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8zc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都市狂仙-第3362章 不伏讀書-kez8g

重生之都市狂仙
小說推薦重生之都市狂仙
云荒山,位于八百云城,西向三千里外。
云荒大泽,这座山峦,绵延方圆七十万里,是不少妖族生存之地。
只不过,距离八百云城极近,在云荒山中的妖族,也大多数在祖境之下。
只有一些祖境大妖,被奉为老祖,组建一方方势力。
云荒山更是八百云城内势力后辈弟子的试炼之地,常常会有生灵来此,从超凡再到真君境的存在皆有。
入云荒山内,不论是前来试炼的生灵,亦或者是其中的妖族,生死自负,这是云荒山与八百云城内无形之中的规则。
云荒山中,在一处山峦内,有一人盘坐在一方巨石之上,他的气息虚浮,像是受到了什么伤势。
右臂更是残缺,像是被某种生灵啃噬掉了半数。
他在盘坐,也似在疗伤,四周,风平浪静。
远处有千丈之外,有一粒如若金豆般的生灵却仿佛透过重重林木,正在窥伺着盘坐之人。
无声无息之中,像是一粒沙尘,游离飘荡,仅仅五息,便靠近了那盘坐之人。
盘坐之人眼眸骤然开阖,他如若察觉到危机,只见其嘴角便,有一抹冷笑。
“孽障,你终于出现了吗?”
在他开口之时,只见其身遭,那一粒如若尘埃般的生灵,在这一刻,却发出惊天嘶鸣。
嘶鸣如动心魄,更有煞气撩天云。
小金儿,在这一刻,如化丈高,巨口如包罗万象,吞灭一切。
它一双猩红的眸子内,却血气通天。
只见那受伤盘坐之人,胸前,一枚宝玉陡然亮起。
轰!
中年人身遭,如有百重之力护体,小金儿一口之下,重重破碎,但却未能将其吞入腹中。
小金儿当即眼眸一变,它摇身一动,竟然在化作米粒大小,便要飞遁。
“想走,走得掉吗?”
天穹之上,只见金云成片,金云之中,足足二十多位祖境生灵,赫然而落。
有一生灵,更是手中凝诀,神通昭显,四方神幕,通天而起,像是一方囚笼,硬生生的将小金儿困在其中。
小金儿撞击在那神幕之上,只见神幕中泛起如若水纹般的涟漪,小金儿却是直接被震开。
天穹之上,战琅天等二十多位祖境,却满眼生寒意。
他们注视着小金儿,这尊只有第三祖境的生灵,之前却让他们吃下大亏。
甚至,各大势力的帝境都折损了不少,连祖境生灵都折损了一位。
似是知道自己落入陷阱之中,只见小金儿身遭金光大作,它竟化作人形,一个年级大约二十左右的青年,双眸凝聚煞气,额头之上,更有先天宝纹,背后,一双蛊翼轻薄,锋锐如刀。
他抬头望向那二十多位祖境,眼中却是凶性十足。
“战琅天,慕天云,二十多位祖境,诸位可真实看的起我!”
小金儿开口,他声音冰冷到极致,更蕴含着莫大的杀意。
战琅天已经入高阶祖境,以其为首,四周祖境,每一人的实力,境界都高于小金儿。
这近乎是一场不可匹敌之战,但小金儿的脸上,却并无惧意,眼中,却只有那惊人的凶性。
如若苍天在上,他也欲一战破开。
“秦金儿,你是混沌界飞升,入罗古天内,便应是蛰伏!”
“我战祖府看中于你的天赋和出身,本想收服于你,你却太不知分寸!”
战琅天在金云之上,冷冷开口,“念在战祖大恩,本祖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臣服于战祖府,之前你吞食我战祖府弟子之事,就此作罢!”
“若不臣服,今日,我等将诛灭你真灵,留你先天蛊身,炼为灵傀,以命抵命!”
他自高高在上,俯瞰着小金儿。
他联合诸多好友,包括战祖府的祖境,不过是为借势镇压于小金儿。
混沌界中的先天生灵不少,可如小金儿这般资质的却是在少数。
若是能够收服,这对于战祖府也是一大助力。
战祖曾经多次提及,若不诛灭,可留其真灵,若非如此,战琅天也没有必要下这么大的功夫。
小金儿闻言,却是猖狂大笑出声,“让我臣服?就凭你们这群酒囊饭袋!?”
“哈哈哈,就凭你们也配?”
狂笑如动天地,只见在小金儿手中猛然一震,便有一柄神枪落在手掌之中。
他背后,一双蛊翼震动,身如金光,竟然凌云之上。
他如若一人,要与这在场二十多位祖境为敌。
“找死!”
战琅天的脸色变得阴沉,他脚下猛然一震,手掌之中,祖力凝聚,便是一道足有百丈之巨的掌印,如佛降虎。
轰!
小金儿的身躯和战琅天一击碰撞在一起,长枪之上,浮现出了裂痕。
这是仙界之兵,虽然经由小金儿的淬炼,两百年,已经堪比祖境,可对于战琅天这样的实力而言,还是未免太过微弱了。
小金儿节节后退,但他的眼眸中,却不曾有半点退缩。
盛光之下,小金儿的身躯再变,伴随着一声狂怒般的嘶鸣之中。
六足如矛,支撑在大地之上,那掌印之下,小金儿化作了数百丈的真身,他身躯硬生生的承受着战琅天的一击。
任由大地沉陷,小金儿六足之上甚至在不断颤抖,但它却未曾有半点后退。
有的,只有那一声声狂怒之吼,以及那破天蔑世的凶狂。
金云之上,战琅天的眉头却是在紧皱,他眼神有变化,若不到情非得已,他绝不想震灭小金儿的真灵。
可若是不镇灭,这混沌界的先天生灵凶性太过惊人了,明知一死,也不愿意臣服,想要收服,更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战琅天犹豫之中,只见那四方神幕中东向空中。
秦轩看到了神幕,赶至于此地。
他望着在战琅天之下苦苦挣扎的小金儿,秦轩的一双眸子内,忽然变得淡漠。
他抬头看了一眼战琅天等人,秦轩脚下猛然一踏。
一步之下,天地之中,自有无尽涟漪泛起。
刹那间,方圆万丈之地,山崩地裂,四方神幕,都像是玻璃般破碎。
天上金云,众多祖境更是吓了一跳,猛然转头,向秦轩望来。
秦轩却是双瞳绽放金芒,刹那间,如有摧枯拉朽的神芒冲天而起。
轰!
金云破,众祖境,在空中不由纷纷退避,一时间……
狼狈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