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6r4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宋締討論-第兩千四百六十八章“出其不意”分享-yxwr9

宋締
小說推薦宋締
赵祯和如贞娜娜“科普”了一下什么是实用主义,当然这样的科普还是存在于片面之中,其实大宋的实用主义远超于与此。
在某些方面大宋的发展已经远超实用主义的范畴,这是一场大变革,许多事情早已发生了改变,即便是赵祯也不能说大宋现在奉行的是实用主义。
但有一点赵祯知道,大宋需要有个全新的指导思想去引导下一步的发展,否则很有可能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赵祯现在不是担心大宋弱小,而是担心大宋太过强大,这样的强大必定会促使大宋做出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但在如贞娜娜看来,赵祯远飞他看到的那般模样,相反她在隐隐约约之中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隐藏着无数的秘密。
如贞娜娜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赵祯的不同,事实上她和萧挞里以及没藏黑云的感觉一样,作为女人的第六感总觉得眼前这位汉家的皇帝和历朝历代的都不同。
当然因为嘉莫人的想法,和她们一直追求智慧与知识的性格,如贞娜娜的感觉更为强烈一些。
最近这段时间她不断的思索,从前人的智慧中总结对汉家的了解,她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汉家王朝的皇帝全部加起来也没有眼前这个大宋皇帝奇怪!
他的脑袋好像和一般人不一样,不光是在智慧上的不同,在其他许多地方都不一样,他的点子和想法实在太多了而每一个仿佛都是奇思妙想。
而且这些想法和注意都极为适合大宋,什么样的人能有这般的聪明才智?几乎没有,而且汉人有着极为严苛的条条框框,他们不是嘉莫人,需要遵守礼法和制度。
即便是有好的才智和想法,也需要在汉家礼法允许之下才能够变成现实,这样一来难度大大增加,但大宋官家的所有想法全部都已经实现,而且是一步步有条不紊的实现。
如贞娜娜实在是憋不住,于是她便开口向赵祯请教,请教他是如何做到的:“官家的诏令有许多不符汉家典制,重商便是其一,开格物乃是其二,重武更是与祖宗之法相悖,不知官家如何让这些成为大宋之制?”
赵祯想了想没有说话,而是望向如贞娜娜看了许久,这个女人还真是聪明又理性,理性的让人害怕,自己身上的秘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也是被隐藏在重重迷雾之后的,这是他的资本,也是他所惧怕被人发现的东西。
但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过敏锐,她从细节处发现了许多东西,其中有不少都是自己的秘密,但还好这些都是她的猜测。
赵祯不否认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聪明人,但却极少有如同如贞娜娜这般观察入微又能联系到大局之中的。
其实自己身上的秘密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尤其是当自己还是皇帝这般的身份时,就更没有人敢随意猜测了。
华夏历史上出一个天才并不是多么过分的事情,这个人口庞大的民族还有这源远流长的历史。
赵祯最后还是决定“解答”如贞娜娜的疑惑,轻轻抿了口茶水后笑道:“其实很简单,只要遵循一个法门就好!”
就在如贞娜娜专心致志竖起耳朵等待赵祯的结果时,赵祯猛然凑近“吓”的大叫一声……
紧接着在阙楼上就响起尖锐的高频女声…………
阙楼屋顶上的俩个带御器械眼睛猛然睁开,点点寒芒散发着惊人的杀意,如同灵猴一般矫健的攀折阙楼的飞檐向下而去,只不过但他们接近赵祯所在的时候被三才拦住,挥了挥手干咳一声压低嗓子道:“那女子对官家没有任何威胁,还是莫要去了……”
两名带御器械微微一愣,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我懂得”的眼神便悄然影入黑暗之中,他们又不是傻子,听到的女子的尖叫声而不是官家的,显然“吃亏”的可不是官家…………
看着紧紧捂住胸口的如贞娜娜,赵祯撇了撇嘴:“朕对里可没有兴趣,朕后宫中的女人可比里有货的多,朕只是告诉里一个简单的道理,出其不意,如此才能让对方措手不及,朕从一开始就把反对的人当作敌人来看待,只不过用的不是兵甲攻伐而是手段,想要瓦解这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团结大多数,当大多数人的利益得到满足的时候,朕的改革自然也就成功了,不是吗?”
如贞娜娜放下捂住胸口的手,但依旧不安的抓住衣角:“官家就是用的这种手段对付东城豪门的?”
这下赵祯是真的吃惊了,望着眼前的如贞娜娜,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的秘密?作为一个在高原上山谷之中的女人,即便是以女为尊的嘉莫人也不应该知道大宋如此多的秘密。
这是交通并不发达的封建时代,也是小心不灵通的时代,如贞娜娜怎么可能知道这些详细的消息?
别说是她,就是许多大宋的百姓也接触不到,赵祯忽然站了起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我大宋知之甚详!”
如贞娜娜被赵祯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起身一礼道:“臣女曾经在神都城中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并不奇怪,官家可否知晓“如筝”之名?”
赵祯微微皱眉:“如筝?如筝?好似有过耳闻,乃是神都城中的一位才女大家……你就是如筝?”
如贞娜娜微微点头道:“正是臣女,其实嘉莫人仰慕大宋许久,无论是诗词歌赋还是格物奇巧,皆是我嘉莫人所渴求的智慧,于是历代都有嘉莫一族前往汉家的都城,而臣女是一个在大宋久居的嘉莫人女王。”
赵祯点了点头,这就难怪了,难怪嘉莫人和高原上其他的部族都不一样,仿佛她们有着天生的智慧,其实她们不少的智慧依旧是来自汉家。
“官家重商就是利用了东城豪门的勋贵,利用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最后再…………”
看着如贞娜娜不断踢动的脚,赵祯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毫不避讳的说道:“这有何不妥?朕当初可没想到要把他们踢走,只不过是他们自己太过膨胀而已,事与愿违常常发生,不过眼下大宋再无这些人,乃是朝廷和百姓的幸事。”
“哦?官家不见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