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全才奶爸 txt-第709章 不要打麻藥推薦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小丫头明显是相信了爸爸的话,一双大眼睛已经眯成了小月牙,那是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这小丫头就跑向了八公,小心翼翼的揽住了它的脖子,还亲热的说道:
“谢谢你呀八公,我没有问题的的,医生说我下周就可以去拆线,然后就好了呢!”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小丫头这样一说,八公竟然就放下了自己的前爪,而且姜易还故意观察了好长时间,直到第二天小丫头放学,八公也没有再学着小丫头的样子了。
狗狗的行为,有时候很难理解,“八公学习蕊蕊”的小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转眼又是周末,老家那边,西岗也是带着老婆孩子来苏杭做客了。
主要也是听到了小丫头受伤了,作为大伯,他是肯定要过来看一看的。
来的时候,那简直有点儿太不像话了。
原来,他把家里面的几只不下蛋的老母鸡给抓来了,还亲自下河抓了几只野生乌龟,还有邻里送的土鸡蛋,山上挖的那些珍贵野味。
据他所说,在路上的时候,停过两回,甚至有人问他是不是卖货的,还问他那些东西什么价钱。
弄的他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些都是乡亲们的心意,西岗自然不可能拱手让人。
只是告诉他们,这是亲戚们送的礼,要给自家侄女儿养伤用的。
这样一来,误会就更大了,那些人还以为小丫头这是受了多大的伤呢。
不过,这些都是路人,也完全不用在乎他们有什么想法。
西岗来到门口的时候,门卫也认识他,直接就放行了,到了姜易家的小院。
不一会儿,这院子里就开始上演鸡飞狗跳了。
八公也是一只非常活泼的狗狗,所以出现这样的场面也是非常正常的。
要知道,在之前它跟着蕊蕊回老家的时候,就经常在村子里面撵鸡追兔的。
蕊蕊这小家伙看到八公的样子,也不阻止,竟然还在一边喊加油,那样子,明显是想吃烤鸡,要拿八公当免费劳力了。
蕊蕊是很信任八公的,她还记得当时在村里,爸爸要用弹弓才能打到的野鸡,这八公在山上那是一顿狂追就能逮到一个,算得上是神勇无比了。
不过,这种局面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姜易觉得这局面太疯狂了,很快就过来把八公给控制住了。
八公一见家里最厉害的来了,当即就摇起了尾巴,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姜易没好气的拍了拍它的脑袋,责怪道:
“你这个小东西,这里可不是老家,你把这些鸡追得飞出咱们家院子了,那可就飞到别人家锅里了,到时候,你就没有鸡汤喝了!”
姜易看起来是在跟八公说话,其实也是想让小丫头明白自己鼓励八公撵鸡是一个不太妥当的行为。
很明显,小丫头对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在一边若有所思的低着头。
很快,小丫头就让爷爷找来了一些纸箱子,说要把那些老母鸡都关到笼子里。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小丫头明显是相信了爸爸的话,一双大眼睛已经眯成了小月牙,那是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这小丫头就跑向了八公,小心翼翼的揽住了它的脖子,还亲热的说道:
“谢谢你呀八公,我没有问题的的,医生说我下周就可以去拆线,然后就好了呢!”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小丫头这样一说,八公竟然就放下了自己的前爪,而且姜易还故意观察了好长时间,直到第二天小丫头放学,八公也没有再学着小丫头的样子了。
狗狗的行为,有时候很难理解,“八公学习蕊蕊”的小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转眼又是周末,老家那边,西岗也是带着老婆孩子来苏杭做客了。
主要也是听到了小丫头受伤了,作为大伯,他是肯定要过来看一看的。
来的时候,那简直有点儿太不像话了。
原来,他把家里面的几只不下蛋的老母鸡给抓来了,还亲自下河抓了几只野生乌龟,还有邻里送的土鸡蛋,山上挖的那些珍贵野味。
据他所说,在路上的时候,停过两回,甚至有人问他是不是卖货的,还问他那些东西什么价钱。
弄的他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些都是乡亲们的心意,西岗自然不可能拱手让人。
只是告诉他们,这是亲戚们送的礼,要给自家侄女儿养伤用的。
这样一来,误会就更大了,那些人还以为小丫头这是受了多大的伤呢。
不过,这些都是路人,也完全不用在乎他们有什么想法。
西岗来到门口的时候,门卫也认识他,直接就放行了,到了姜易家的小院。
不一会儿,这院子里就开始上演鸡飞狗跳了。
八公也是一只非常活泼的狗狗,所以出现这样的场面也是非常正常的。
要知道,在之前它跟着蕊蕊回老家的时候,就经常在村子里面撵鸡追兔的。
蕊蕊这小家伙看到八公的样子,也不阻止,竟然还在一边喊加油,那样子,明显是想吃烤鸡,要拿八公当免费劳力了。
蕊蕊是很信任八公的,她还记得当时在村里,爸爸要用弹弓才能打到的野鸡,这八公在山上那是一顿狂追就能逮到一个,算得上是神勇无比了。
不过,这种局面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姜易觉得这局面太疯狂了,很快就过来把八公给控制住了。
八公一见家里最厉害的来了,当即就摇起了尾巴,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姜易没好气的拍了拍它的脑袋,责怪道:
“你这个小东西,这里可不是老家,你把这些鸡追得飞出咱们家院子了,那可就飞到别人家锅里了,到时候,你就没有鸡汤喝了!”
