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gdy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七章 我的兵器閲讀-fytyk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第二日一早,便不知有多少炼气士,早早的来到了擂台演武台前。
仅此一日的观战之人,便似有前面几日的数倍之多。
其中,甚至有不少人是原本并未来到鼋城大仙会,然后又在前一天的晚上,连夜腾云赶路数千里,专程的跑了过来的,原因无他,便是因为今日妖族天骄要挑战方二公子。
攻心日常:首席的危險新妻 風一樣的女紙
一边是凶神恶煞的南疆妖使,一边是仙师方尺的弟弟,此等大战,如何能不让人好奇?
……
……
我天!你成精了 妖嬈公子
而在无数期待的眼神里,南疆一众妖使,早早便来到了仙台之上,他们对所有人的目光,似乎视而不见,只是静静的坐在了观礼席,微垂双睑,不声不言,对上午进行的数场鼋城炼气士斗法,也似乎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兴趣,不过奇怪的是,他们身边,居然也没有出现什么生面孔,倒是让人好奇了起来,他们准备挑战方二公子的人究竟是谁,难道还没来?
而另一侧里,守山宗方向,守山宗小徐宗主身边的位子空了出来,众人皆知,那必是留给方二公子的,只是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方二公子也没有现身,却也同样让人好奇了。
昨天夜里便已传出了消息,方二公子已经答应了这场挑战。
既如此,为何直到如今,也还没有现身?
女王養成 慕容小想
……
时间便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眼见得日头渐渐升上了高空,午时将至,众修心里那等期盼劲儿,也渐渐难以按捺。
忽然间,远处一阵喧哗,众人心里一惊,看了过去,却见来的乃是众甲士簇拥的几个人,其中一位,乃是一位年轻丽人,头戴凤尾冠,身披霞裳,周围跟着几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女孩儿,众人却是松了口气,然后又不免啧啧称奇:“居然连鼋神王的夫人也亲自到场观战?”
自打这大仙会在鼋城举办,鼋神王一族的人,便一直没有露面。
所有的事情,也只是交给了仙使玉机,并鼋城的总御、将首等人打理罢了。
如此说起来,除了最初方二公子现身之时,一席话引得了鼋神王大笑之外,这还是鼋神王身边的亲近人,第一次在这仙会之上公然现身,其中意味,不免让人咂摸了起来。
不过,一番热闹之余,众修心间便也更为期待。
连神王夫人都现身了,这一战,将会是何等的热闹与精彩呀……
……
……
终于,到了距离午时还差一刻之际,那位南疆妖使,缓缓睁开了眼睛。
只是睁眼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却立时引来了无数目光。
“唰”“唰”“唰!”
满场的眼神,像是潮水一般向着他涌了过来。
“时候快到了!”
南疆妖使青角妖王轻声向着擂台旁边的发令官开口:“方二公子到了没有?”
武神風暴 實驗小白鼠
那位在擂台旁边主持诸场大战,并记录战绩的,乃是云霄的人,听得此言,便客气的笑笑,向青角妖使道:“看样子南疆使者大人心急了,不必担心,方二公子定然会来的!”
那位青角妖王点了点头,道:“是,想必仙师的胞弟,也不至于避战不来!”
这话顿时听怒了无数人,下方顿时一片唾骂声。
“呸,还当有人怕了你们妖族?”
“时间还未到,说什么避不避的,嘴这么欠?”
更有一个尖声的,高声大叫道:“避你奶奶个腿……”
“哗啦……”
顿时一片轰笑声蔓延了全场。
如今经得十天的擂台演武,鼋城炼气士的血性,彻底被点燃,对妖族非但没有先前的畏意,反而愈发的咄咄逼人了,听得这片轰笑,就连仙台的仙使玉机都不由得眉头紧皱,此前他本还想着让双方借这一场擂台演武,各自缓和情绪,达成意见统一,没成想却到了这一步。
如今,就连他也已左右不得情绪了。
对人族炼气士一方,他没办法强行掸压,而对妖使一方,他私下拜见,人家已经不见了。
无可奈何,走到哪一步,便只算哪一步吧……
……
……
無盡大神通 春風滿城
而面对着台下一众鼋城炼气士毫无敬意的嘲笑,南疆妖使神色未变。
反倒是脸上出现了些许旁人肉眼难以察觉的松快之意。
原本因为要放出这个怪物,使得他心里多少还有那么一点儿障碍,但如今见得了鼋城炼气士们的无礼态度,反而让他顺势觉得,或许,这样无礼的人,就该用这种怪物怪付吧……
于是,他只是缓缓抬手,向身边的人示意。
周围几位脸色铁青的老妖,同时向着彼此点了点头。
然后,足有八位老妖同时起身,踏着虚空来到了擂台的半空,然后齐齐抬手。
轰隆一声!
