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激進轉型:裁員上萬油氣業務削減75%

BP激進轉型:裁員上萬油氣業務削減75%

(原標題:BP激進轉型:裁員上萬油氣業務削減75%)

雲成長匠心深耕研學導師培訓領域,全面強化研學旅行教育能力

時代週報記者  羅晶

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正向“零排放”的目標邁進。

大灣區樓市冰火兩重天:東莞連續三月領漲

10月27日,英國石油公司(bp)發佈第三季度財報,報告期內bp實現大幅減虧:三季度歸屬於股東的淨虧損額爲5億美元,較上一季度168億美元的虧損額減少約97%,淨利潤8600萬美元。

這一數據,遠遠超出了此前市場對BP在第三季度虧損1.168億美元的預測。BP首席執行官伯納德·魯尼(Bernard Looney在聲明中說:“儘管環境充滿挑戰,但我們正在做到這一點—在轉型中表現出色。”

印美日澳四國聯合軍演將於11月3日開始

魯尼提到的轉型,正是公司雄心勃勃的“告別石油”計劃。今年8月,魯尼履職BP後,提出將大幅度削減油氣業務:公司在2030年前對低碳能源資源的投資將增加10倍,並最終以峯值水平爲基準,將其油氣業務削減75%。魯尼還提出,在2050年之前實現淨零碳排放。

轉型本來就伴有陣痛,而疫情的肆虐更是一度導致全球原油需求的崩塌,石油價格創下了二戰以來的最高跌幅。如何在激進的起飛後平穩降落,成了當下BP面臨的考題。

萬科前9月累計銷售額4927.6億

“放棄石油”

騰訊關聯公司申請”有頭腦和很高興”、”阿凡不達”等商標

原油行業的危機並非源於新冠肺炎疫情。

由於運營成本的上升和原油價格的低位徘徊,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全球主要股市指數的各大石油公司股價都已經嚴重落後其他股票。

當然,超級石油巨頭們依然風光。2020年的《財富》世界500強排名中,石油天然氣巨頭們成績耀眼,在前10名中拿下5席。中石化以全年4070.09億美元的收入,高居世界500強榜單亞軍,僅次於美國零售巨頭沃爾瑪,中石油以3791.3億美元的收入位居第四,荷蘭皇家殼牌以3521.06億美元緊隨其後,沙特阿美以3297.84億美元名列第六,BP(英國石油)以2826.16億美元位居第八。

不過,受原油價格下滑的影響,能源巨頭們的利潤也受到了重創。數據顯示,世界500強中的原油公司,2019年的總利潤較2018年下跌了33%,其中BP的利潤暴跌了57%。

越來越多的投資者也拋售了他們的油氣股票。

2019年,全球重要油氣生產國之一的挪威,其政府成立的主權財富基金拋售了手中持有的所有油氣勘探公司的股票。今年6月,BP宣佈以50億美元的價格將其石化業務出售給私營競爭對手英力士。

李嘉誠也開始拋售自己的油氣資產。1986年,李嘉誠以32億港元收購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52%的股權,並公開表示,這是他一生中最偉大的投資。今年10月,李嘉誠將赫斯基能源部分股權以38億加元的價格賣給了加拿大的油砂生產商Cenovus Energy。

即便是單純從金融風險的角度考慮,從資產組合中剔除能源股也是目前比較明智的選擇。Carbon Tracker Initiative的油氣開採負責人安德魯•格蘭特說:“投資者可能對環境一點都不關心,但眼下,金融法規已經與環保法規接軌。”

魯尼已經意識到,BP已經無法應對日益嚴峻的氣候變化。他說:“如果不採取行動,全球的未來將會黯淡無光。”

其他巨頭也在行動。荷蘭皇家殼牌、意大利原油巨頭ENI以及法國的道達爾均宣佈到2050年實現淨零碳排放的目標。西班牙石油公司雷普索爾和挪威國家石油公司也作出了類似的聲明,承諾加大對可再生能源的投資,並提升原油生產的能源效率。

保利翡翠山 已開盤 13500元/㎡起售

加速轉型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BP轉型。

原油期貨價格在4月一度跌至負值,這在歷史上還是首次。“當前挑戰的規模可謂是前所未有。”他將其稱之爲“殘酷的環境”。

2020款豐田塞納四驅頂配LTD最新報價

10月,國際能源機構(IEA)表示,鑑於新冠肺炎病例數急劇增加,影響到石油市場復甦的前景,石油生產商可能需要等到2023年,全球油價才能重回每桶50美元。

螞蟻惹上大風暴:四大部委對馬雲監管約談

BP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的債務超過了60億美元,虧損達到了44億美元,而去年同期則是近30億美元的盈利。6月,BP宣佈全球裁員一萬人,這一裁員正值BP轉型之際。在迴應媒體提問時,公司發言人稱,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帶來的經濟影響,強化了公司作出改變的決心,並加速了這一進程。同月,該公司警告稱即將對其資產價值進行高達175億美元的減記(實際減記額爲174億美元)。

瑜舍 即將開盤(2020-10-29 06:15:30)

8月初則傳來了一個更不幸的消息:BP財報稱第二季度虧損168億美元。在發佈二季度財報的同時,CEO宣佈了一項新戰略的重點:幫助公司轉向清潔能源,2050年或之前成爲零碳排放公司。

10月14日,BP股價跌至2.7美元,爲1995年3月以來的最低點。市場分析認爲,BP可能面臨雙重風險:向低碳能源的昂貴且有財務風險的過渡,以及石油行業前景的不確定性風險。

然而,這些並沒有動搖魯尼轉型的決心。

BP的步伐在三季度加快。截至今年9月底,BP風力發電淨容量爲1072兆瓦,而去年同期爲926兆瓦。今年9月,BP首次涉足海上風電項目,耗資11億美元從挪威Equinor手中購入了美國兩個風電項目一半的股權。BP還與微軟建立合作伙伴關係,將向微軟提供可再生能源。

不過,作爲投資數額大、回報週期長的新能源業務,它們短時間還很難爲BP帶來收益。

昂貴零排放

BP的堅持和時代的趨勢不無關係,當下各國政府都在力行零排放。若堅持走原來的傳統能源發展路徑,很有可能會被時代拋在後頭。

例如,加利福尼亞州是19世紀和20世紀初美國石油工業的先驅,如今加州已宣佈致力於應對氣候變化,加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重。按計劃,2035年該州新出售的乘用車和卡車將實現100%零排放。

萬科前9月累計銷售額4927.6億

BP的大本營英國也計劃在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疫情以來,英國政府屢屢因未能制定綠色復甦計劃以確保實現2050年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目標而遭到抨擊。

徐佳瑩近照曝光氣色好 挺超大孕肚錄音笑容滿面

顯然,魯尼的規劃對於BP來說稱得上是提早預防危機的發生。不過,雖然三季度盈利,BP的挑戰依然艱鉅。

衆所周知,能源轉型需要投入巨大的成本。分析師哈格里夫斯(Peter  Hargreaves )表示,BP的綠色能源計劃在短期內可能是“昂貴的”。該公司計劃在未來十年內將低碳技術的預算從5億美元(佔其總支出的3%)增加至50億美元(佔其總預算的近三分之一)。

未來,BP除了要投資更清潔、更綠色的新能源,還要同時保持其資產負債表的可控性。任何一項都是異常艱鉅的任務。“直到油價恢復之前,它都會流失現金,” 哈格里夫斯說,“管理層實際上別無選擇,只能降低成本並渡過難關。”

BP是否成功轉型,目前懸念還太多。正如其廣告所寫:“世界需要更多能源,也需要更少的碳排放,兩者能否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