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 txt-第五百九十章 做自己的英雄推薦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BGM:Bushido。
由于来自北地的难民数量太多,原本只能容纳六万人考威尔城官方,只好组织德鲁伊们在考威尔城外帮助那些难民们共同搭建起了一片临时的棚户区。
而弗族的德鲁伊们也并不是那种顽固饱受禁止砍伐森林的原始自然平衡派,甚至还有部分弗族人主动用象群运了一批原木过来。
只不过主动申领这些原木在这里建房定居的人并不多。
他们也看的出来,这批北地来的难民们,似乎依旧没有做出在此长期定居的打算。
他们最常见的一幕,就是看到这些精神恍惚的北地人啃几口救济粮草草果腹,然后跑到考威尔码头等待渔船从大海彼岸传来的消息。
可每次都是带着些许希望而去,然后带着满心疲惫与恍然而归,让人看的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正如艾莉西亚女王告诉他们的那样,这些人中,他们不仅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也许,也失去了信仰和前进的方向。
所以,请务必给予他们一些宽容与时间,让时间,去消化一切。
而在米纳斯提里斯那样高度发达近代化的城邦里生活惯了的泽兰迪亚人,也的确很不适应月影岛季风多雨的潮湿气候和无比原始陌生的环境。
他们过往依靠法师与机械惯了,真让他们徒手去建造屋舍,还真心有些难度。
更重要的是,他们始终想要回去…
有些昏暗的棚房里,身躯矮小却敦实的女矮人艾提就那么静静的侧躺在潮湿的草席上,看上去就跟睡着了一样。
咯吱,随着房门推开,就见一名年轻的矮人手中端着刚热好的面包进来,轻轻的喊了一声:
“妈,吃饭了。”
“你先吃吧,妈不饿,妈…再睡会儿…你…”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銀龍的黑科技 愛下-第五百九十章 做自己的英雄相伴
艾提想要开口问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因为她知道自己即便问了,从儿子的口中也只会得到相同的答案。
只不过…她至今依旧不愿相信罢了…
她不愿相信,自己那个总是望着墙上勋章缅怀、不过却总是什么都为她着想的铁锤,就那么轻易的离她而去了。
他明明…早就已经退休了的!
他明明…可以置身事外的!
他明明…可以带着她们母子一同从传送门撤走的!
可他却依旧如同上一次月海战争爆发时那样,又在城头燃起烽火时,于那个冬之盛宴的夜,义无反顾的冲进了大军的洪流里,冲向了跃境而来的敌人。
只是这一次不同的是,他再也没能回来…
虽然艾提总是抱怨自己的丈夫没用,不能像他的好兄弟赫伯特那样混到港口海关总署的高位,不能像那些贸易商人那样挣大钱,不能给他们的儿子麦德尼安排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但她也只是习惯口头说说而已啊。
她的愿望明明很朴素,她只想靠着自己的努力,经营着那家有些过时的‘斧与盔’酒馆,和对方一起慢慢变老,厮守终生。
‘可为什么就连这样渺小的愿望,都要残忍的从我手中剥夺走呢…为什么…’
艾提痛苦的闭上了眼。
“那我先放在这儿了,妈你回头记得吃啊。”
麦德尼叹了口气,正想着准备去码头找些事做时,就听见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声音很轻,就像是被风吹过的声音。
麦德尼本能的回首,缓缓走过去,推开木门。
门口却没有任何人影。
就在他以为这是谁家小孩子的恶作剧正准备关门时,却是看到了被放在门口的一封信件。
麦德尼疑惑的弯腰拾取,就看到对面的棚房也被人推开。
他这才注意到,原来几乎每家每户都被投递了这样的信件啊。
“难道是肯迪克王朝发放的通告?”麦德尼自言自语道。
可是待他看到信件上以他父亲铁锤·铜须名义的落款时,整个人却是仿佛被电击魔法当场劈中。
这怎么可能!
