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cug优美言情小說 頭狼笔趣-3825 方便!讀書-h7qou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带着满满的疑惑,我挪动着小步走到对方的面前。
“王总比照片里还要显年轻,今年应该还不到三十岁吧?”青年很有绅士风度的朝我伸出手掌。
我迷瞪的跟对方握了一下手,蠕动嘴角:“请问您是?”
对方嘴唇外翻,念出一个足够让我震撼的名字:“我啊,我叫方便,没什么意外的话,我想我应该是王总此行的主要目的。”
“呃?方..方先生你好,久仰大名,未曾出门迎接,实在是不好意思哈。”我忙不迭出声。
“王总快请坐,冒昧打扰,是我唐突了。”自称“方便”的青年友善的向后欠了一步,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咱们慢慢聊,我和天门商社的陆峰陆总、陈非陈总都是非常熟悉的好朋友。”
分别落座以后,方便长舒一口气道:“今天我正好有点私事去拜访陈总,闲聊的过程中,听到陈总说,王总远道而来就是为了找我见一面,是么?”
“是!”犹豫几秒后,我实话实说的点头。
方便又接了一句:“为马科而来?”
我眨动两下眼睛,再次如实点头:“没错。”
“王总希望我能够出面揭穿马科就是郭老三的真实身份,而且还希望我们Z商银行能够无视贵司和马科之间的矛盾?”方便仿佛能洞穿我的想法一般,笑呵呵道:“王总不用诧异,我通过陈总了解到,你来自羊城,而我们银行在羊城的负责人之一正是马科。”
我摆摆手,用同样的笑容回答:“不不不,我只是惊诧于方先生的雷厉风行。”
“不不不,王总您误会了。”方便也摆摆手:“我知道您的目的,可不代表我愿意配合您的行动。”
“啊?”我惊呼一声。
“哈哈,王总对我们Z商银行可能不太了解,我们属于家族企业,说白了就是子承父业,兄弟互帮!”方便梗着脖颈道:“我父亲总说,他能够永远今天的成就,一半得益于他有一群相互守望且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试问我从小生活在这样一种氛围下,您说我能随随便便摈弃自己的兄弟吗?”
听到他的话,我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不冷不热道:“那么方先生这次来的目的是..”
“是友善的提醒,也是郑重的警告!”方便打断我的话:“马科的过去和我五官,但他现在身披我们Z商银行的战甲,我就得为他的衣食住行负责,这次我是带着真诚交友的心愿,希望王总能够给我三分薄面,咱们用最和平的态度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呵呵呵,不知道方先生的话能不能代表令尊的意思?”我冷笑着反问:“令尊是否希望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和我们头狼公司结怨!”
“头狼公司吗?”方便捏着自己下巴颏,眸子里闪过一抹鄙夷:“实话实说哈,如果不是陈总的介绍,我还真没听过贵司的大名,可能你们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举足轻重,但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
说着话,他捏起自己的小指盖,慢悠悠的掏了掏耳朵眼,完事“嘘嘘”吹了两口。
“好啦,该说的,能说的,我都已经说的非常清楚,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如果王总希望自己处处碰壁,我是很无所谓的。”见我没有言语,方便站起身子,朝我摆摆手:“祝王总的这趟旅行能够有所收获,咱们撒由那拉。”
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朝他低声开口:“方先生,我冒昧的问一下,如果我执意要和马科分出公母,贵司会怎么做?”
“血债血偿!”方便薄薄的嘴唇蠕动:“另外我再顺便回答一下王总刚刚的问题,我的话完全可以代表我父亲,可能您还是没听清楚,我们Z商银行是一家正儿八经的家族企业!”
“妥了,下次再会。”我攥了攥拳头,朝他摆手道别。
“王总,抓紧时间转转这边的风景区,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去吧,杭州的夜晚很美也很乱。”方便拍了拍自己后脑勺道;“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我挺排外的,尤其不喜欢外地人在我眼皮底下耀武扬威,每次看到不自量力的家伙,我就会忍不住想要发飙。”
“来,你发一下子,我看看到底啥样!”
就在这时候,电梯的方向突然传来张星宇的声音。
我条件反射的扭过去脑袋,直看到张星宇带着地藏一前一后,径直走到方便的面前。
方便斜楞眼睛,目光在张星宇身上来回打量几秒钟后,皮笑肉不笑道:“这位是张星宇张总吧,我也看过你的照片,你本人比相片里更胖更有喜感,张总身后的这位,想必就是头狼战神地藏?”
“你刚刚不是说要发飙吗,来吧,展示!”张星宇完全不为所动,朝他比划一个“请”的手势。
“哦哦,稍等哈。”方便抓了抓侧脸,昂头朝着门口勾了勾手指头。
“踏踏踏..”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泛起,打门外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三四十号身着黑色保安服的青壮年,呼呼啦啦直接将我们包围。
“方总好!”
“方总有什么指示!”
一群保安齐刷刷的冲着方便鞠躬弯腰,而后声如洪钟的呐喊,整齐嘹亮的吼声在大厅里回荡,给人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
“嘿嘿,你觉得我能发起飙不?”方便抬起胳膊,一把掐住张星宇的脸蛋子上,转动脖颈道:“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喊,这些都是我们Z商银行自己培养的保安,有退伍士兵,也有擒拿格斗方面的高手,类似这样的,我一个电话还能再来四五车。”
“滚一边去!”地藏冷冽的一把推开方便的手臂。
张星宇很无所谓的朝地藏使了个眼色,皮笑肉不笑道:“没事儿迪哥,方先生既然要发飙,那我们不得把面子给足。”
“我知道地藏老哥的想法,他一定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分秒击杀我并不难。”方便双手插兜,昂起脑袋,冲着大厅角落努努嘴道:“忘记跟你们介绍了,你们入住的这家酒店也有我们Z商银行的股份,酒店的监控设备和我们本地的巡捕局、大A队都有连接,我相信地藏先生能轻易诛杀我,也相信你们肯定跑不出杭州。”
说罢以后,方便耸了耸肩膀头道:“飙呢,我暂时就发到这儿,毕竟初次见面,咱们都给彼此留一点好印象,作为东道主,我希望王总和张总都能恪守本分,好好的扮演游客的角色,吃好喝好,赶紧走!”
“哎呀,干什么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阵很熟悉的男声响起,紧跟着就看到昨晚上招待我们喝酒的那个陈非迈着大步,表情焦急的从保安堆里硬挤了进来,随即一把拉开我和张星宇,直接挡在方便前面,不满的出声:“小方啊,我拿你当朋友,才告诉你王总、张总他们的来意,你居然还跟他们动手,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哥们放在眼里了?赶紧让你的人全都撤离,闹哄哄的成什么样子。”
瞟了眼看似很愤怒的陈非,我歪头轻笑两声。
搁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不说自己身经百战,但起码真伪还是能看的明白,这陈非早不出现、晚不露面,偏偏在方便耀武扬威以后很恰巧的赶到,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小便..哦不对小方是吧。”我揪了揪鼻头,手指方便道:“你听清楚哈,我这个人这辈子啥都能吃,唯独吃不了亏,你们Z商银行是家族企业对吧,巧了,我们头狼公司是兄弟集团,话我给你撂这儿了,你小孩儿我可以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我兄弟的脸蛋子不是白捏的,我会想办法跟你父亲见一面,如果你们爷俩意思相同,好说,我就让你们从主家变成杭州的座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