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jjr精彩小說 大國名廚 愛下-第928章 靈魂的涅槃!推薦-vliqu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百密总有一疏。
胡展骄没想到,像乔智这么智计百出的一个人,竟然会被只能坐轮椅的姜正给算计到了。
只能说乔智错误判断了姜正的实力,低估了他的阴毒狡猾及高超的运作手段。
姜正有一个玩得很好的发小,是全国闻名的大盗,不仅擅长开各种各样的锁,还结识一批江湖人物。
此人曾犯过一起著名的大案,将某个省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给窃取了。
发小逃亡两年后,在边境国家被逮捕,引渡回国后,在监狱里坐了十年牢。
他坐牢的期间,姜正对他的父母照顾有加,等发小出狱之后,对姜正特别感激,在姜正设计的计划中,那个发小成为了联系自己和葛庆的关键人物。
姜正负责对葛庆进行洗脑,通过灌输各种扭曲的思想,让葛庆对乔智产生憎恨,当葛庆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姜正请这个发小帮忙,将葛庆从精神病院给救出来,同时他了解到了乔智的行踪,让发小将葛庆送到了赣州。
姜正知道计划的失败概率很大,也早就做好了和黎小鱼一起死亡的准备。
对姜正而言,如果他的死能拉上乔智,那实在是一件很赚的事情。
乔智是人生赢家,而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loser。
用自己的命,如果能换乔智的命,心里瞬间就平衡了。
只能说胡展骄和乔智都低估了姜正的决心,因为残疾,他的思想受到影响,变得扭曲,有违常人。
姜正和葛庆还是有差别的,葛庆是精神病患者,而姜正是心理变态。
姜正面临的将是法律的问责,他的那个发小,因为是帮凶,也吃不了兜着走。
乔智从ICU转出之后,看上去很虚弱,邱帘的心里有些慌,因为他的精神状态和以前大不一样。
葛庆明明用刀只是捅到了他的身体,怎么会影响到他的脑袋呢?
为此,邱帘还问了主治医生,存不存在手术有后遗症,影响到脑部神经。
主治医生模棱两可的回答,“几率很小,但世界上任何一种可能都有概率发生。”
在邱帘的强烈要求下,医院对乔智的脑部进行了专门检查,最终确定脑部指标正常,让邱帘才如释重负。
邱帘经过此事,对乔智有了全新的态度,以前将乔智当成老板,但现在她感觉自己是个罪人,亏欠乔智实在太多了。
第二天下午,不少人从各地赶来探望乔智,最先到的是小姨子陶茹霜。
乔智的妻子、父母、孩子都在苏黎世,陶南芳和史家城如今身处中亚某国,陶茹霜成为留在国内的唯一亲人。
接到电话之后,陶茹霜连夜来到了赣州,在病房里见到了瘦了一大圈的乔智。
乔智的表情很平静,反应淡淡的,“没什么大事,你的通告那么多,别耽误了工作,我在医院休息一周,就可以出院返回琼金了。”
陶茹霜见乔智跟失了魂一样,也不跟乔智斗嘴了,关心道:“姐夫,你怎么了?”
乔智朝陶茹霜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有邱帘在旁照应,陶茹霜也没有什么事。
尽管乔智没有交代,但陶茹霜知道此事不能告诉陶茹雪和双方的父母,他们都在国外,远水解不了近渴。
陶茹霜在医院陪了乔智一整天,他整天昏昏沉沉的,无精打采的好像丢了魂儿一样,发现他一整天都没有说一句话,不是滋味。。
陶茹霜私下里跟邱帘交流,乔智是不是撞到了什么东西……
抽了个时间,从不迷信的陶茹霜前往当地有名的寺庙烧香,还买了好多鸟放生祈福。
……
这次死里逃生,让乔智感触颇多。
他发现原来事情并非都在自己的计划中。
自己能以弱胜强,那些看似弱小的人,也足以让自己翻车。
他知道葛庆逃离精神病院之后,有很多种方式,避免这种事情发生,但还是没有想到葛庆会如此凶狠,而姜正会如此不顾一切代价。
这两人完全就是光脚不怕穿鞋,跟自己兑子,赢了就是赚了,输了也无所谓。
麻的,看来还是太膨胀了,竟然输给了“轻敌”。
人生之耻。
当然,也给自己敲响了警钟。
即使飞得再高再远,也不要忽略任何一个人。
小姨子离开前一晚,在医院陪了乔智一宿,她坐在陪护床上,彻夜未眠,不时地看一眼跟傻了一样的乔智,睡梦中,他的眉头总是蹙在一起。
天亮,陶茹霜给乔智倒了一杯水,启程返回燕京。
临走的时候,乔智空洞的眼神多了一丝温暖,依然还是一言不发。
……
胡展骄在乔智住院第三天赶到了赣州,将邱帘支开,“听说你撞邪了?”