他们八人的妖力,齐齐涌动,交织在了八人中间的虚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光团,像是有无数烟花从那光团之中同时绽放,绚烂耀眼,却又有着无穷的变化,在这光华之中,居然连虚空都开始撕裂,然后一寸寸的湮灭,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黑色孔洞。
“哟……”
因着这一手神通,实在太过惊人,周围的喝骂声,倒是少了些许。
然后在众修的惊疑眼神里,那黑色孔洞,越开越大,最后时,已如形成了一个门户也似,再下一刻,忽然眼见得那孔洞之中,轰隆一声,有一个黑色物事,猛然从里面掉了出来。
啪啦!
那黑色物事,掉在了擂台之上,发出一声惊天般的巨响,可见沉重至极。
厚愛蠻妻 一千兩千
以坚硬的白玉石雕彻,又布下了许多禁法在表面的擂台,居然都砸出了蛛网也似的纹络。
“那是……笼子?”
在这一刻,满场的目光,皆看在了那黑色物事上。
却见那物事四四方方,高下宽厚皆是四丈左右,上面蒙着一块巨大的黑布。
有狂风吹来,卷起黑布的一角,赫然露出了里面的铁栅栏。
那是一个由黑布蒙着的笼子。
众修心间的疑惑,瞬间便被提到了顶点。
这本是妖族选人挑战方二公子之时,怎么到得这时,却召唤来了一个笼子?
尤其是,有些眼尖的人,很快便发现,那八位老妖,在召唤出了这个笼子之后,立时神色凝重,如临大敌,身形隐隐向后退去,凭他们的站位,隐隐就可以看了出来,他们居然是在保护身后的妖族,尤其是将青角妖王护在了里面,细微举动,登时让人疑虑骤生……
他们自己也在害怕?
……
……
“妖使大人,这是……”
台上的发命官,也心下微凝,迟疑的看向了台上的青角妖王。
“也没什么,这只是吾族为方二公子准备的对手罢了!”
那青角妖王居然一句含糊的话,便打发了过去,而后眼光微抬:“那位公子在何处?”
“这……”
听了此言,发令官也是心下微迟,正思虑着该如何回答,便见得远处一片霞光万道。
场间所有修士,皆紧张的抬头看去,就见得西方天际,有人踏云而来,左右簇拥着的,正是如今在这一场场擂台演武之中,名声愈来愈盛的清江六子中的几人,而他们护在了中间的,身穿白袍,大袖飘飘,却不是方二公子是谁,场间所有人,一颗心顿时到了嗓子眼。
虽只不过去过去了小半个月,但如今的方寸与初在大仙会亮相之时,身份早有不同。
不知有多少鼋城炼气士,尤其是小辈炼气士,见得方二公子出现,立时站起身来,远远的向着他揖礼,并口称“方二先生”,由于起身的太多,倒一时成了这大仙会的奇景。
在这许多人里,就连那位神王夫人身边的几个孩儿,也跟着站了起来,躬身抱手。
“这是怎么做到的啊?”
也不知有多少老修见得这一幕,心间颇有一些失衡,暗自艳羡。
“哼!必定因为他兄长是仙师方尺!”
不过转念又是一想,便找到了理由,心里好受了许多。
……
……
“多谢诸位!”
而方寸在众人簇拥之下,腾云敛去,缓缓落在了台上,脚步沾着擂台之时,也恰是最后一缕云气消散之时,可谓拿捏的恰到好处,无形之中,便又多了一丝潇洒自若之意。
醫等狂兵 覆手
而落在了台上之后,方寸也只看了那蒙着黑布的笼子一眼,便笑了笑。
别的话也不讲,只是向后一挥手,道:“抬过来吧!”
婚內迷情:腹黑老公不好惹 橙天爽
众人皆有些惊奇,下意识循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就见得在方寸过来的方向,出现了一片片的金光,定睛看时,顿时大吃一惊,只见那一片金光,皆是由符篆化就,身强力壮的金身力士,一眼看去竟足有数百个之多,周围还有几十个符师在一边驱动着那些力士。
就连堂堂乌河郡郡守云霄,都在其中,充当总指挥。
金光散漫里,数百个力士分列左右,中间赫然抬着一座黑黝黝的……
……山?
妖妻當家
那赫然隐隐是一座山的模样,只是上面居然也蒙着黑布。
随着一片力士嘿哟嘿哟的飞了过来,到得了半空之中,诸位符师便驱使着那些力士缓缓降落,慢慢的靠近地面,到了最后,距离地面只有一指许时,才在云霄的指挥之下,同时收回了法力,数百个力士,化作数百道金色符篆,飞回了他们手里,那座山也轰然下落。
名門攻略 若珂
嘭!
巨大的声响震得大地都似乎在颤动,而那擂台,赫然已经被压垮了半边。
“那是啥玩意儿?”
就连那位发命官,看着那一座黑布蒙着的庞然大物,都大吃了一惊,脸都绿了。
而方寸立身于那座山之前,却笑了笑,道:“也没什么,这只是我的兵器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