姜易看起来是在跟八公说话,其实也是想让小丫头明白自己鼓励八公撵鸡是一个不太妥当的行为。
很明显,小丫头对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在一边若有所思的低着头。
很快,小丫头就让爷爷找来了一些纸箱子,说要把那些老母鸡都关到笼子里。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小丫头明显是相信了爸爸的话,一双大眼睛已经眯成了小月牙,那是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这小丫头就跑向了八公,小心翼翼的揽住了它的脖子,还亲热的说道:
“谢谢你呀八公,我没有问题的的,医生说我下周就可以去拆线,然后就好了呢!”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小丫头这样一说,八公竟然就放下了自己的前爪,而且姜易还故意观察了好长时间,直到第二天小丫头放学,八公也没有再学着小丫头的样子了。
狗狗的行为,有时候很难理解,“八公学习蕊蕊”的小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转眼又是周末,老家那边,西岗也是带着老婆孩子来苏杭做客了。
主要也是听到了小丫头受伤了,作为大伯,他是肯定要过来看一看的。
来的时候,那简直有点儿太不像话了。
原来,他把家里面的几只不下蛋的老母鸡给抓来了,还亲自下河抓了几只野生乌龟,还有邻里送的土鸡蛋,山上挖的那些珍贵野味。
据他所说,在路上的时候,停过两回,甚至有人问他是不是卖货的,还问他那些东西什么价钱。
弄的他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些都是乡亲们的心意,西岗自然不可能拱手让人。
只是告诉他们,这是亲戚们送的礼,要给自家侄女儿养伤用的。
这样一来,误会就更大了,那些人还以为小丫头这是受了多大的伤呢。
不过,这些都是路人,也完全不用在乎他们有什么想法。
西岗来到门口的时候,门卫也认识他,直接就放行了,到了姜易家的小院。
不一会儿,这院子里就开始上演鸡飞狗跳了。
八公也是一只非常活泼的狗狗,所以出现这样的场面也是非常正常的。
要知道,在之前它跟着蕊蕊回老家的时候,就经常在村子里面撵鸡追兔的。
蕊蕊这小家伙看到八公的样子,也不阻止,竟然还在一边喊加油,那样子,明显是想吃烤鸡,要拿八公当免费劳力了。
蕊蕊是很信任八公的,她还记得当时在村里,爸爸要用弹弓才能打到的野鸡,这八公在山上那是一顿狂追就能逮到一个,算得上是神勇无比了。
不过,这种局面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姜易觉得这局面太疯狂了,很快就过来把八公给控制住了。
八公一见家里最厉害的来了,当即就摇起了尾巴,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姜易没好气的拍了拍它的脑袋,责怪道:
“你这个小东西,这里可不是老家,你把这些鸡追得飞出咱们家院子了,那可就飞到别人家锅里了,到时候,你就没有鸡汤喝了!”
姜易看起来是在跟八公说话,其实也是想让小丫头明白自己鼓励八公撵鸡是一个不太妥当的行为。
很明显,小丫头对自己的行为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在一边若有所思的低着头。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很快,小丫头就让爷爷找来了一些纸箱子,说要把那些老母鸡都关到笼子里。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小丫头明显是相信了爸爸的话,一双大眼睛已经眯成了小月牙,那是很开心的样子。
然后,这小丫头就跑向了八公,小心翼翼的揽住了它的脖子,还亲热的说道:
“谢谢你呀八公,我没有问题的的,医生说我下周就可以去拆线,然后就好了呢!”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小丫头这样一说,八公竟然就放下了自己的前爪,而且姜易还故意观察了好长时间,直到第二天小丫头放学,八公也没有再学着小丫头的样子了。
狗狗的行为,有时候很难理解,“八公学习蕊蕊”的小风波就这样过去了。
转眼又是周末,老家那边,西岗也是带着老婆孩子来苏杭做客了。
主要也是听到了小丫头受伤了,作为大伯,他是肯定要过来看一看的。
来的时候,那简直有点儿太不像话了。
原来,他把家里面的几只不下蛋的老母鸡给抓来了,还亲自下河抓了几只野生乌龟,还有邻里送的土鸡蛋,山上挖的那些珍贵野味。
据他所说,在路上的时候,停过两回,甚至有人问他是不是卖货的,还问他那些东西什么价钱。
弄的他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些都是乡亲们的心意,西岗自然不可能拱手让人。
只是告诉他们,这是亲戚们送的礼,要给自家侄女儿养伤用的。
这样一来,误会就更大了,那些人还以为小丫头这是受了多大的伤呢。
不过,这些都是路人,也完全不用在乎他们有什么想法。
西岗来到门口的时候,门卫也认识他,直接就放行了,到了姜易家的小院。
不一会儿,这院子里就开始上演鸡飞狗跳了。
八公也是一只非常活泼的狗狗,所以出现这样的场面也是非常正常的。
要知道,在之前它跟着蕊蕊回老家的时候,就经常在村子里面撵鸡追兔的。
蕊蕊这小家伙看到八公的样子,也不阻止,竟然还在一边喊加油,那样子,明显是想吃烤鸡,要拿八公当免费劳力了。
蕊蕊是很信任八公的,她还记得当时在村里,爸爸要用弹弓才能打到的野鸡,这八公在山上那是一顿狂追就能逮到一个,算得上是神勇无比了。
不过,这种局面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姜易觉得这局面太疯狂了,很快就过来把八公给控制住了。
八公一见家里最厉害的来了,当即就摇起了尾巴,摆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姜易没好气的拍了拍它的脑袋,责怪道:
“你这个小东西,这里可不是老家,你把这些鸡追得飞出咱们家院子了,那可就飞到别人家锅里了,到时候,你就没有鸡汤喝了!”
姜易看起来是在跟八公说话,其实也是想让小丫头明白自己鼓励八公撵鸡是一个不太妥当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