乔智叹了口气,“我在反复推演,究竟是哪儿失策了。我完全没有将葛庆放在眼里。因为对自己的身手有自信,即使他真找到我,想要跟我搏斗,只要他手里不是拿着枪,绝对近不了我的身。但是,我大意了,差点就去见阎王爷了。”
胡展骄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之前劝过我,凡事要向前看,过去的事情,何必要纠结呢?”
乔智道:“失误不可怕,关键是要从失误中总结出教训。”
胡展骄苦笑:“老乔,你的优点是心思沉稳,算无遗策,但缺点也是喜欢将每件事算得太准、太细。其实世界上有很多人很多事,不可以用常理进行推测。就比如葛庆和姜正联手,你能想到一个精神病和一个变态成为你的对手吗?”
乔智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现在特别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下去,那样大家就不会发现我,也不会将我视作敌人。”
早已习惯乔智这种无形装逼风,胡展骄摇头苦笑:“你才多大啊,就想着隐居江湖,金盆洗手?没人会答应的!你继续就这么演傻子吧。当外界真信你是个傻子的时候,或许大家就不把你当成对手了。”
乔智瞳孔涣散,又变得空洞,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胡展骄走出了病房,邱帘过来问道:“老板,怎么了?”
胡展骄摸出了一根蚊香,想起这是病房,硬生生地忍住了烟瘾,“没吃过亏的人,突然吃了一个大亏,肯定要矫情一下。问题不大,估计再过两三天,等他想通就好了。”
胡展骄走出住院部,找到一个垃圾桶,站在旁边点燃蚊香。
“动不动就来一场灵魂拷问、自我反省,有什么好反省的?
正常人受个伤,最多身边的亲朋好友知晓了,来个嘘寒问暖。
你倒好,受了个伤,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觉得你是为公负伤,各种感动,就差给你发功勋奖章了。
麻的,受个伤,也能上头条,到哪儿说理去?换做是我,偷着乐吧,抑郁个屁啊”
……
如同胡展骄对乔智的了解,住院第四天,乔智终于恢复正常了。
不再浑浑噩噩,看向人时,眼神也变得犀利有神。
邱帘吃惊地望着乔智,“你……你不一样了。”
乔智尝试起身,全身有些乏力,声音虚弱地说道:“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只是把很多事情想通了。人从鬼门关外绕了一圈回来,会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这么美好。以后我要更加珍惜生命,热爱生活。”
胡展骄听说乔智精神振作,也来到了病房,跟乔智聊了一些外面的情况。
他有种感觉,乔智是跟以前不一样了,看待问题,变得豁达了很多。
说话时的语气,思考时的表情,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场,他看人时的眼神,熟悉里透着陌生。
乔智让邱帘将窗帘拉开,外面有阳光透过窗户射了进来,“我的病情暂时还得隐瞒一下,别让外界知道。”
胡展骄道:“现在乔帮主和淮香集团都有些军心不稳。”
乔智淡淡一笑,“一般来说,示弱会让很多蠢蠢欲动的人跳出来,借此机会,正好观察一下,哪些人是朋友,哪些人又包藏祸心。另外,我生病的时间越长,外界越是会热议,对免费食堂的关注,时效也会延长。浙源分店不是正好在筹建吗?等开业当天,如果我突然出现的话,是不是能带来不错的舆论效果?”
胡展骄错愕地望着乔智,“果然……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老乔……老奸巨猾。”
“对了,葛庆和姜正,怎么样了?”乔智问道。
“葛庆重新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不过这次的病院级别很高,他想要逃出来,没有任何可能性,他病得不轻,保守计算,至少得治疗一年。姜正被控制起来,估计会被判刑。”胡展骄叹了口气,“我咨询了一下律师,像姜正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犯人,如果蹲监狱的话,还会有一定的优待,管吃管住有人护理。”
乔智怔怔地望着胡展骄,“还有没有天理了……唉,我国的法律实在太人性化了。”
胡展骄道:“黎小鱼离婚了。”
乔智沉默数秒,颔首,“对她而言,是一个很大的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