手下还有一千多审判者,要是一千多审判者挨个去打消耗,或者围攻打消耗,说不定能拖住杜原,但是杜原又不傻,怎么会站在那任凭审判者来围堵他。
杜原要是想跑,先把江佐、安权涛等一行杀掉,再从医院据点全身而退,都是有可能的,顶多受点伤而已。
眼下,杜原成了江佐想要得到不祥之晶,最大的阻碍。
江佐思来想去,实在找不到有什么好的方法,这就是高等级审判者的强大之处,不是靠数量就能堆上去的。
即使是卢武,当时要不是为了拖时间,也能从一万多死侍手中逃走。
想了许久后,江佐无奈的暂时放弃了,不管怎么说,最后不祥之晶,江佐肯定是要拿到的,事关江佐和审判者组织的存亡,即使是有杜原挡在前面,也要绕过去。
合金仓库那边,江佐的内心已经蠢蠢欲动,准备将合金仓库拿在手中了。
皇室所给的密码,不管对不对,总是要去试试的,现在江佐手里的筹码太少了,要是能把合金仓库拿在手中,就多了一个强有力的筹码。
到时候,江佐手下的审判者,实力就能有一个巨大的提高,也算是多了一份保障。
目前根据感物传回的情报,留守防空洞的,只有一头高等级死侍,还有六千多头低级死侍。
只需要刺杀掉那头高级死侍,失去控制的低级死侍就会一哄而散,江佐就会得到合金仓库。
按照江佐的计划,他决定兵分三路行动。
第一路安权涛那边,在血潮结束的同时,带领两百名审判者,还有几名精锐审判者,前往防空洞,开启合金仓库;
第二路感物,江佐将精锐审判者交给感物命令,刺杀高等级死侍,还有更为关键的争夺不祥之晶;
第三路江佐亲自出手,一千多名审判者齐聚医院据点,防止死侍的进攻,还有想想办法把腐蚀流水拿到手,必要的时候江佐会支援感物,一定要把不祥之晶拿到手。
在江佐思考计划有没有纰漏的时候,感物又回来了一趟,汇报一些最新的情况。
死侍那边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感物从他们的交流中知晓了不祥之晶,前来通知江佐。
“不祥之晶的事我知道了。”江佐点点头,问道:“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感物想了想,有点不确定的说道:“那些死侍,它们手里似乎还有一张底牌。”
“嗯?什么底牌?”江佐精神一振,急忙追问道。
找個校花當夫人
“不太清楚,关于这张底牌,它们的口风很紧,即使是我都没有打听到太多的消息。而且我只是根据它们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还没有实际的证据证明这张底牌真的存在。”
感物说完后,江佐的脸色中多了份紧张。
江佐对付死侍,已经是底牌尽出了,江佐出尽了所有的底牌,才能有点信心对付聚集死侍。
现在死侍手里要是多一张江佐还不知道的底牌,那么对于江佐来说就危险了,他会很不利的。
见到江佐如此紧张,感物又说道:
“老大,你别太紧张,其实根据我的猜测,死侍留着的这张底牌,似乎不是用来对付我们的。”
江佐闻言略微思索,便明白了,“你是说……”
“是的,死侍的这张底牌,很可能是为了皇室准备的,准确点来说,是为了对付杜原准备的。”感物分析道:
“自从杜原来了之后,那些高级死侍互相间的对话中,才隐约提到了这张底牌,似乎是为了对付杜原。”
听到感物的话后,江佐丝毫没有放松,一张能对付杜原的底牌,对付起自己来,岂不是轻轻松松。
难不成死侍是觉得江佐的势力还不够强,不足以让它们动用这张底牌,免得大材小用了?
这一消息对江佐就更不利了,这说明在死侍眼里,江佐还不至于让它们动用底牌对付。
感物看出了江佐的忧虑,对江佐说道:“老大,或许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根据我对那些死侍的了解,通过它们的交流和对话,我有一个猜测,而且我觉得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很大。”
1522年我在大明當海盜
“什么猜测?”江佐问道。
感物说道:“死侍对我们大费周章,采用了欺骗的战术,说明死侍足够重视我们,如果底牌对我们有用,应该早就给我们安排上了。
我猜测,那些死侍之所以等到杜原来了,才准备动用这张底牌,有可能是因为,这张底牌只对杜原有用,或者是对皇室有用,但是对我们没用。”
江佐闻言皱了皱眉头,感物的这个猜测倒是出乎他的预料。
死侍手里的一张底牌,很强大,能对付二十多级的审判者,但是又只对杜原或者皇室有用,对江佐没用?
这是什么底牌?
“你觉得这张底牌会是什么?”江佐有点摸不着头脑,朝感物问道。
感物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有可能是这样。”
“那就麻烦你多花点心思在这上面了,最好能查到死侍可能的这张底牌,先确定有没有,再查明白是什么。”江佐说道。
太虛劍魂
“没问题,我肯定会多加注意的。”感物点了点头,又继续向江佐汇报了一些其他的情报。
汇报完情报后,感物又急匆匆地离开了,只留下江佐待在房间里,低头皱眉沉思。
蝴蝶效應
思索了很长时间,江佐也没想明白,到底什么才符合这张底牌的条件,能对付二十多级审判者,却对自己没用,只对皇室或杜原有用,这到底是什么底牌?
江佐喊来了一边的舒冉,向舒冉询问她知不知道这张底牌是什么。
舒冉在听到后,也是不明所以,即使是她也想不出来。
在医院据点杜原的房间里,对于刚才感物的到来,杜原并没有察觉。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apple210727
虽然如果有死侍进入医院,杜原能察觉的到,可是感物又不是死侍,感物只是化妆成死侍的审判者,他悄悄地来到医院和江佐见面,杜原怎么可能会察觉到有死侍来。
江佐又把安权涛找了过来,让安权涛做好去防空洞的准备,也将感物所传回的情报告诉了安权涛。
当听到死侍有可能的这张底牌时,安权涛也是一头雾水,不过对于感物的消息,安权涛也不会忽视,他会让手下的审判者多加注意,说不定会发现什么有用的情报。
忙完了该做的准备后,江佐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江佐也感觉到有些困乏,决定先睡一觉,恢复一下精神和体力。
在江佐休息的这段时间里,细胞online中忙得热火朝天。
有闲不住的玩家早已等不及了,虽然现在任务还没开始,这些玩家就迫不及待地自己组成小队,去小规模的偷袭变异幽门螺旋杆菌。
穿越之小主闖江湖
这些玩家对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的偷袭,零零散散积攒下来,也消灭了几百变异幽门螺旋杆菌,顺便还扰乱了野怪的集结,对源细胞阵营有一些好处。
职业NPC们也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为了到时候不出现差错,特别是不毁盾墙,能不能让不毁盾墙玩家有效的连成阵形,发挥不毁城墙的威力,是对付变异幽门螺旋杆菌的关键。
为此,职业NPC们通过发布任务的方式,提前招募了一些不毁盾墙玩家,进性不毁城墙的预演,积累经验,改良阵形的分配。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忙活,不毁城墙的效果有了不小的提升。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细节,职业NPC们通过对各种细节的把握,一点点的在提高源细胞阵营的战斗力。
等到江佐醒来后,他吃了点东西,又开始为即将到来的血潮结束做准备。
当江佐忙完了手里的事,重新将目光转向细胞online里时,此刻距离玩家向变异幽门螺旋杆菌发动总攻,已经不到一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