许是过于激动,以至于他都顾不上这是一封写给他母亲的信就当场拆开迫不及待的翻阅起来。
只是才看到上面的第一句话,原本刚升起的一丁点希望,就被无情的重新打落地狱。
只是随着他的阅读,他原本紧绷的神经渐渐舒缓下来,脸上露出一个缅怀的笑容,喃喃道:
“爸,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像你这么伟大啊…”
“麦德尼,你…怎么了?”屋内的艾提似乎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问道。
她看着自己的儿子通红的眼眶,突然变得有些害怕起来。
“抱歉,是爸…留给你的信件。”麦德尼将那封信递给了自己面庞苍白的母亲。
“啊…”艾提双手有些颤抖的接过。
几分钟死一般的沉寂后,棚房里就突然响起艾提大婶杀猪般难听的嚎啕大哭声…
看到母亲痛哭不已的样子,麦德尼反而重重松了口气。
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力拥抱着自己的母亲,轻轻拍着她不住颤动的背脊,仿佛将要用自己的双手,将母亲胸中这段日子遭遇到的所有的苦闷、伤心与绝望,都排开出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天,考威尔城外的棚户区,到处都是类似这样的垂泣声。
以至于那些在城外巡逻的弗族德鲁伊们还以为有什么邪神的信徒潜入这里,发动什么邪恶祭祀了,连忙将自己发现的异状上报。
消息层层传递上去,以至于都惊动了身在卡利迪尔王都,如今身为艾莉西亚二世的艾丽莎,不顾宫廷侍卫与祭祀们的劝阻,乘坐角鹰兽连夜飞了过来。
次日清晨。
弗族人就愕然发现,原本还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棚户区,竟是显得热闹非常。
甚至在棚户区外不远的空地上,还能看到成千上万名面容稚嫩的孩童黑压压的聚集在一起排列成整齐的方阵,在一些退役老兵的指挥下,齐齐拿着大小不一的木棍,如同军队般操练着。
“再来一百遍!”
“是!”
“斩击!”
“哈!”
“刺!”
“哈!”
眼见有些少年都累得抬不起手臂,可那些教官却是没有丝毫让他们停下的意思,而是吼道:
“不要停下!
“从今天开始!你们将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你们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还有手中的剑!
“你们…要做自己的英雄!”
“哈!”
而在棚户区的一处木台前,也同样排满了人影。
“所有志愿者,这边排队!姓名、年龄、原先的职业工种,我们这边好分配工作。”
一名魔法学徒打扮的青年站在由木头临时搭建的木台上,召集着人们登记造册。
另一个小上很多的少年,则熟练的用魔法操控着十数只羽毛笔同时为人们登记,并统筹安排学校、医院、魔法研究所等优先级比较高的建筑建造工作。
考威尔的弗族人大多都认识这对年轻人。
正在吆喝的名叫艾德里安,原本是泽兰迪亚的一名商人后代,同时也是什么魔法大学就读的高材生,据说还参加过米纳斯提里斯保卫战的临时预备役征召,只不过在大决战的时候,被军方强行遣送离开了。
而另一名显得有些文静的少年,则是他弟弟阿斯米德,虽然比他哥哥小上一大截,但魔法造诣却似乎比他那个半桶水的哥哥还要高的多。
这段日子里,他们兄弟两似乎一直都试图组织难民们的重建工作,只不过以人们之前颓废而萎靡的精神状态,都没能成功。
所以他们也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些泽兰迪亚的难民们,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动力与方向。
不过碍于尊重与礼仪,也没有弗族人试图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窥探他们半公开的秘密,去打扰他们的振作。
随着那些学生的早操结束,更多人涌向了一间门口歪歪扭扭挂着一只‘斧与盔’的棚房前。
因为那里,已经被临时改造成了一家简陋的餐馆。
餐馆的门口,膀大腰圆的女矮人艾提大婶系着围裙站在一只由他儿子麦德尼亲自为他设计打造出的一款移动餐车前,面带笑意的为那些饥肠辘辘的学生们打着饭菜。
为了重振他们家‘斧与盔’的招牌,艾提凌晨四点就爬了起来开始处理昨天就提前采购好的食材,更是足足做了二十多道菜,整整齐齐盛在餐车的方格里。
五个铜币两荤三素,米饭管够。
这样的价格几乎赚不了什么钱,可她短时间也没有提价的打算,甚至暗中还赊了好多份饭菜出去。
因为她知道,在遭遇了那样重大的变故后,很多人手中,可能也没什么钱。
虽然她至今仍体会不到铁锤以及赫伯特说的那些什么‘实现人生意义’、‘为民众服务’的价值,但至少这一刻,看着这些学生们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听着那些老邻居们夸赞着自己的手艺,她就打心底里感到高兴,仿佛之前心中积压的所有负面情绪,都被冲淡了下去。
只是不知为何,当重新从阴暗的屋舍中来到阳光下,看着那些和自己有着相同境遇的人们共同努力重拾起生活的样子,她的脑海中仿佛又回忆起了铁锤在那封信中写给自己的‘遗言’:
“亲爱的艾提,在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多半是…已经死了吧,哈。
“唔,不能笑,要不然你多半又想拿那铁勺敲我脑袋了…
“我的智商至今都做不了法师,一定是被你敲多了,所以就不要再这么敲儿子了。
“麦德尼还是比我聪明的多的。
“抱歉,最终还是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向你们告别。
“要恨,就恨我吧。
“我铁锤终究没能兑现当初在矿洞里,身为丈夫允你的承诺,像伴生矿那样,和你这个铁疙瘩一起永垂不朽。
“也没能尽到身为父亲教导儿子成材的责任。
“但正如赫伯特所说的那样,这也许,就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宿命吧。
“我们都是被从幽暗地域被开掘出来的,被摩拉丁诅咒的又臭又硬的矿石,但我却不想永远做一块不见天日的矿石。
“因为即便偶尔见了天光,一遇到些许变故和震动,我们就会再次跌入黑暗的深渊。
“我想作为一块砖石,和其他石头一样葺成米纳斯提里斯那样的高大伟岸的城墙。
“只有这样,才能在危机来临时,抵御敌人,守护你们…
“你和麦德尼,都是我铁锤,这辈子最大的珍宝。
“而我们,也的确办到了,虽然付出的代价,可能有些大。
“不要为我而感到悲伤,也不要因为我的离去而止步不前。
“死亡某种意义上,只是另一种开端。
“也许,我们正在另一个世界,以另一种方式,守护着你们呢。
“艾提,我爱你,永远爱着你们。”
“艾提大婶!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你怎么啦,艾提大婶?”
一个年轻学生在点完了菜之后,发现这位老板娘没啥反应,当即尤其疑惑的问道。
“啊,不好意思,风有点大,你要什么?”
女矮人老板用袖口搓了搓脸,问道。
当所有饭菜售罄后,有些疲倦的女矮人收拾好餐车,抬头望向正在按照分工正在重新新建学校、医院和魔法研究所的人们,还有那些因为没有屋舍只好捧着本书露天学习,或是索性在一旁做帮工的孩童们,重新露出释然的笑容,喃喃自语道:
“你就放心吧,这里的日子,看上去似乎还算不错。
“虽然没了你这个混蛋,但至少我还有儿子,他可比你年轻时有前途多了。
“我还要,看着他成家,再给我生个胖小子呢。”
考威尔港口,一艘外包铁甲的矿船缓缓驶离。
而在动力炉舱房内,刚找到新工作的矮人麦德尼,正一边挥舞着铁铲一锹一锹的往蒸汽炉里铲煤,一边哼着父亲教给他的民谣:
“你喜欢挖矿,我也喜欢挖矿,
“我还喜欢打铁,我们正是天生一对哟~”
只是他正准备接着唱时,不远处竟是响起了另一名矮人呢喃而出的歌声:
“你应该和我一起挖矿哟~
“一直站着,在你家门口草坪上等待着哟~”
“你应该和我一起挖矿哟~”
“你也应该和我在一起哟~”
“你就应该和我在一起哟~”
两名矮人唱着唱着,就对上眼了…
这一刻,麦德尼似乎想起了儿时父亲给自己讲的笑话,为这他还被老妈揍了一顿。
他有些紧张的向同样含情脉脉的对方那茂密的胡子伸出了手,咽了口唾沫问道:
“你…男的女的?”
对面的矮人却是怡然一笑:
“你猜呀!”